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613章 熙瑶,我们是夫妻了

第613章 熙瑶,我们是夫妻了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08  |  更新时间:

第613章 熙瑶,我们是夫妻了

第二日,天还未亮,新郎官慕懿轩就爬了起来。

他本想自己悄悄离开的,但又觉得不妥,于是便将睡得正香的南鸢摇醒了,“熙瑶,熙瑶。”

南鸢睁开眼,半眯着瞅他。

熟知她的人,譬如小糖,就知道此时的鸢大佬十分危险,分分钟就能一脚将人踹飞的那种。

慕懿轩不仅丝毫没有察觉到她的不爽,还朝她微微一笑,“熙瑶,我去晨练了,你再睡一会儿。”

“这种事不、用特意告诉我。”

“可是熙瑶,我们跟以前不一样了,如今我们是夫妻了,我觉得我去做什么,都应该提前跟你说一声。”慕懿轩说这话时,一板一眼的,身子挺得笔直,态度特别认真。

南鸢瞥他一眼,重新闭目,“我知道的事情你可以不用说。好了,赶紧走吧骚年。”

可是过了一会儿,南鸢的胳膊又被黏黏宝摇了摇。

“熙瑶,熙瑶,一会儿你若是起来了,可以去院子里看我,我要晨练很久的。”

“知道了。”

赶紧滚吧真的,烦死人了。

等慕·磨人精·懿·黏黏宝·轩走远了,南鸢才终于可以安心地继续睡自己的回笼觉。

这一觉一直睡到周嬷嬷来叫门。

周嬷嬷收拾床褥的时候特意检查了一下昨晚铺在喜床上的白喜帕,见那白喜帕雪白如初,不禁皱眉。

之前王妃来府里小住的时候,殿下夜夜去找王妃,周嬷嬷便日日留意那床褥,她很确信没有一次落红。

所以,昨晚上殿下没有跟王妃圆房?

可伺候沐浴的婆子说了,屋里叫了一次水。

周嬷嬷想到某个可能,脸色骤变。

总不会王妃在嫁给殿下之前就已经失了清白吧?

这个念头一出,便怎么都止不住了。

原本她就一直纳闷,为何这沈大姑娘突然从七皇子妃变成宸王妃,没有丝毫怨言不说,还对殿下如此耐心。

在周嬷嬷眼里,宸王自然是顶好的。

但周嬷嬷却也清楚,殿下因着那怪病缠身,很早便无缘储君之位,便是再受皇上宠爱也不是那些贵女们想嫁的人。

七皇子乃皇后娘娘所出,占了一个嫡字,虽然皇上并未立七皇子为太子,但大家都已经默认七皇子是储君人选。

那些有野心的贵女最想嫁的人铁定是七皇子。

莫非这沈大姑娘之前被那恶毒继母陷害,已经失了清白?

那次殿下遭人算计莫非也是这沈大姑娘自导自演,就为了给自己找个好拿捏的,以保住自己的名声?

如果这一切都如她所猜,那这沈大姑娘的心机也太深了。

周嬷嬷越想越心惊。

不过,也有可能是被算计的那次,沈大姑娘将清白给了殿下?

可若是如此,皇上定会提前知会一声,但皇上不曾。

“鸢鸢,我感应到周嬷嬷现在的情绪起伏很大。”小糖突然对南鸢道。

南鸢正坐在梳妆台前,由一个清秀小太监挽发。

听到小糖的话,南鸢神色平静,竟丝毫不意外,“许是因为没有看到落红,所以猜测我不检点。

周嬷嬷怎么就不觉得是慕懿轩那边的问题?她到底还是将我视为外人。”

原本南鸢打算滴两滴血糊弄过去,但后来想着周嬷嬷经验丰富,怕是能看出处子血与其他血的不同。

以防误会,她便算了。

不曾想,周嬷嬷还是误会了。

但凡周嬷嬷主动来询问一句,南鸢都会跟她解释。

可瞧周嬷嬷这样儿,怕是打算直接将这事儿禀告给皇上?

南鸢看在周嬷嬷是府中老人的份上,退让了一步。

等周嬷嬷换好床褥出来,南鸢主动解释道:“白喜帕上没有落红,是因为昨日我和殿下不曾圆房,周嬷嬷可不要误会与我。”

周嬷嬷先是一愣,而后讪笑,呐呐地问:“王妃为何不曾与殿下圆房?”

“那便要问周嬷嬷和赵公公了,殿下他不通此事,我也没有什么经验。”

大户人家的少爷会先从通房丫鬟身上取经,而那通房丫鬟都是事先由嬷嬷调教好的,知道如何行房。

可南鸢堂堂宸王正妃,若去做这种通房丫鬟才做的事情,岂非自贬身份。

小糖嘀咕:“鸢鸢,你经验不少了哇。”

南鸢:“大人说话,小孩子不要插嘴。”

小糖:……哼。

南鸢的言外之意周嬷嬷当然懂,所以她有些吃惊。

春宫图都送到殿下的书房了,她和赵公公还亲眼看到殿下在翻阅。

凭殿下的钻研精神,一本没看过的书肯定是来回翻阅直至看完的,所以殿下怎么可能不知如何洞房?

“王妃,那昨夜屋里叫了一次水是怎么回事?”周嬷嬷纳闷地问。

“折腾了一天,便是不洞房,也满身是汗,我和殿下自然需要沐浴过后再入睡。”

事实上,是因为慕懿轩小呆子光抱抱亲亲就热出了一身汗,所以不得不沐浴。

“此事是老奴没有办妥。”周嬷嬷认错道,心里羞愧。

她方才居然怀疑王妃不检点。

“不是什么大事,改日等殿下开窍了再圆房不迟。

对了周嬷嬷,如今我是宸王府的女主人,这府中中馈理当交由我掌管,你看——”

周嬷嬷心领神会,立马就道:“王妃说的是,老奴这就和赵公公去清点账单,三日内便会将府中中馈交到王妃手上!”

“倒也不必如此心急,周嬷嬷和赵公公办事稳妥,我很放心,我只需要了解一下府中收支情况,心里好有个数。日后诸事还是得依仗周嬷嬷和赵公公。”

小糖:鸢鸢这种鲜少跟人打交道的上古凶兽,居然也有这么圆滑的一天,好稀奇哦~

周嬷嬷本就因为误会有些羞愧,此时又听这么一番恭维话,心里便愈发羞愧了。

沈大姑娘是个好的,她不该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周嬷嬷福了福身子,准备退下,退下之前她狐疑地看了一眼王妃身边这面生的小太监。

南鸢解释道:“这是半夏,日后伺候我的衣食起居,这些繁重的活计不好一直麻烦周嬷嬷。”

周嬷嬷心中狐疑,但因为不久前已经误会过一次,这一次便没有多问。

等她退下,打扮成太监的半夏心中忐忑,“姑……王妃,我这样真的没有问题?”

若是因她令宸王殿下犯病,她和王妃都会吃不了兜着走!

“我不会拿他的安危开玩笑。”南鸢道,目光难得柔和了几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