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601章 狗咬狗,一嘴毛

第601章 狗咬狗,一嘴毛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16  |  更新时间:

第601章 狗咬狗,一嘴毛

王氏听到这话,心道果然如此,立马就做出了一副受伤的表情,“瑶儿,我唤她们过去,只是问问你的生活起居,生怕你短了什么,你怎么好像说的我在图谋你什么一般,这些年我为了你和阳儿的前程呕心沥血,你怎能怀疑我这个当母亲的良苦用心?”

王氏的眼泪说来就来,哭得梨花带泪,“到底不是你生母,便是对你再好,外人稍一教唆,你便听信了外人的话,我这些年的付出你全当看不见么……”

南鸢静静地看她演戏。

小糖小声吐槽:“鸢鸢,我突然有点儿怀念你的大刀了,一刀劈下去,这个恶毒的继母一下就成两半了。”

南鸢:“你还是个幼崽,不要这么凶残。”

“瑶儿,不管你信不信,我都是真心对你好的。先前我便发了话,即便犯错的这人是秋桑,也得按规矩处置。”王氏说完便朝周嬷嬷那边道:“行刑吧。”

当即有婆子取来长凳和棍杖等物。

秋桑被绑在长凳上,嘴里塞了一团脏兮兮的布巾子,呜呜地叫着。

膀大腰粗的婆子举着粗大的棍杖在秋桑的后背上狠狠落下。

六下之后,南鸢方对小糖道:“将她嘴里的布巾扯下来,让她说说话。”

小糖豆眼一亮,“好哒鸢鸢!”

下一刻,秋桑嘴里的布巾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拽落,秋桑嘴里的惨叫声从喉间冲出,紧接着便是对王氏的咒骂,“王氏!我多年来一直替你办事,对你忠心耿耿,你现在却要活生生打死我,你不得好死——”

秋桑声音高亢,语速也快,等周嬷嬷反应过来的时候,秋桑最想骂的已经骂完了。

南鸢微微挑眉,“停下。”

两个执杖刑的婆子下意识地看向王氏,王氏似乎傻了,周嬷嬷却已重新用布巾塞住了秋桑的嘴,恶狠狠地道:“偷盗不说,还诬陷主母,此为重罪,继续打,将这小贱人打死为止!”

突然间,噼啪几声,极为响亮,伴随着啊啊啊的几声惨叫。

南鸢手中金丝长鞭一挥,两个拿着棍杖的婆子,还有那装聋的周嬷嬷被南鸢一鞭子打得扑倒在地。

周嬷嬷受的那一鞭尤其严重,一鞭下去,皮开肉绽。

周嬷嬷倒地呻吟,疼得那张老脸都扭曲了。

“既然耳聋听不清,便用这御赐金丝鞭使唤你们好了。”南鸢淡淡道,收回的金丝鞭已经染了血。

王氏大惊,立马上前搀扶周嬷嬷,怒斥道:“沈熙瑶,你这是何意?周嬷嬷可是伺候我多年的老人,你竟也敢下这种毒手?”

“事儿是我院子里出的,人也是我院子里的,这盈香院的主子也是我,周嬷嬷一个下人竟敢将我这主子不当一回事,我不过略作惩处,算哪门子的毒手?

别说我为主她为奴,就算周嬷嬷不是奴仆,我这御赐金丝鞭,想打谁便打谁。

不爽?那便去找皇上理论。否则,都给我憋着。”

半夏听到这一番话,只觉内心激荡不已,这几年受的气仿佛全都在这一瞬间出够了!

“秋桑,把你想说的话都说了,我若觉得你不该死,便留你一命。”

方才那几板子下去,秋桑便已对王氏和周嬷嬷生出一腔恨意,闻言立马就王氏这些年的所作所为说了。

王氏让紫苏和秋桑盯着大姑娘,将大姑娘的一举一动禀告给她。

王氏让紫苏和秋桑不着痕迹地给大姑娘洗脑,夸赞王氏是如何无私大度,二姑娘又跟大姑娘如何姐妹情深。

然而,大姑娘这边得了什么好东西,转头二姑娘便知道得一清二楚,然后便披着那张天真无邪的脸皮,问大姑娘要这要那,可谓厚颜无耻。

王氏更恶毒的是,让紫苏和秋桑故意提及当年沈熙瑶生母之事,反复强调生母是因为生弟弟沈熙阳难产而死,让沈熙瑶对沈熙瑶这个弟弟亲近不起来。

二人明明是同胞姐弟,关系却还不如他们与沈幽若亲密。

沈熙瑶和沈熙阳分别成了沈幽若的好姐姐好哥哥,两人却渐行渐远。

同样的手段也用在了沈熙阳那边,因为伺候沈熙阳的书童便是王氏的人!

还有,今日这一出根本就是贼喊捉贼!

是王氏连同紫苏一起下套,想要将半夏铲除,因为王氏曾经让周嬷嬷试探过半夏,没能够收买成功,如今是嫌半夏碍事了。

秋桑越说越恨,目光越过王氏落到自己的好姐妹身上,“因奴婢也是大夫人的人,这件事周嬷嬷吩咐的时候便没有瞒着奴婢,谁曾想紫苏竟临时改了主意,将那金簪置于奴婢的床褥之下。

紫苏,枉我视你如亲姐妹,与你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竟想要铲除我?”

紫苏听到这话,心中又急又气,这金簪分明是大姑娘提前发现异样,及时找人调换了位置。

秋桑为了保全自己,竟拖所有人下水!

真个蠢笨如猪!

秋桑冷笑,“紫苏,你是不是在心里骂我蠢?但我可没有冤枉你,从你放好那金簪之后,我便一直盯着门,这期间根本无人进去过!”

南鸢:“哦豁?一不小心令这对好姐妹反目成仇了,罪过。”

小糖:“哦豁~原世界剧情,哪怕沈家后来落魄,这对姐妹花也一直互相扶持,没想到就这么被我一个隔空移物弄成了仇人,罪过。”

院子里的丫鬟婆子们全都死死垂着头,只恨从没有出现在这里。

这可如何是好,听了大夫人这么多阴私之事,大夫人会不会把她们全部发卖了?

王氏头脑发胀,两眼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等沈国公回来,南鸢当即就将王氏干的这些好事告诉了他。

沈国公脸色黑沉,勃然大怒。

但南鸢却很清楚,他不是在为沈熙瑶这个女儿打抱不平,而是怨王氏丢了国公府的脸。

渣爹不愧是渣爹,假模假样地安抚了女儿之后,便想息事宁人。

南鸢表面应下,转头就让人在外面散播王氏这位慈母多年来干的好事。

是以第二日便有不少喜欢听八卦的夫人们得知了此事。

众人的第一反应便是汗毛倒竖。

这王氏竟如此可怕!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