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588章 有我在,我会保护你

第588章 有我在,我会保护你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305  |  更新时间:

第588章 有我在,我会保护你

南鸢没有想到,她眼里的小傻子小呆子转移注意力的时候能够如此自然不做作。

如果是别人,还真就被他成功转移注意力了。

但南鸢不是别人。

“同床共枕多日,我身上是香还是臭,难道你此时才知晓?”

慕懿轩听到这话,竟还认真地点了下头,“熙瑶,我之前没注意。”

南鸢伸手点了点他的鼻子,“神仙说,说谎话的人,鼻子会长长。你这鼻子长短刚好,再长一些便不好看了。所以,不要说谎。”

慕懿轩嘴唇微微张了张,看起来有些呆。

“是真的,我不骗人。”

慕懿轩目光闪了闪,坦诚道:“好吧熙瑶,我确实说谎了。我不是今晚才发现你很香,第一次见你我便发现你身上很香了。”

南鸢直接忽略了他口中香不香的小骚话,“那方才为何说谎?你若不想我谈论你父皇的事情,你可以直说,我便不提他了。”

慕懿轩突然道了句:“熙瑶,你方才说了父皇的坏话,如果他找你麻烦,我会保护你的。”

虽然慕懿轩的回答牛头不对马嘴,南鸢却听明白了。

这小傻子果真是不傻的,他一直知道宸王府里有皇上的人,并将他的一举一动都禀告给了皇上。

“那不是坏话,是实话。只是很多人不敢说,而我敢说罢了。不过,我之所以敢说,的确是因为你可以护我。”

慕懿轩静静地盯着南鸢,在昏暗的屋子里,这双异于常人的银瞳乍看令人发憷,但南鸢很清楚这双眼有多干净。

那里面没有丝毫世俗和杂质,像极了小老虎昆的那双眼,只是颜色不同罢了。

大晋帝将慕懿轩保护得很好。

“熙瑶,你放心,有我在,我会保护你。”慕懿轩说得很认真。

南鸢觉得这话似曾相识。

以前哪个世界也有人说过,会一直保护她,还是保护一辈子。

然而最后,却变成了她保护对方。

啧,太强大就是苦恼,想当一朵小娇花都当不了。

“慕懿轩,我同你说这些的意思是,国公府我不得不回去,那里有跟我血脉相连的亲人,即便我也不喜欢。

我陪你两个月,剩下一个月的时候回国公府,这事儿你可答应?”

慕懿轩这才终于点了头。

想起他曾经答应过的话,他将点头的意思重新用语言表达了一遍,“熙瑶,我答应了。”

两人的对话第二天一早便被暗卫一字不差地写到纸条上,送到了大晋帝面前。

大晋帝看完沉默了很久。

如果不是沈熙瑶,他可能永远不知道,轩儿竟是故意不理他的。

原来,轩儿心里对他有怨。

当年,他骤然得知婉儿自戕,还是以那样惨烈的方式,一时无法接受,消沉了很久。

那段时间,他忽略了轩儿。

等到他想起这个孩子的时候,轩儿已经是这副什么都听不进去也不愿意跟任何人交流的样子了。

更离谱的是,轩儿变得很抗拒女人的靠近,一旦被女人碰触,便会呕吐晕厥。

大辰帝没有想到,当年还年幼的轩儿竟一直记得那时候他不闻不问的事情,并耿耿于怀多年。

他曾经是轩儿最敬仰的父皇。

如今,轩儿却不愿意多看他一眼。

大晋帝眨了眨有些泛酸的眼。

罢了,怨他便怨他吧。

不管如何,他都会照顾好婉儿留给他的孩子。

旁边伺候的林福全林公公目露担忧之色。

就在这时,那目光黯淡的帝王忽地喊了他一声,“林福全。”

林公公立马应话,“老奴在,皇上有何吩咐?”

大晋帝的目光从暗卫送来的纸条上扫过,表情不见喜怒,“你伺候朕多年,觉得朕昏聩吗?”

林公公闻言浑身一抖,腰弯得极低,“皇上当然是明君,大晋国在皇上的治理下风调雨顺,百姓也安居乐业……”

大晋帝不等他说话便冷笑一声。

林公公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虽然他这些年一直兢兢业业地伺候皇上,从不插手不该插手的事情,但伴君如伴虎,一个不小心就会掉脑袋,即便是他这样的老人也不例外。

林公公当即跪倒,五体投地,“皇上息怒!”

“你们在朕面前只会说些好听的,可朕不是瞎子也不是聋子,这些年朕的确做了很多荒唐事,有很多人在背后说朕的坏话,觉得朕越老越昏聩。”

林公公听到这儿,身子一抖。

这话他可不敢应!

“朕是一国之君,怎么就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当年朕就是怕这怕那,才不敢给婉儿太高的位分,如今朕只是想宠着婉儿的孩子,这些人便要说三道四。朕碍着他们什么了……”

林公公跪在地上久久不敢起身。

当娘皇上跟庄妃那事儿,林福全很清楚。

庄妃庄悦婉跟其他妃嫔不太一样,她不是被选入宫的,而是皇上直接从外面带回来的。

早年皇上还是太子的时候,奉先帝之命南下治理水患,邂逅了庄悦婉。

南下的路上,太子遇到了伏击,受伤落入湖水中,消失了数日。

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无人知晓,林福全也是后来猜到与庄妃有关。

再后来,太子登基为帝,去外头微服私访,回来时,身边多了一个妙龄女子。

那女子便是庄妃庄悦婉。

庄悦婉正如她的名字一般,生得清婉动人,刚刚入宫便受到了后宫各路妃嫔的嫉妒。

后来皇上盛宠与庄妃性格长相完全不同的德妃,也就是如今的皇后,那些女人才渐渐转移了注意力。

年轻时的皇上羽翼未满,不得不雨露均沾,以平衡各方势力。

对此,庄妃从未有过任何怨言,每次皇上见她,她仍是当年的模样,清丽温婉,如水一般柔软。

所以林公公怎么都不明白,好端端的庄妃后来怎么就抛下皇上和五皇子自戕了。

大晋帝似是终于发泄够了,喘了几口气后,平息下来。

“行了,滚起来吧。”大晋帝发话。

林公公这才起身,低声问了句:“皇上可要润润口?”

大晋帝做了个手势,林公公立马奉茶。

大晋帝饮完茶,将手里的纸条折起来烧了,“那丫头是个胆大包天的,居然当着轩儿的面说朕昏聩,要不是轩儿喜欢她,朕一准摘了她的脑袋……”

林公公暗暗心惊。

这说的是……那位沈大姑娘?

这沈大姑娘居然当着宸王殿下的面儿说皇上昏聩?

皇上就是因为这沈大姑娘的一句“昏聩”想起了往事,然后发了一通脾气?

天呐!

这何止是胆大包天,这简直是自己把脑袋摘了别在裤腰带上!

真不知这位沈大姑娘以后还会说出什么石破天惊的话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