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615章 熙瑶看,我笑了

第615章 熙瑶看,我笑了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06  |  更新时间:

第615章 熙瑶看,我笑了

刚刚沐浴过后的男人浑身红彤彤的,他肌肤本就如玉般白皙,此时红云密布,再加上那一颗颗晶莹的水珠子从他紧致的肌肉上滑落,竟显得格外诱人,想让人嗷呜一口吞掉。

南鸢把擦身的沐巾裹到他身上,将这顶着张单纯无辜面孔说骚话的小呆子裹成了一个大号蚕宝宝,“话真多。”

慕懿轩微微一笑,配着这张清俊出尘的脸,杀伤力巨大,更别说他还用那双清澈见底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盯着南鸢,“熙瑶,只有你觉得我话多。”

南鸢:“呵呵。”

到后面穿里衣里裤,慕懿轩居然开始觉得不好意思了,背对着南鸢自己穿。

南鸢盯着他挺翘的臀腚子和修长笔直的腿,沉默。

是时候给孩子科普一下防狼的重要性了,尤其是这样漂亮的男孩纸。

轮到穿外袍时,慕懿轩发愁了,“熙瑶,这袍子我一个人穿不好,你快来帮我。”

“你以前是如何穿的,现在便如何穿。”南鸢无情拒绝。

“可是熙瑶,我们是夫妻了,夫人应该帮夫君更衣。”慕懿轩一本正经地提醒道。

“我若不给你更衣,你待如何?”南鸢问。

慕懿轩直接用行动回答了这个问题,他披着那华丽精美的袍子站在她面前,固执地道:“熙瑶,给我穿。”

“慕懿轩,你真是个小事逼。”

“熙瑶,事逼是什么?”

南鸢睁眼说瞎话,“说你毛病很多但可爱得让人无法生气的意思。”

“熙瑶,我会努力改掉身上的坏毛病。”慕懿轩说完,非常自觉地伸展开手臂,一副等南鸢伺候的大老爷样儿。

南鸢气笑了,但也确实被这小事逼可爱到了。

然而等到她给这大老爷穿好衣袍系上腰封,对上大老爷有些嫌弃的眼神后,可爱什么的顿时烟消云散,只剩想要把他一脚踹飞的冲动。

“熙瑶,这边好像歪了,我觉得很难受。”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不然就闭嘴。”

“哦……”

慕懿轩自己拉拉扯扯半天,确定从自己的方向看过去,衣袍左右两侧的花纹是左右对称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然而这小呆子不知,他自己这样一番拉扯,前面看着倒是左右对称了,后面他看不见的地方却扯出了不少褶皱。

南鸢以手掩唇,遮住了嘴角没忍住往上翘起的弧度。

等到慕懿轩终于收拾妥当,他才好似刚刚发现伺候在南鸢身边的半夏。

半夏察觉到他的目光,头垂得愈低,不由屏住了呼吸。

慕懿轩只扫了一眼便收回目光,重新黏在了南鸢身上,看样子没有半分不适。

半夏松了一口气。

“懿轩,时辰不早了,我们去给父皇母后请安。”南鸢道。

她已经提前像林福全打探过,现在正是后宫妃嫔跟皇后请安过后的时间,她和慕懿轩现在过去正好。

毕竟家里的小呆子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得避开。

慕懿轩微微蹙眉,神情纠结,“熙瑶,可以不去吗?”

南鸢顿了顿,点头,“可以,我一个人去,大不了被别人奚落几句。”

慕懿轩:……

“熙瑶,我还是陪你一起去吧。”

“算了,我还是自己去,否则别人若看到你这张苦瓜脸,还以为你我二人新婚第二日就夫妻离心了。”

慕懿轩连忙揉了揉自己的脸,将自己的嘴角往上抵了抵,“熙瑶,你看,我笑了。”

南鸢嘴角掀了掀,低喃一句,“小呆子。”

“熙瑶,你说我是小呆子,我听到了。”

“嗯,棒棒的,耳力很不错。”

慕懿轩:好像有哪里不对劲儿。

不过,熙瑶笑起来的样子真好看。

宸王府的这对新人穿戴好之后手牵着手出了宸王府大门,前往凤栖宫方向。

对宸王府众下人来说,这简直是奇闻一桩,毕竟宸王殿下这么多年来从未主动跟皇上和皇后请安!

赵公公和周嬷嬷十分欣慰,只是,当两个老人看到宸王背后那堆叠在一起的褶皱时,还是对这位宸王妃投去了谴责的目光。

他们殿下一向端庄,平日里伺候的小太监都会把殿下的衣袍穿得服服帖帖,没有一丝褶皱。

得亏殿下看不到自己背后,不然准得难受得一整日不说话,就算是王妃,估计也不行。

对于两人的目光,南鸢视而不见。

慕懿轩身上这些臭毛病还不是被这些人惯出来的。

未至凤栖宫,正前方,一位身姿峻拔的年轻男子便迎面而来。

南鸢觉得那人有些眼熟,但一时想不起是谁,毕竟这男子只是颇为英俊,远不及慕懿轩姿容绝色。

就算慕懿轩是个丑八怪,南鸢也能一眼认出他,毕竟他有一双异于常人的银瞳。

于是,趁迎面那人还未走近,南鸢问身边新鲜出炉的夫君,“懿轩,对面那是何人,可是你哪位兄弟?”

慕懿轩看着对面那人,突然抿紧了嘴,并攥紧了南鸢的手。

南鸢微微挑眉,小呆子的反应……

这人莫非是七皇子?

慕懿轩这些年来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发自己的呆。

所以最初的时候,慕懿轩压根不知道南鸢原是皇后给七皇子物色的正妻。

后来得知这事儿,慕懿轩很是纳闷纠结了一段时日。

不过,便是再如何纠结,慕懿轩也没有再将南鸢还回去的打算。

只是那一次,慕懿轩非常不理智。

若非南鸢阻止,慕懿轩差点儿就把自己的小金库搬空了全部送给七皇子,想用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己对这个弟弟的歉意。

可南鸢觉得,七皇子并不吃亏。

一来他对沈熙瑶并没有多深厚的感情,即便曾经一见钟情,也是贪图沈熙瑶的好颜色,这与七皇子的前途相比,不值一提。

何况大晋帝后来为了安抚皇后和七皇子,赏赐不断,甚至拍给了七皇子一桩有助于提高声望地位的好差事。

这若放在以前,两个沈熙瑶也换不来这样的好处。

七皇子慕哲钰走近时脸上带着笑,主动寒暄道:“远远看着便觉得是五哥五嫂,原来还真是。五哥五嫂可是去凤栖宫给母后请安?”

慕懿轩垂着头没有说话,不自觉地抓紧了南鸢的手。

南鸢安抚地捏了捏他的爪子,回复了一句:“正是去见母后。”

两人又简单寒暄了几句,而后错身离开。

等离得足够远了,慕哲钰脸上的笑才渐渐淡了下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