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581章 你好凶,居然叫我滚

第581章 你好凶,居然叫我滚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67  |  更新时间:

第581章 你好凶,居然叫我滚

这偷摸的小老鼠是谁,南鸢不消睁眼去看,便猜到了。

因为这小老鼠就算干偷摸的事情,那步履也是不紧不慢的,呼吸亦十分平稳,全然没有当小偷小摸的自觉。

还有他身上的气味儿,南鸢很容易就辨别出来了。

毕竟,她被黏了一整天。

所以,这小傻子大晚上的不睡觉,来她屋里做什么?

慕懿轩已经换了一身雪白的亵衣亵裤,头上的玉冠也摘了,臂弯里抱着一块玉枕,墨衣白发,如同一只在黑夜中飘荡的野鬼。

他的步子迈得很稳,步调跟白日一般无二,只是略放轻了一些。

白影在床榻前站定,一双冷冷清清的银瞳盯着床上的女子,看了好一会儿。

终于,他似是盯够了,开始了下一步动作。

脚上的两只白靴被他脱下,整整齐齐地放在床榻旁。

倏然间,他目光顿住,落在了旁边那对绣花鞋上。

短暂地纠结了一会儿之后,他弯下腰,将那双摆得有些歪的绣花鞋重新摆弄了一下,与自己那双白靴挨在一起,放得很是端正。

然后,他爬上了床。

因为南鸢睡在床外侧,慕懿轩便猫着身子从南鸢身上跨了过去。

随即,他轻手轻脚地将自己的玉枕跟南鸢的挨在了一起。

放好玉枕,慕懿轩便端端正正地平躺在了床榻里侧,只是脑袋偏向了一边。

他在看旁边的女人。

慕懿轩正在思考什么的时候,旁边那熟睡的女人竟突然开口说话,打破了夜的寂静,“慕懿轩,大晚上的当贼,就是为了爬床?”

话毕,南鸢睁眼,偏头,准确无误地对上了小老鼠的眼睛。

慕懿轩双眼微微睁大,似乎没料到她会在这个时候清醒。

呆了一会儿,他才解释道:“可是,这里是我的地盘,偏殿是我的。你,也是我的。”

语气相当的理直气壮。

南鸢面无表情地看他,“我还没嫁给你。”

慕懿轩抿了抿嘴,“快了。”

南鸢:“一日没过门,便一日不算一家人。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下床。”

慕懿轩躺得端正笔挺的身体陡然间僵直,双手不禁握成了拳,嘴唇也抿成了一条倔强的直线,那双天然清冷的银瞳里泛过了一抹委屈的光泽,“你好凶,从来没有人叫我滚,你居然叫我滚。”

南鸢:……

“我以为你沐浴完会来找我,跟我说一声,可是你没有,我等了你好久。”

南鸢:“宸王殿下,你是小孩儿吗?我就寝之前还得先给你打声招呼?”

慕懿轩点了下头,神色认真地道:“要的。周嬷嬷跟我说,你睡了,但你没有亲口对我说。”

南鸢无语。

“好,宸王殿下,我现在要睡了,你这次听到了?”

慕懿轩嗯了一声。

“那你可以安心地回去睡觉了。赶紧走,别让我说第二遍。”

这次,慕懿轩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回话,“我今晚有些睡不着,我思来想去,此事应该跟你有关,于是我便来寻你了。”

“所以你就是赖上我了,今晚非要跟我同床共枕?”

“不是的,我只是想看看,在你身边的话,我能不能睡着。”

大概是想要说的话太长,慕懿轩顿了顿,组织了一下语言才继续道:“如果我睡着了,你可以找人把我抬回去。如果没有,我躺一会儿就会自己离开。我并不想吵醒你。”

说完了自己想说的话,慕懿轩回味了一下,觉得自己已经成功表达了自己的意思,脸上露出了一种满意的神色。

南鸢却有些嫌弃。

小糖说,宸王的智商很高。

或许吧,毕竟有些七岁稚子的智商也很高。

南鸢还没有发表意见,这位白日话少得可怜的宸王殿下竟又主动开了口,“我叫慕懿轩,你可以不用叫我殿下,那是下人才叫的。

但,你也不可以叫我轩儿,那是长辈叫的。”

说着,他兀自思忖了片刻,自顾自地道:“我认为,你可以叫我懿轩。”

南鸢发现,到了晚上,这位自闭症宸王的话要比白日多很多。

也可能不是因为晚上的缘故,而是因为周围没有旁人跟着。

这里只有他们两人,所以他比其他时候要放得开。

思及此,南鸢也不撵他了。

宸王府的下人都是精挑细选的,嘴严话少,这府里头就算发生点什么,也传不出去。

当然,这里面并不包括大晋帝。

“我叫沈熙瑶,你可以叫我熙瑶。”

慕懿轩喃喃了两声这名字,嘴角慢慢往上牵起,“熙瑶,真好听。”

“熙瑶,我可以握着你的手睡觉吗?我想了许久,我睡不着应该是因为手里少了点什么。”

南鸢面无表情地建议道:“你可以抱着别的东西。”

这小傻子果真把她的手给惦记上了。

“那有什么东西可以跟你的手一样温热柔软呢?熙瑶若是找到了,我可以抱别的东西。”

慕懿轩说这话时,眼里绝对划过了一丝狡黠和得意。

南鸢无话可说。

这小子的逻辑链特别清晰,想忽悠他并不容易。

“这样吧懿轩,我们等价交换,我可以让你握着我的手睡觉,但在这之前,你要陪我说话,至少一刻钟。”

慕懿轩闻言,顿时面露难色。

“可是熙瑶,已经很晚了。每日我都是戌时三刻就寝,今夜已经超过戌时三刻很多了。”

“反正已经晚了,再晚一些又何妨?日后你若想再来我这儿爬床,什么时候就寝便要听我的。”

慕懿轩的眉头皱了很久才松开,他妥协地叹息一声,“好吧。熙瑶想听什么?”

“你平日里发呆时想的事情,或者你幼时的事情,你说什么,我便听什么。”

慕懿轩沉默下来。

时间久到南鸢以为他睁着眼睡着的时候,他才又再次开了口。

“风的声音很好听,雨水落在水面上荡起的涟漪很好看,天空万里无云的时候,一片蔚蓝……

但是熙瑶,你可知道风是怎么出现的?

雨水又为什么是从乌云中落下?

一滴水落入水面,荡开的涟漪为什么是一圈一圈的?

还有头顶那蓝天,我若在地上一直走一直走,能不能看到天的边缘?

你说天与地交汇的地方有什么?”

南鸢听到这一个接一个的问题,委实惊讶到了。

她觉得,给慕懿轩一些时日,慕懿轩定能成为古代伟大的物理学家、天文学家。

慕懿轩继续问:“一颗小小的种子,最后怎么就长成了参天大树?人为何吃饭睡觉就能长高长大?”

南鸢:哦,再加一个生物学家。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