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610章 熙瑶,我不疼

第610章 熙瑶,我不疼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96  |  更新时间:

第610章 熙瑶,我不疼

“慕懿轩,你再说一遍。”南鸢面无表情地盯着眼前放大的脸,手捏得咯吱响。

慕懿轩一愣,迅速地察觉到了不对劲儿。

感官敏锐的他如今已经很清楚,一旦熙瑶称呼他全名,不是表明她在说正事,就是表明她生气了。

直觉告诉他,现在是后者。

于是他立马改口,“熙瑶,今天的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好看,只是你脸上涂了好多东西,我都看不清你了。”

说这话时,慕懿轩观察着南鸢的反应,见她微蹙的眉头松开,眼里蠢蠢欲动的凶光也没了,这才松了口气。

熙瑶有时候真的好容易生气啊,虽然熙瑶生气的时候不会大吼大叫,但慕懿轩还是觉得有些慌张。

幸好在他长久的观察之下,他成功摸清了熙瑶生气的预兆,然后可以迅速采取措施,浇灭熙瑶的怒火。

就比如现在。

南鸢见他这副乖乖巧巧讨好的样子,的确生不出气来了。

她跟一个小呆子较什么真。

不过,别人都觉得好看的妆容,这呆子却不喜欢,异类的审美反倒成了南鸢眼里的正常。

“新娘子都会在脸上涂抹许多东西,图个喜庆。”南鸢解释道,然后低头看他还攥着不松的手,“你先松开。”

“熙瑶想做什么,我帮你。”慕懿轩用实际行动表示,这小手攥在了他掌心里就是他的了,现在他不想松开。

南鸢瞥向他,“那就有劳懿轩了。你去用帕子浸了水给我擦脸。”

这厚厚一层粉抹在脸上,不好看不说,脸也不舒服。

慕懿轩听到这话却没有马上行动。

他如果动了,就得放开熙瑶的手,可若不放……

纠结了好一会儿,慕懿轩才松了手。

这一松,他才发现自己手心黏糊糊的全是汗。

慕懿轩突然有些不好意思,熙瑶的手也被他弄得湿哒哒了。

一会儿他不仅要给熙瑶擦脸,还要给熙瑶擦擦手。

但下一刻慕懿轩不禁一愣,目露茫然之色。

南鸢看着他这副蠢样,提醒道:“喜帕我这里有,至于水,架子上的喜盆里便是。”

慕懿轩嘴唇一抿,“熙瑶,我知道的。”

南鸢:你知道个鬼。

慕懿轩按照南鸢说的,小心翼翼地给她擦了脸。

“动作可以重一些。”南鸢提醒道。

“可是熙瑶,我怕把你弄疼了。这是我第一次伺候人,没经验。”

南鸢听到这对话,突然就乐了,“哦,第一次啊,疼吗?”

慕懿轩一脸懵圈。

疼?

他是给熙瑶擦脸又不是替她挨打,怎么会疼?

南鸢一见他这副反应便知道自己猜对了。

这呆子果然不懂男女之事。

富贵人家的少爷很早便会有通房丫鬟,早早地通晓男女之事。

按理说慕懿轩就算因恐女这样的怪病多年来不曾近女色,可如今他大婚,也该有人在大婚之前给他科普这种事情才是。

哪怕大晋帝不小心忘了,还有周嬷嬷和赵公公。

所以南鸢猜测,有人给这呆子科普过了,只是他没有听进去。

有时候即便是南鸢跟这小呆子相处,也会遇到他中途走神发呆的情况,更遑论那些慕懿轩本来就不想理的人。

“熙瑶,我不疼。”慕懿轩虽然不知道她为何这么问,但还是认认真真地回复了一句。

南鸢闻言,再看他这副呆头呆脑的样子,猝不及防地就收获了一波欢乐。

慕懿轩也很欢乐,因为熙瑶擦掉脸上的东西,变得越来越好看了。

虽然还是那张脸,但熙瑶今天穿的这一身大红嫁衣,衬得她人比花还要娇艳。

原本慕懿轩是极不喜欢红色的,因为这会让他想起血。

今日他身上这新郎喜袍,也是他纠结了许久才穿上的。

然而此时一看熙瑶,他才发现红色极美,自己这一身也和熙瑶匹配极了。

“熙瑶,你今日真好看。”慕懿轩道。

他大概忘了,不久前他刚刚才说了对方丑。

南鸢不跟这小呆子一般计较,“嗯,你也不错。”

别说大红这种分外艳丽的颜色了,便是其他稍微鲜艳一些的颜色,慕懿轩都没有穿过。

他的衣服全都是白色锦袍,只上面的花纹不同罢了。

但穿着大红喜袍的小呆子在南鸢眼里是十分好看的。

以前的慕懿轩清淡冷雅,此时却在那红艳似火的喜袍映衬下,似裹了一层暖光。

鼻挺而直,健康的肉粉色深了几分,愈发衬得他郎艳独绝。

那双清冷寡淡的银瞳亦映入了两簇火苗般,以前不管他是喜悦还是专注地盯着南鸢,目光都是如他气质一般的云淡风轻。

而今,他这般静静盯着南鸢时,那双银瞳也明亮又灼热,情绪似在此时丰富了许多,神采奕奕、容光焕发。

“对了熙瑶,我们该喝合卺酒了!”

慕懿轩拉起南鸢走到桌前。

小桌上已经摆好了酒壶和酒。

“你很清楚啊。”南鸢微微挑眉。

慕懿轩立马道:“熙瑶,我当然清楚,大婚的整个流程我都知道。”

他很早以前看的杂书上便有讲这些风俗礼仪的,皇家礼仪虽然更繁琐了一些,但大同小异。

南鸢呵呵一声便没了下文。

等两人喝完合卺酒,慕懿轩目不转睛地盯着南鸢,眼里闪动着亮晶晶的光点,“熙瑶,从此刻起,你便是我的王妃了,以后我们可以日日住在一起。”

南鸢嗯了一声,不明白他有什么好高兴的。

之前两人白天时时刻刻腻在一起,就算是晚上,因为慕懿轩喜欢爬床,也睡在一起。

如今不过是把晚上睡觉的地方从偏殿挪到了正殿。

想到这儿,南鸢打量了一眼两人的新房。

这里以前只有慕懿轩一个人住,里面的布局数年如一日,如今这屋里却被装点得十分喜庆。

能让慕懿轩这个强迫症患者妥协,实属难得。

南鸢打量新房的时候,慕懿轩却在心里盘算别的。

他和熙瑶天地拜过了,合卺酒也喝过了,只等天色一暗,他们便可以洞房了。

于是,慕懿轩拉着南鸢坐了回去。

两人在喜床上并排坐着,手牵着手。

“慕懿轩,你准备和我这样干坐到什么时候?”南鸢问。

慕懿轩望了望窗外的天色,一本正经地解释道:“熙瑶,要等天黑了才能洞房。你不要心急,我们再等等。”

南鸢:?

谁心急?

胡言乱语的小呆子。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