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602章 下跪?你也配

第602章 下跪?你也配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39  |  更新时间:

第602章 下跪?你也配

王家在皇都只算个三流世家,因为沈国公的原配夫人已经产下一子一女,这就意味着沈国公再娶的续弦即便产下儿子,也是普通的嫡子,不能继承爵位也不能继承家业。

只冲着这一点,那些家族地位高的贵女都不会给沈国公当续弦。

这些年,王氏利用沈熙瑶姐弟给自己博了个好名声,加上会怕马屁,长得又是一副温柔无害的模样,多年经营令她成功打入了京都的上流贵妇圈。

什么侯夫人,尚书夫人,还有什么将军夫人,她都有接触,并成为了这些人的圈中姐妹。

然而一朝名声恶臭,这些夫人们再回忆曾经王氏那张温顺和善的嘴脸,便只觉得毛骨悚然了。

大家都是后宅之主,多少都知道一些后宅阴私。

但是,其他人都不可能做到王氏这一步,一装就是十几年。

表里不一,笑里藏刀,说的可不就是王氏这种伪善小人!

气运之子苏妙然得知此事的时候,也吃了一惊。

上辈子沈熙瑶一直视王氏如亲母,更与王氏所出的沈幽若形影不离,关系极好,没想到王氏竟是这样一个心机深沉的小人。

那时的苏妙然一心扑在九皇子慕焕淳身上,很多事情没有太过关注。

可是,她很肯定,上辈子没有发生这么一桩事。

为何这辈子不一样了?尤其是有关沈熙瑶的事情。

苏妙然想到一种可能,脸色陡然一变。

莫非……沈熙瑶也重生了?

苏妙然呼吸变得急促,心跳声骤然加快。

原本以为这样的大机缘只有她一个人得到,她可以轻松地利用上辈子的记忆趋利避害。

又因为重生这种事玄乎其玄,上辈子的事情她不敢跟任何人说,以至于时常会生出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惆怅感。

可现在,得知沈熙瑶也有可能是重生的,苏妙然非但没有终于可以跟人分享秘密的喜悦,还产生了极大的危机感。

沈熙瑶可是她的仇人之一!

她突然想起当日在宣王嫡次子的满月宴会上,沈熙瑶朝她看来的那一眼。

那一眼说不上什么感觉,令她心里很不舒服。

就好像,沈熙瑶一眼看穿了她心中那丑陋恶毒的算计,并且不以为意。

苏妙然不知不觉中已是一身冷汗。

也或许,是她想多了。

沈熙瑶上辈子跟她不对付,虽然自诩才貌双绝,但性格高傲又沉不住气,如果知道算计她的就是自己,沈熙瑶早就打击报复了,又怎么可能这么久了都没动静。

有了上一世的经验,当日那计谋可谓天衣无缝,苏妙然自信哪怕皇上皇后派人去查,也查不到她的头上。

如此一番思量,苏妙然心中那一阵让她心惊肉跳的危机感才慢慢消退了下去。

这日,沈国公是怒气冲冲回府的。

南鸢被叫去问话。

“……家丑不可外扬,我怎么可能糊涂到将这等丑事宣扬出去。”

面对沈国公的质问,南鸢态度淡漠,“当日王氏将我满院子丫鬟婆子召来,弄出那么大阵仗,想唱一出戏给我听,熟料她狠心想打死自己人,以至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那么多下人都听到了,你以为能瞒得住?

你觉得丢人,我更觉得丢人。

就王氏这种心思歹毒的妇人如何堪当一家主母?

你要是还想保住自己的家业和名声,这样的毒妇早些休弃了吧。”

“你、你这大逆不道的逆女!你给我跪下!”沈国公差点儿气出心肌梗塞。

“给你下跪?”南鸢神色愈发冷淡,“你也配?”

小糖在空间里发出了鸡叫声:“啊啊啊——鸢鸢帅裂苍穹了!”

“以前王氏那些小心思我便当你丝毫不知情,但如今你明明知晓她做了什么却只气恼自己颜面受损,丝毫不想想被这恶妇玩弄于掌心的嫡长女和嫡长子有多无辜可怜,这样自私自利的父亲还指望儿女多敬重你不成?”

“逆女!不孝逆女!”沈国公大怒,伸手就要扇她巴掌。

南鸢躲开,冷眼看他,“我如何不孝了?不给你下跪便是不孝?等我成为宸王妃,你还要给我行礼,到时候我岂不是更家不孝?”

“你!你这逆女!来人,来人!给我上家法,今天我非要好好教训这逆女不可!”

南鸢目光冷漠,手一垂,掩于袖中的金丝鞭落下。

金丝鞭一甩,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并在空中带起一阵冷风。

“沈国公不会不知道我这御赐金丝鞭吧?皇上生怕我这儿媳妇回府后受到委屈,特意赐下了这金丝鞭,让我想教训谁便教训谁。

我有御赐金丝鞭傍身,沈国公见到御赐之物不下跪就算了,怎敢冲撞我?我若真不孝,早就抽出这御鞭,王氏那毒妇也早就被我抽死了。”

沈国公目瞪口呆,气得浑身发抖。

“好,好,你如今有底气了,竟是连父亲都不叫了,甚至还想用鞭子抽你的父亲!你还不承认你是逆女!”

“一心利用我替自己谋前程,就算我死了都不会流一滴眼泪,这种人又有何资格让我称一声父亲?”

原重生世界,南鸢没来的话,沈熙瑶自缢而死,不光是因为被女主算计失去清白,还因为明明她是受害者,家人非但不安慰她,反倒觉得她给家族蒙羞。

沈国公这渣爹做得更绝,因为担心圣上降罪,直接上家法,将沈熙瑶打了个半死。

在外面丢了清白和脸面,回家后还要被蹉跎羞辱,沈熙瑶如何活得下去。

可惜,就算死一个沈熙瑶也无法平息圣上的怒火,天子震怒,血流成河,沈家全灭。

当然,以上皆为小糖绘声绘色的描述。

沈国公这种人南鸢没一鞭子抽死就不错了,还来跟她扯什么父女血缘,摆长辈架子,可笑。

御赐金丝鞭一出,沈国公身上的怒火愣是给憋了回去。

南鸢淡淡瞥他一眼,给出自己的忠告,“皇上如此看重我,指不定派人在暗中保护我,王氏这事儿若是传到了皇上耳里……国公爷还是早做选择吧,要我这个宸王妃的嫡长女,还是要王氏那个恶毒填房。”

沈国公蓦地一愣,额上冒出细密冷汗。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