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606章 约莫,是有些想你的

第606章 约莫,是有些想你的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75  |  更新时间:

第606章 约莫,是有些想你的

大晋帝心中愈发好奇了。

熙瑶丫头到底给轩儿写了什么,竟把轩儿哄得这么高兴?

身后林公公小声提醒道:“皇上,快看殿下的耳根。”

大晋帝闻言看去,这一看,一双老眼瞬间迸射出两抹强烈的光。

真的!

轩儿的耳根子居然红了!

哎哟喂,知道害羞了啊,这是情窦初开了?

片刻后,慕懿轩突然抬头,目光准确无误地落在激动的大晋帝脸上,“父皇,明日我要出宫。”

直接一个“要”字,而不是想,由此可见其出宫之决心。

大晋帝当即应道:“好好,没问题!不过,轩儿,朕一定要派一个暗卫跟着你。朕知道你不喜欢人跟着,但外面不安全,你这次不许拒绝,否则朕便不许你出宫了。”

慕懿轩沉默片刻,抿嘴点了下头。

大晋帝见他果真知道暗卫的存在,心里又惊又喜。

上次慕懿轩去宣王府之前,便对着身后的虚空看了一眼,那一眼正好是暗卫藏身之处——寻常之人根本发现不了的位置。

暗卫跟大晋帝禀报此事的时候,大晋帝觉得这只是巧合。

但后来出于谨慎,大晋帝还是将暗卫换成了几个身手极好的小太监,熟料那几个小太监蠢不堪言,竟将人看丢了。

所以这次大晋帝说什么都要让暗卫跟着轩儿。

等大晋帝磨磨叽叽半天终于离开后,慕懿轩这才回到书案前,重新将那封回信展开。

信纸被他端端正正地放在桌上,双手还将那翘起的两角往下压了压。

然后,他的视线直勾勾地落在那两行字上:

既想我,何不出宫来寻我?

明日你若出宫寻我,我送你一件礼物,过时不候。

慕懿轩的眉眼忍不住弯了弯,眼里的月光清冷之色在这一瞬间染上了几分暖意。

他才不是想要什么礼物,他只是想见熙瑶了。

只是,明日约熙瑶在哪里见面呢?

慕懿轩坐在书案前,又开始了长久的发呆。

“鸢鸢,宸王大傻子看完你的信之后又开始发呆了。”小糖这头刚刚听完墙角,便对南鸢打报告。

南鸢更正道:“不准叫大傻子。”

小糖哦了一声,转移话题,“鸢鸢,沈熙阳二傻子也在书房里发呆。”

南鸢:……

看来,大人对幼崽的影响的确很大。

她不过当着小糖的面说过那么一两次,小糖就记住了,如今,还学会了举一反三。

“鸢鸢,你说二傻子是不是良心发现,正在纠结要不要将自己说漏嘴的事情告诉你?”

南鸢淡淡嗯了一声,“好歹是个小才子,不至于没有明辨是非的能力,只是在他心里,王氏的养育之恩比山重。

他若主动来跟我坦白,我高看他一眼,他若隐瞒不说,也是人之常情。”

小糖哇了一声,“鸢鸢好大度哇。”

“无非是身在局外万事都觉得不痛不痒罢了。若是原来的沈熙瑶在此时得知一切,小糖觉得,她又能比沈熙阳强多少?”

小糖想了一会儿,立马道:“怕是跟二傻子一样难以置信。”

“鸢鸢,我懂了!我们都是木得感情的局外人,所以看待问题会比任何人都理智。鸢鸢,我突然有所感悟,我去闭一会儿关!”

南鸢:真是个风风火火的棉花糖。

不过,没有小糖时不时就嗷嗷叫唤一声,南鸢倒是觉得格外清静。

她从枕头下取出了那未完成的东西继续雕琢打磨。

直到天色渐晚,沈熙阳那边都没有什么动作。

或许,沈熙阳不觉得王氏会干出半路截杀人证这种事,就算说漏嘴也没事。

也或许,他内心深处希望长姐说的那个人证出了意外,这样的话,他还可以自欺欺人。

不过,南鸢觉得无所谓。

现在沈熙阳自己不想从王氏慈母的假象中走出来,那她就当着所有人撕破王氏的假面,逼得他不得不走出来。

次日,一辆低调的马车停在了国公府的后门处。

赶马车的是一位上了年纪的老男人,一个老嬷嬷从车后下来,没有去撩那帘子,伺候主子下车,而是直接从国公府后门进入。

没多久,国公府的嫡长女沈熙瑶跟着老嬷嬷出来,上了马车。

正巧路过的苏妙然将这一幕看在眼底,心中狐疑。

沈熙瑶上了谁的车?

她好歹也是上辈子当过九皇子妃的人,这老嬷嬷即便换了装,她也通过这老嬷嬷的举止神态一眼猜出是宫中之人。

而方才帘子掀开之际,她隐约看到了一个男子的身影。

那是何人?

沈熙瑶马上就要跟宸王成亲了,怎么在这个时候私会其他外男?

至于沈熙瑶见的会是宸王本人这种可能,苏妙然直接排除在外了。

有了上辈子记忆的她深知宸王出宫的次数极少,倘若出宫,每次也必定搞出不小的动静,绝不会像她看到的这样低调。

苏妙然虽打算跟沈熙瑶井水不犯河水,但前提是沈熙阳不能跟七皇子慕哲钰再扯上关系。

方才那一瞬间,苏妙然竟有种那人是七皇子的错觉。

难道就算如此,这辈子沈熙瑶还是会跟七皇子扯上关系?

这让苏妙然眉头紧皱。

如今慕焕淳已经开始布局,数次与她巧遇,想用甜言蜜语令她动心,继而对他死心塌地。

她能防得了一次两次,那以后呢?

如果这辈子她不得不再嫁给某位皇子的话,她的选择便是七皇子慕哲钰。

也罢,这辈子她不求感情,只求合作。

七皇子心中有谁跟她又有何关系。

马车渐渐驶远,苏妙然也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此时马车上,慕懿轩见到多日未见的媳妇,已经动作熟稔地攥紧了对方的手。

“熙瑶,若早知你也这般想我,我肯定早就出来见你了。”小呆子目不转睛地看着南鸢,这般道。

南鸢嗤笑,“谁跟你说我也想你了?”

慕懿轩双目微微瞪大,“熙瑶昨日回信让我来寻你,难道不是因为你也想我了?”

南鸢觉得他这呆样儿,活像那听到大人否定自己就要撇嘴大哭的小可怜一样,便忍不住继续逗他,“我只是懒得给你画大头娃娃怪了。”

慕懿轩顿时用一种幽怨的眼神看她。

南鸢嘴角微微扯了扯,改口道:“约莫是有些想你的。”

慕懿轩这才又重新高兴了起来。

想到什么,他朝南鸢摊开手,示意她给礼物。

南鸢问他,“万一只是骗你的,我并没有准备礼物怎么办?”

慕懿轩道:“那也很高兴,能见到熙瑶便够了。”

南鸢:啧,这哪里是个小呆子能说出的情话?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