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579章 可是,你很快要嫁我了

第579章 可是,你很快要嫁我了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099  |  更新时间:

第579章 可是,你很快要嫁我了

皇后从这一声“怜容”中回神,姿态愈发端庄娴雅,让人挑不出一点儿错。

“皇上,臣妾并不觉得委屈,倒是钰儿,他对这沈大姑娘颇为满意,不然依他的性子,他早就跟臣妾闹了。”

大晋帝听到这儿,神色有几分不悦。

虽然他这事儿做得不厚道,但他圣旨都下了,以后沈熙瑶就是钰儿的嫂子,钰儿若再惦记,那就太不像话了。

皇后将他的神色变化收入眼底,心中嗤笑一声,面上却仍是那副端庄温顺的样子,她话音一转,道:“不过臣妾觉得,钰儿只是少年心性,等改天臣妾再给他物色一个好的,他转头就又喜欢别人了。”

大晋帝闻言,神色稍缓。

他能理解老七,毕竟这沈熙瑶姿容出色,在贵女中也颇有才气。

若是皇后不满什么,大晋帝会不高兴,可皇后这么通情达理,大晋帝反而觉得心虚了,心里对皇后和七皇子更是多了几分愧疚之情。

他突然想起,在老七之前,皇后曾经还怀过一胎,只是后来出了意外,那一胎没能保住。

后来查出,是一个妃嫔因为嫉妒皇后,在皇后的熏香里做了手脚。

皇后那一次不但没有保住胎儿,还伤了身体。

那一次之后,皇后调养了整整两年才把身体调养好,后面才又有了老七。

想起过往,大晋帝对皇后的心情愈发复杂。

当年,为了保护婉儿,他故意盛宠当年还是德妃的夏怜容。

夏怜容家世好,长得又明艳动人,再加上圣宠不断,自然树大招风。

有她在,那些争风吃醋的女人便不会再找婉儿的麻烦。

他一直很清楚,这样做,夏怜容会遭遇什么,因为他很清楚后宫这些女人的手段,他幼时便差点儿毁于后妃之手。

但总归得有这么一个人替婉儿挡灾,而夏怜容就是最合适的人选。

可大晋帝没想到,夏怜容竟躲过了一次又一次的算计,在那个招摇的位置混得风生水起。

后来,婉儿走了,他的一切算计都成了空。

他颓废了很长一段时间,不明白婉儿为何会离他而去,他甚至恨她,所以他一气之下把后位给了夏怜容。

这些年,夏怜容将这个皇后当得很好,对轩儿也颇为照顾,但他一想到这位置原本是他留给婉儿的,便甚少来她宫中了。

大晋帝想起了很多往事。

据说,人老了,就格外喜欢追忆往事。

他大概老了。

是夜,大晋帝歇在了凤栖宫。

宸王殿。

此时的南鸢心情不怎么美妙。

“宸王殿下,我要去沐浴就寝了,你确定要继续黏着我?”

慕懿轩攥着她的手,正盯着她发呆。

他没有回话,又是那副屏蔽掉外界声音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臭德性。

南鸢伸手捏住了他的鼻子。

因为呼吸不足,慕懿轩下意识地张开了嘴呼吸,但那张开的嘴又被南鸢捂住了。

慕懿轩眨了下眼睛,目光总算对上了她的。

南鸢这才松了手,只是双眼微微眯起,看上去有些危险,“方才我说的话你听到没有?”

慕懿轩迟疑地道:“你说你要沐浴就寝了。”

眼前的男人端端正正地坐在南鸢身边,因为情绪很淡,给人一种清冷之感,但那目光总是如稚子一般透亮明澈。

南鸢有时候对上他这双明澈的银瞳,会想起昆的那双眼睛。

虽然颜色不同,但同样的剔透,同样的无辜单纯。

“你沐浴的时候,我可以在旁边看着吗?”目光澄澈的男人这般问。

南鸢不知道这种孟浪之词他是怎么说出口的。

莫非越是单纯越是口不择言?

“男女授受不亲,你说过你懂。”南鸢面无表情地提醒他。

慕懿轩突然就不说话了。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道:“可是你很快就要嫁给我了。”

“我此时还没嫁给你。”

慕懿轩纠结了片刻,慢慢松了手。

南鸢总算打发了这黏糊糊的小东西,随周嬷嬷去了宸王殿旁边的偏殿。

这偏殿虽不如主殿大,却也足够宽敞,装饰风格很是雅致。

屋里应该用上等的熏香熏过,残留着一股淡淡的香味儿。

周嬷嬷的态度很恭敬,让人准备了沐浴香汤之后,亲自留下来侍奉。

整个宸王府里,就只有她一个嬷嬷,太监虽然没了那玩意儿,但到底当过男人,不大合适。

“不劳烦嬷嬷了,我一个人便可。”

周嬷嬷笑道:“就让老奴留下来伺候吧,老奴也想趁这个机会跟姑娘说说殿下的事情。”

南鸢听到这话,沉默片刻后,应了下来。

周嬷嬷拣一些能说的说了。

“……当年庄妃娘娘的死对殿下打击太大了,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殿下患了这怪病……”

“今日看到姑娘跟殿下相处的种种,老奴欢喜极了……”

“有姑娘你在,老奴觉得殿下病愈指日可待……”

南鸢沉默地听着。

周嬷嬷是真心替宸王高兴,但她太心急了。

这种病不好治,她也不一定能治好。

“周嬷嬷的意思我懂,既然如此,日后我若是下了什么狠药,看上去像是在欺负宸王殿下,还请嬷嬷不要插手。”

周嬷嬷想起白日这沈大姑娘直接一杯子扣在主子嘴上的粗暴动作,嘴角不禁抽了抽。

“姑娘说笑了,老奴怎么敢管主子的事情,日后等姑娘嫁过来,便是这宸王府的半个主子,老奴等都任由姑娘差遣。”

南鸢淡淡道:“那便好。”

周嬷嬷置办的生活用具确实很齐全,她不知从哪里得知了沈熙瑶的衣服尺码,竟连各种衣物都备好了,都是时下最受欢迎的贵女款式,用最上乘的绫罗绸缎裁制而成。

对南鸢而言,住哪里都差不多。宸王府反而要比沈国公府清静许多。

“鸢鸢,鸢鸢,我刚才放出精神力,听了好多墙角,然后我好生气啊,有好多酸鸡说你坏话!”小糖突然传音道。

南鸢听到酸鸡二字,觉得头疼,“少说脏话,你还是只幼崽。”

她怀疑小糖又在空间里看了什么不该看的书。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