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590章 熙瑶,你快点回来

第590章 熙瑶,你快点回来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3462  |  更新时间:

第590章 熙瑶,你快点回来

眼里什么都没有,干干净净的像个懵懂的稚子,每晚跟她同床共枕也不会脸红心跳,只是像小蝌蚪找妈妈一样,非要拉着她的手入睡。

这样一个小呆子,跟她说喜欢?

南鸢觉得,慕懿轩这句喜欢应该是自己的真情实感,只不过远非一个成熟男人对一个妙龄女子会有的那种喜欢。

在慕懿轩面前,她更像一个照顾他和引导他三观的长辈。

而养孩子这种事,南鸢已经十分娴熟。

“熙瑶,我不傻。”慕懿轩那张英俊的脸绷紧,看上去有些不高兴。

南鸢每次看到他露出这样的小表情,都有种拿出糖哄他的冲动。

“你当然不傻,但喜欢分为很多种。友人之间的喜欢,亲人之间的喜欢,还有情侣之间的喜欢。

你说的喜欢是哪种?”南鸢问。

慕懿轩闻言一怔,他的注意全部集中了最后一种。

不知想起什么,慕懿轩的面色陡然间变得苍白。

他猛地抓紧了南鸢的手,呼吸有些急促,“熙瑶,不要!我们不要这种喜欢!”

南鸢蹙眉,猜测他是想到大晋帝和庄妃了。

一段失败的婚姻对下一代的影响很大,不管哪个世界皆是如此。

南鸢反握住他的手,安抚道:“我们之间不是那种喜欢,别担心。”

就慕懿轩这呆头呆脑的样子,只要她不刻意引导,怕是一直不会开窍。

南鸢觉得这样也挺好。

慕懿轩听了她的话还是皱着眉,将南鸢的手攥得紧紧的,很久都没有松开。

他这一日发呆的时间又变长了。

南鸢会给他一定的空间,直到发现他发呆的时间过长,才会用夺走他呼吸的办法让他回神。

这个办法百试百灵。

·

两个月的时间过得很快。

这两个月间,南鸢成功地改变了慕懿轩身上的一些强迫症。

如今的慕懿轩每日喝茶不会像原来一样严格到整点了,距离整点不超过一刻钟便可;

茶水还是八分满,但可以不用将茶渣子挑得那么干净了;

去完净房,慕懿轩也不会像以前一样非要沐浴,但他还是会重新换上一身衣裳。

还有那原本梳得整整齐齐的发髻,在某一次不小心被风刮下几缕碎发,南鸢夸他有碎发变得更好看之后,慕懿轩也不会像以前那么纠结碎发的问题了。

而这些之中,改动更大的是慕懿轩的话变多了。

有时候甚至不用南鸢引导,他也会主动跟南鸢搭话,小废话特别多,说的最多的便是那十万个为什么。

当然,南鸢并不是什么都去插一手。

若慕懿轩改掉之后会难受好几天的小习惯,南鸢不会强迫他改。

所以这小呆子现在走路还是喜欢避开砖缝儿,同样花纹的衣袍连续穿上两天之后一定要换一种花纹。

跟这样一个重度强迫症待在一起,南鸢也不是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到了一定的时间,她会陪慕懿轩坐在亭子里赏花听风,甚至觉得这感觉很不错。

天空中的云变成了有意思的形状,她还会主动让慕懿轩去看。

现在她喝茶喜欢喝七分满,比八分满少一些。

有时候慕懿轩发呆,她也会跟着发一会儿呆。

南鸢让周嬷嬷和赵公公去寻来了更多的书,其中包括医书。

慕懿轩对医书很感兴趣,一坐下来便能看很久。

南鸢让赵公公给自己添了一把软榻,慕懿轩端端正正坐在桌前看医书的时候,她则歪在软榻上翻书架上的书。

一开始慕懿轩会觉得她翻书的声音很吵,暗搓搓地调头看他,用眼神控诉。

南鸢当没看到,他忍受了几次之后便习惯了。

有时候南鸢不翻书了,他还会疑惑地朝她看来。

自己看书看得眼睛泛酸的时候,南鸢会提醒慕懿轩一起休息,顺便给这小呆子按一按眼周穴位。

每天晚上,慕懿轩都会定时定点地爬床,不过,他将自己那硬邦邦的玉枕换成了跟南鸢一样的软枕。

然后,慕懿轩会跟小老鼠一样,将自己那平躺得端端正正的身体一点一点地往南鸢身边挪动。

直到自己的胳膊跟南鸢的挨在一起。

“熙瑶,你一定要快点回来。”慕懿轩道。

见旁边的人没反应,慕懿轩便将自己的头歪了歪,轻轻撞了撞旁边的女人。

南鸢没有睁眼,直接翻了个身背对他。

烦。

她都答应过几次了?

这次没有得到回应,慕懿轩有些郁闷。

“熙瑶?”

“慕懿轩,睡前闲聊的时间已经结束了,所以闭嘴,睡觉。”

“……哦。”

过了一会儿,背对着他的女人还是淡淡回了一句,“我知道了。”

慕懿轩这才又变得欢喜了起来。

第二日,两月期限到,南鸢离开前见了皇上。

外人不知未来宸王妃跟皇上聊了什么,只知道这沈大姑娘离开的时候,手上多了一把鞭子,身后还跟了一位资历很深的教习嬷嬷——孔嬷嬷。

南鸢离开的时候,慕懿轩在宸王府的门口站了很久。

回到宸王殿后,他似乎又变成了那个自闭不说话的宸王。

周嬷嬷和赵公公学着南鸢的办法引导他说话,但没有用,直到周嬷嬷灵机一动,重复了多遍南鸢说过的话。

那之后,宸王终于给了回应。

当然,十次里面只有那么两三次能够得到宸王的回应,还是简单的“哦”和“嗯”。

这样的改变却让周嬷嬷和赵公公十分激动。

就算沈大姑娘不在,殿下也愿意听他们说话了呢!

·

沈国公府。

南鸢还未到地方,她出宫的消息便传到了沈国公夫人王氏这里。

王氏的表面功夫一向做得很足,一早就让人留意了。

等人快到的时候,王氏便亲自去门口接人,态度十分亲热。

那继妹沈幽若更是老远便大喊一声大姐,欢欢喜喜地冲上来,想要挽南鸢的胳膊。

这母子俩演技极好,可谓声情并茂,尤其沈幽若,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而她,今年不过十二岁。

不等那娇俏的少女冲过来,南鸢便朝身后的孔嬷嬷看了眼。

孔嬷嬷瞬间意会,板着脸上前,低喝出声,“府门口大吼大叫还拉拉扯扯,成何女儿体统?沈二姑娘的礼仪是怎么学的?”

沈幽若性子素来骄横,当即就怒骂道:“你一个奴仆,也敢来教训我?”

孔嬷嬷眼皮都没有动一下,“老身的确是奴,但教训沈二姑娘还是有些资格的。”

王氏目光微变,谨慎地问道:“敢问嬷嬷是?”

“老身姓孔,是宫中专管礼仪的教习嬷嬷,皇上命老身教授沈大姑娘礼仪,毕竟沈大姑娘日后要常住宫中。”

沈幽若听到皇上二字便被唬住了,旁边的王氏则是神色大变。

莫非是那位曾教授过皇后和诸多妃嫔礼仪的孔嬷嬷?

孔嬷嬷就算是奴仆,那也是宫中的元老,代表的是宫中礼仪,是皇室!

若是今日若儿被孔嬷嬷训斥的消息传出去……

王氏当即赔笑道:“原来是孔嬷嬷,失敬了。若儿她许久未见到长姐,一时情不自禁,这才失了分寸,若儿平时知书达理,不是这样的。”

沈幽若也是个人精,当即就懂了王氏的意思,这孔嬷嬷恐怕大有来头。

她立马就换了一副姿态,低眉顺眼地任由长辈训斥。

孔嬷嬷什么妖魔鬼怪没见过,几句话下来便确定了沈国公的这位继室,还有继室生的女儿是哪路货色。

等双方交锋过了,南鸢才慢悠悠地对孔嬷嬷发话道:“孔嬷嬷太过严厉了,二妹生性活波,我倒觉得她这性子极好。”

孔嬷嬷恭敬地回道:“沈大姑娘说的在理,沈二姑娘天真烂漫,还是别学什么规矩了,日后不进宫便可。”

王氏闻言,脸上的笑差点儿没挂住。

这会儿她哪里还顾得上装什么慈母,生怕这孔嬷嬷的话被路人听了去,连忙将人迎入府。

南鸢听王氏嘘寒问暖了几句,便借口身子疲乏回了自己的小院,当真是一点儿面子都没有给王氏留。

等人离开,王氏当即拉下了脸。

沈幽若一脸不高兴,“娘,大姐怎么进了一趟皇宫回来便不喜欢我了?”

王氏若有所思地道:“这些年,我耗费精力栽培沈熙瑶和沈熙阳姐弟俩,谁人听了不夸我一句大义?这姐弟俩也视我若亲母,对我十分亲近。今日沈熙瑶突然疏远我,这事儿的确有些蹊跷。”

沈幽若目光闪了闪,低声问,“娘,你说沈熙瑶她是不是知道那件事了?”

王氏皱眉,“哪件事?”

“就是当年她受了风寒,娘让人往她喝的药里加了绝——”

沈幽若一句话还未说完,王氏便一把堵住了她的嘴,“还不住嘴!”

等王氏松手,沈幽若撅起嘴道:“娘怕什么啊,这屋里屋外都是咱们的人,而且我方才说话声音这么小,谁听得到啊?”

小糖表示,它听到了呢。

怎么说呢,这王氏的恶毒程度比起小糖看的其他宫斗宅斗桥段中的恶毒女,算不上多高,但也绝对不低。

王氏不但没有苛待原配留下的这一对儿女,还在两人身上花了不少钱财和精力。

沈熙瑶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还得了一个才女之名,那些教授的女老师很有名气,全是王氏找来的。

沈熙瑶的胞弟沈熙阳则在有名的清风学堂读书,学识极好。

要不说,这姐弟俩都非常敬重这位继母,从来没有怀疑过什么呢,王氏的确尽心尽力。

倒不是王氏不想栽培自己的亲生女儿沈幽若,而是沈幽若不成器,打小就不是那块料。

沈熙瑶才貌双全,日后肯定能嫁入皇室,为了给沈幽若铺路,王氏一早便在沈熙瑶的风寒药里加了绝孕草,令沈熙瑶一辈子无法生育。

至于沈熙阳那边,王氏这些年一直在寻找各种生儿子的秘方。

若等她成功生下儿子,再给自己的儿子铺路,还不知会用什么办法对付沈熙阳。

小糖气哄哄地给南鸢打小报告。

南鸢却很淡定地回了句:“不慌,我们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