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604章 鸢鸢,你好鸡贼

第604章 鸢鸢,你好鸡贼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88  |  更新时间:

第604章 鸢鸢,你好鸡贼

脑残粉小糖再次狂呼:“鸢鸢上啊,继续怼他,怼死这脑残弟弟。”

沈熙阳一张白净俊秀的脸蛋却在瞬间涨得通红。

“长姐,你说话怎的如此难听?”

“这便是难听了?好听的话你在王氏那里还没听够?就算你愚孝,王氏非你生母,而我却是你一母同胞的长姐,长姐如母。你如今是要站在仇人那一头?”

“不是,我……我只是觉得这其中有什么误会!”

“你当王氏为何对你我这般尽心?她自己的女儿不成器,便指望着我嫁个好人家,日后再将她女儿塞给我夫家,到时候我无子无女,只能一心扶持沈幽若,对她的子女视如己出,等到时机一成熟,我便可以去死了,好腾位给沈幽若。

至于你,若王氏自己能生出儿子,你以为你还能好端端地活到现在?怕是早就成为一座坟包了。”

沈熙阳愣在原地,喃喃道:“这……怎么会……”

南鸢瞥他一眼,正色提醒道:“这件事你不准去找王氏对峙,以免打草惊蛇,我找到的重要人证正在半路上,很快就能抵达皇都。若因你说漏嘴坏了我好事,我决计绕不了你。”

沈熙阳神色一震,整个人如遭雷劈。

连人证都找到了,怕是真的了。

可是……为何?

他眼里的王氏明明温柔慈爱,怎么会是长姐口中的这恶毒妇人……

南鸢再下一剂狠药,“我再同你说一件事。父亲这般看重颜面的人,却在母亲去世不到一年时便续弦娶了王氏。

之后,王氏九个月早产,你仔细动动你这读过圣贤书的脑子,想想这又是为何。”

沈熙阳瞳孔皱缩,“莫非、莫非……”

那个时候父亲便跟母……王氏有染了?

空间里活蹦乱跳的小糖顿时一脸懵逼,连忙问:“鸢鸢,这是真的吗?我怎么不知道哇?”

“你手札中的剧情主要围绕气运子展开,有关炮灰的支线怎么可能事无巨细,这件事我虽没有证据,但结合这两人的性格,不难推测出这个结论。”

在大晋国,正妻死后,丈夫一般会为自己的妻子服丧一年,以示自己对正妻的尊重,属于一种约定俗成的规矩,一年期满才能再续弦。

沈国公如此注重颜面的人,明明再等一个月丧期就满了,他却迫不及待地娶了王氏,做了这种有损名誉之事。

沈熙阳没有再说什么,失魂落魄地离开了,瞧着备受打击。

一旁的半夏缓缓收起自己因吃惊张开的嘴。

姑娘竟将这种惊天秘密当着她的面说了,可见姑娘有多信任她!

可是,可是姑娘当真不能有孕了?

半夏心中怒火滔天。

王氏那毒妇!

竟对姑娘做出这种事情?这是毁了姑娘的一辈子啊!

半夏心中越是心疼姑娘,便越是理智,她觉得姑娘还是太看重亲情了,这么很重要的事情竟对大公子和盘托出。

至于南鸢所说的那些话,不管是王氏的暗害,还是当年王氏暗害嫡长女的证人,半夏是丝毫不怀疑的。

毕竟在半夏的眼里,这位主子现在的靠山可是宸王和皇上,想查什么,哪怕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也能查到。

“姑娘,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何要告诉大公子?大公子他素来亲近王氏,若是一时心软告诉了王氏……”

不是半夏嫌弃大公子,而是自她进府以来,大公子做的那桩桩件件的小事都是朝向王氏和二姑娘的。

姑娘在大公子心里的份量或许还不及身边一个书童。

就算姑娘将这些事情跟大公子掰扯清楚,大公子也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扭转对王氏的看法。

说到底,都是王氏造的孽。

不管是她家姑娘还是大公子,都受这王氏蒙骗多年,只是姑娘及时看穿了王氏的伪善,大公子却没有。

南鸢淡然道:“阳哥儿方才有句话说的很有道理,我与他不亲近这件事,不能全怪王氏。

幼时我被人引导,对他不喜,长大之后又因为性格冷傲不知如何缓和关系,便一直这样不冷不淡地处着,好在现在还不算太晚。

这是我给阳哥儿也给我自己的一次机会,只盼他不要让我失望。”

半夏欲言又止,但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小糖是个小崽子,才不管什么该不该说呢,想说就说了,“鸢鸢,我怎么觉得二傻子还是不靠谱呢,鸢鸢很可能一腔真心错付哇!”

继宸王大傻子之后,沈熙阳成了小糖眼里的二傻子。

南鸢:“我知道,十之八九他还是会将这事儿漏给王氏。”

“那鸢鸢你还——啊!我懂了!”小糖瞬间激动,“莫非鸢鸢这是在挖坑?我就说那什么证人从哪儿冒出来的,原来鸢鸢是胡说八道啊。”

“王氏慌了,才会露出破绽。小糖,时刻盯着王氏和周嬷嬷。”

小糖:鸢鸢真是太鸡贼了,不对,是聪明!

次日一早,小糖便贼兮兮地道:“鸢鸢,你猜的果然没错!

沈熙阳那个二傻子还是被王氏套了话,不小心说漏了嘴,然后二傻子索性当面质问她。

王氏当然是不承认了,各种哭哭哭,哭得我好想一爪子拍飞她。

王氏还非常心机地提及二傻子小时候的事情,然后二傻子就心软了。

将二傻子忽悠走之后,王氏当即就瘫软在地,连忙召来了周嬷嬷……”

南鸢的坑挖得果然很好,不光王氏,连周嬷嬷都开始怀疑自己当年是不是遗漏了什么人。

那个煎药的张婆子莫非有什么亲人,她将这事儿告诉了那亲人?

或是她弟弟喝醉酒不小心将这事儿漏给了弟媳或者她外甥?

主仆俩心惊胆战。

一旦王氏当年给她药里放绝孕草的事情公开,王氏便彻底完蛋了。

周嬷嬷很快便又镇定下来,一脸恶毒地道:“夫人先别着急,沈熙瑶就算知道了,她也不敢公开。哪个姑娘会将自己终身不孕的秘密广而告之?

皇上和宸王若是知道沈熙瑶只是一只不能下蛋的鸡,夫人且看皇上还会不会像现在这般纵容她?”

南鸢歪在榻上听小糖口头直播,小糖听到这儿气得毛都炸起来了,“毒妇毒妇!居然骂鸢鸢是不会下蛋的鸡!我鸢鸢可是蛇祖宗!就算不能下蛋,也是不能下蛋的上古凶兽赤血腾蛇!”

南鸢扶额,“这是重点吗?”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