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597章 嗯,有被可爱到

第597章 嗯,有被可爱到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099  |  更新时间:

第597章 嗯,有被可爱到

“并非猜到,而是我笃定殿下会这么做。”南鸢对林公公道。

好歹她也跟慕懿轩朝夕相处了整整两个月,加上这小呆子黏糊得紧,南鸢想不了解他都难。

林福全闻言,对眼前这人愈发佩服。

沈大姑娘可真厉害,短短两个月就已经将宸王殿下的性子摸得透透的,还能对症下药。

这若是个心怀不轨的,还不知道会利用宸王殿下做出什么恶事,甚至于利用宸王殿下对皇上做点儿什么都是非常容易的。

林福全想到这个可能,蓦地一愣,顷刻间吓出了一身冷汗。

他不禁重新打量这人。

眼前的少女穿着一件海棠色曳地望仙裙,明艳而端庄,漂亮得让人移不开眼,但那眉眼又颇为沉静淡漠,气质清冷。

林福全恍惚间竟从她身上看到了几分宸王的神态。

莫非,这便是宸王不害怕沈大姑娘的原因?

林福全蓦然回神,笑呵呵地道:“沈大姑娘有所不知,殿下为了写这封信,可是打了好多遍的草稿!一开始殿下约莫是觉得自己的字不好看,后来又觉得内容不满意,来来回回折腾了几十次才终于完成了这封信。

这不,宸王殿下刚刚写好,便迫不及待地让洒家给沈大姑娘送来了。”

林福全啰啰嗦嗦的这一堆,是皇上的意思。

皇上说了,殿下折腾了这么久,那份心意一定得让沈大姑娘知道得清清楚楚。

“殿下有心了。也有劳林公公跑这一趟。”南鸢朝他颔首。

“这是洒家应该做的。”

半夏泡了贡茶奉上,林福全品了这茶,顿时笑了起来,“这次的茶是好茶。”

小糖在空间里撇嘴:能不是好茶么,这可是贡茶。

“林公公事务繁忙,留个小公公在这儿等着便可,我看完信还要回信,恐怕会让林公公久等。”

林福全连忙摆手,解释道:“这次洒家出宫,还带来了皇上的赏赐,只是洒家知道殿下心急,这才先行一步。洒家还要在这儿等赏赐呢,沈大姑娘不必理会洒家,自去看信回信吧。”

其实最心急的不是宸王殿下,而是皇上。

林福全领了这等美差事,当然要将这差事办得妥妥当当的。

南鸢听说还有赏赐之后,沉默了。

上次的赏赐还不够多么,竟还要赏?

她很有理由怀疑,以后林公公每来一次,皇上便要赏赐一次。

得亏皇上的金库充足,不然照这赏赐的频率,她一准把皇上的金库掏空。

南鸢留下半夏招待林公公,自己坐到了小桌前看信。

慕懿轩的这封回信要比她前两日寄出去的那封更厚。

信封之上,入眼便是四个字:熙瑶亲启。

字很是工整,力道也足,南鸢可以想象到那小呆子是如何端端正正地坐在书案前,又是如何绷着一张严肃认真的脸,一笔一划地写下了这四个字。

等南鸢拆开信,看到那干净整齐的页面,眉梢便轻轻一扬。

这小呆子当真十几年没有动笔了?

古人写字竖排工整便可,小呆子这字却像是将字写在了一个个无形的方格里,不管横竖都能连成一条直线。

信里的字也同信封上的那四字一样,都是一笔一划极其工整端正的,起承转合之处,力道苍劲有力,可见其用心,只是偶尔能看得出几分阻塞,不是那么流畅。

不过,那偶尔的阻塞无伤大雅,字依旧很好看,卷面也干净,并不像一个十几年没有拿过笔的人所写。

南鸢想到林公公说的那一番话,愈发觉得这小呆子认真刻板的样子傻气又可爱。

等到南鸢开始看信的内容,不过才看了几行字,眼里便有浅笑浮出。

那笑意在那清冷的眸子里轻轻晃动。

嗯,有被这小呆子可爱到。

慕懿轩没有立即写小作文,而是就三幅图里的大头娃娃怪阐述了自己的观点。

观点如下——

熙瑶,我很喜欢你画的大头娃娃怪,我还看出,这是你和我的化身。可是我觉得,这样的大头娃娃怪无法正常生活。首先,他们的脑袋太大,身体承受不了一颗脑袋的重量,走路的时候很可能是脑袋朝地,其次……

到最后,这小呆子大概是发现自己挑刺挑得太多了,便又加了一句:熙瑶,虽然你画的大头娃娃怪不合常理,但我越看越喜欢。

一堆废话之后方进入正题。

足足三页小作文,慕懿轩同学将每一页都写得满满当当又工工整整。

不得不说,慕懿轩不愧是看完了上百本书的人,写出来的小作文连南鸢都忍不住在心里赞了一句好。

静态的一幅图被慕懿轩只用简简单单的几句描写勾勒出了一个动态的精彩世界。

尤其是第二幅双人比剑图,其中比划的动词用得丰富又生动,什么一剑横削、回身后劈,什么举剑横挡、挂剑直刺,再有回剑疾撩、提膝下截等等

小呆子甚至给两个大头娃娃怪的剑招取了各种名字,比如什么飞花落叶,什么风卷残云,还有什么流星赶月,横扫千军。

南鸢越看越觉得可乐。

慕懿轩那书架上的书,南鸢挨个翻过一遍,其中经书和策论居多,也有不少讲述各地风土人情的书籍。

她记得,里面还掺杂了几本时下颇为叫座的戏文。

南鸢很有理由怀疑,小呆子之所以能写得这么生动,怕是受了那几本戏文的启发。

这小呆子若去写话本子,定能成为一代话本大师。

南鸢继续往后翻,第三篇小作文看到最后的时候,她目光忽地一凝,落在最后一段文字上,神色难辨。

——我好像一直在等什么人,后来见到熙瑶,我突然明白了,那个人就是熙瑶。

等南鸢回神,已经过去了很久。

只是跟这小呆子待在一起两个月,她便染上了他的呆气,一不留神就发了这么久的呆。

跟在林公公后面的赏赐也在这个时候到了,赏赐没第一次那么丰厚,但这份厚爱却是其他人羡慕不来的。

等南鸢收下赏赐,这才提笔回信。

同上次相比,南鸢这次的信写了很久。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