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599章 半夏,取我鞭子来

第599章 半夏,取我鞭子来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04  |  更新时间:

第599章 半夏,取我鞭子来

王氏母女的对话这头刚说完,那头就被小糖噼里啪啦地转述给了南鸢。

说完还不忘加上自己的评价:“鸢鸢,最毒妇人心,这对母女太可怕了!”

南鸢以前也是见过毒妇的,只不过没有像现在这般在一个屋檐下相处这么久,因为这种角色在她手中往往不会活太久。

一旦毒妇作恶被她发现,她都是立即弄死,不会像现在这样还留着过年。

她的脾气的确是越来越好了。

“对了鸢鸢,咳,说个更重要的事儿,我也写了小作文,你快看看,我和宸王谁写得好!”

小糖话刚说完,南鸢旁边的小桌上便凭空多了一叠纸。

南鸢有些许诧异,“我给慕懿轩出的那三篇看图作文,你也写了?”

“嗯哒!我的肯定比宸王写的好,毕竟我可是看完了三千世界手札还有好多话本子的棉花糖本糖!”小糖蜜汁自信。

“鸢鸢,快看快看呀,然后给我和宸王的小作文打分!”

在小糖崽子的催促下,南鸢拿起了它的小作文。

然后,入目便是一堆圆滚滚的简体字,像是小糖滚出来的。

小糖见她愣住,哎嘿嘿地一笑,“鸢鸢,这是我自创的棉花糖派胖圆简体字,是不是特别好看?”

南鸢沉默了一会儿,违心地夸了一句:“充满了童趣。”

圆圆胖胖的字体,跟小糖一样圆润,如果用中性笔写出来的效果应该还不错,但这却是用毛笔写的,粗细不一。

有的地方大概是不小心被小糖的爪子抹了过去,在纸上拖出一条长长的尾巴,还有的地方糊上了小糖的爪印,整个卷面脏兮兮的,不忍直视。

再说小作文的内容。

语句还算连贯,就是通篇用词过于幼稚,拟声词叠词多得让人眼花。

比如啊哒!哼哈!嗷嗷嗷~哼哼哼,唰唰唰,咻咻咻……

小糖等南鸢看完,紧张兮兮地问:“怎么样啊鸢鸢,这可是我琢磨了好久的小作文,能打几分?”

南鸢犹豫,琢磨着自己要是说只能打六十分,小糖崽子会不会嚎啕大哭。

其实,作为一只只相当于人类五六岁的幼崽,小糖崽子的小作文已经算很不错了,至少没有什么太大的语病。

“能打九十分。”南鸢道。

小糖顿时嘿嘿嘿地笑了起来,“鸢鸢,下次我会再接再厉哒!”

“嗯,加油。”

“那鸢鸢,宸王的小作文能打多少分呐?有我的高吗?”小糖问,满含期待。

它可是励志要打败宸王大傻子的神兽!

南鸢再次沉默。

在小糖坚持不懈的追问下,南鸢不得不回答了它的问题,“慕懿轩的小作文想象力丰富,描写精彩,能打一百五十分。”

不等懵逼的小糖追问,南鸢便解释道:“忘了跟你说,满分是一百五十分。”

小糖哇的一下嚎出了声,“鸢鸢,你欺负我!小糖很生气,小糖一个月都不想理鸢鸢了!”

南鸢面无表情地开始哄糖,“你不理我,我主动理你如何?”

小糖哼了一声。

南鸢听到这哼声,便知小崽子气已消了大半,于是趁热打铁,“在同龄的虚空兽里,你的文采绝对是独领风骚的。若你跟其他虚空兽比,满分的便是你了。”

小糖瞬间就被哄高兴了。

南鸢感慨,哄孩子这种事,就算以前不擅长,但养孩子养得多了,原本不会现在也会了。

·

孔嬷嬷休息两日后,继续给国公府的姑娘们授课。

这一次没有沈幽若在,大家都觉得清净许多。

南鸢好歹是某个世界当过皇后的人,对这些早就熟知,自然不像其他人那么辛苦。

但她得装装样子,不可能在歇息的时候歪在榻上,一天下来,还是会略感疲乏。

结束后,南鸢正歪在软榻上歇息,院中突然变得吵吵嚷嚷。

不一会儿,王氏身边的狗腿子周嬷嬷便过来传话了,“大姑娘,你院里有手脚不干净的下贱胚子偷东西,夫人欲命人搜查那些下人的房间,只是此处乃大姑娘的小院,做什么都得大姑娘点头,大姑娘便随老奴一起过去吧。”

说这话时,周嬷嬷的目光扫过了南鸢旁边的半夏,眼神充满了恶意。

“知道了,我随后就到。”

“那老奴先去回信了,大姑娘可不要让夫人久等。”周嬷嬷说完就走,态度相当无礼。

南鸢盯着她的背影,眼里一派淡漠冷沉之色。

直到这时,马后炮小糖才突然叫了起来,“不好了鸢鸢!那个叫紫苏的丫鬟说自己丢了一根金簪子,怀疑是院子里的某个丫鬟婆子偷了,这事儿很快闹得沸沸扬扬,然后便有多事儿的婆子将这事儿禀告给了王氏,然后王氏和周嬷嬷就非常及时地赶来了……”

每个院里的低等奴仆都是睡通铺,只有紫苏秋桑这种大丫鬟,是两人共用一间屋子。

半夏因是后来沈熙瑶从外面买的,被沈熙瑶留在身边伺候,便跟紫苏和秋桑三人住一间。

大丫鬟的住处不像大通铺的位置那么偏僻,离主子比较近,周围人来人往的,哪个敢胆大包天地去偷大丫鬟的东西?

紫苏就差没说偷东西的人是同一屋的人了。

南鸢颇为无语,“糖啊,不是让你一直盯着周嬷嬷,你怎么盯的?”

小糖有些心虚地道:“鸢鸢,人家是一直盯着啊,但人家偶尔也会打个盹儿神马的,可能是我打盹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南鸢无话可说。

“呜呜鸢鸢,我辜负了你对我的信任,我好自责难过,你罚我吧,不然我再让你剪一次毛?”

南鸢:倒也不必如此。

“算了,不是什么大事。”

半夏想起方才周嬷嬷投过来的那阴凉一眼,心下不安,“姑娘,奴婢总觉得有什么陷阱在等着奴婢。”

“你且安心,有我在,不会让你出事。也是时候处理院子里这些吃里扒外的东西了。”

南鸢起身,神情淡定地吩咐道:“半夏,将圣上赐给我的那根金丝长鞭取来。”

半夏听到此话,心中顿时多了一根定海神针,满腔担忧化为满腔底气。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