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616章 熙瑶,我想道歉的

第616章 熙瑶,我想道歉的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370  |  更新时间:

第616章 熙瑶,我想道歉的

七皇子慕哲钰乃皇后所出,占了一个嫡字,是板上钉钉的储君人选,不仅文武百官,连慕哲钰自己也这么认为。

可是,人人都知道的事情,父皇却仿佛不知道一样。

这么多年来,除了必要的考校,父皇从不多看他一眼。

而本该属于他的太子之位,父皇宁愿空着都不给他。

这几个月,父皇终于给了他好脸色,甚至多次当着文武百官称赞他,这还是因为沾了宸王的光。

慕哲钰不禁握紧了拳头。

母后总说慕懿轩无辜,让他万万不要嫉恨慕懿轩,甚至要他无论何时何地都要敬重这位兄长。

可是他如何做得到?

慕懿轩无辜地夺走了父皇的关注,无辜地在不属于他的东宫一住数年,如今还无辜地抢走了他的未婚妻。

真是好一个无辜的人。

若有朝一日他登上那个位置,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处置慕懿轩!

“鸢鸢,我感受到了七皇子身上的恶意!”小糖立马打小报告。

南鸢眼睛微微眯起,“是么,方才装得还挺像那么一回事。”

“鸢鸢,皇室的这些子子孙孙都特别会装,不会装的早就被其他人搞死了,就说上辈子的人生赢家九皇子吧,刚开始一点儿不起眼,后来把气运子女主勾搭上了,各种布局,各种筹谋,愣是把赢面最大的七皇子给搞下来了,这辈子七皇子要不是有重生气运女还真不一定能——”

小糖说到一半及时刹车。

南鸢并未追问。

她很少主动询问原世界的具体发展轨迹,小糖透露什么也总喜欢留一半,顾名思义是要保持一定的神秘感。

不过南鸢从来都不觉得她需要知道原世界发展轨迹,才能达成自己的目标。

凤栖宫内,那高座上的女人比南鸢想象中保养得还好,眉眼中看不出丝毫对大晋帝这个渣男的哀怨。

瞧着是个活得很通透的女人。

皇后对于他们的到来看上去很欢喜,已经提前屏退了殿内的宫女,只留了几个小太监。

“儿媳是来跟母后请安敬茶的。”南鸢松开慕懿轩的手,做了大晋国标准的请安礼。

慕懿轩十分拘束,黏在南鸢身后没有说话。

皇后并不在意,连忙赐了座。

碍于宸王的怪病,南鸢特意坐在了远一些的位置。

两人刚落座,大晋帝便十分及时地赶了过来。

公婆和儿媳汇聚一堂,南鸢敬了茶也收了礼。

等南鸢一落座,慕懿轩便一手抓住了她,另一手则攥着自己的衣袍下摆。

大晋帝看着两人相处的状态,乐呵呵的,皇后也一直笑着,看上去颇为慈爱。

南鸢看向慕懿轩,那双看向她时总是闪着亮光的银瞳半敛着,没什么光泽。

这小呆子也不知盯着自己的脚尖发呆发了多久,整个人都蔫巴巴的。

南鸢不想晾着孩子,必要的过场走完,便跟帝后辞别。

几句聊下来,皇后什么人,她已经大致了解了。

这个能在当年那场“盛宠”之中躲过明枪暗箭的女人,并不像表面看上去的那么无害,但也不会主动算计别人。

不过,也说不准。

如今的慕懿轩对七皇子构不成什么威胁,所以皇后不在意慕懿轩能得到大晋帝的多少宠爱。

倘若日后慕懿轩成为最大的威胁,皇后还能像现在这样以善意待之?

“懿轩,我们可以走了。”

正在发呆的慕懿轩听到南鸢叫自己的名字,陡然回神。

他迷迷糊糊地跟着南鸢起身,然后迷迷糊糊地离开了凤栖宫。

“轩儿,小心着些台阶。”大晋帝在后面提醒了一句。

大晋帝这样关切的话前头说了不止一句,可惜只有这一句才被刚刚回神的慕懿轩听进了耳朵。

等到已经出了凤栖宫,慕懿轩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宫殿。

“怎么了?”南鸢问他。

“熙瑶,我方才其实也想问安的,还想跟……母后道歉,但不知为何,我说不出话来。”

慕懿轩似乎很在意这件事,因为没能说出自己想说的话,情绪变得很是低落。

“你能和我一起来凤栖宫,皇后就已经知道你的意思了。有些事情不一定非要说出口。”

“熙瑶,当真?”

“当真。”

两人前脚刚回宸王府,帝后的赏赐后脚便跟着到了。

皇后送了上好的绫罗绸缎,还有价值不菲的首饰。

其中有一枚玉镯,南鸢便是如今因为肉身的禁锢没有任何修为,也能感受到那玉镯里面充沛的灵气。

这种宝玉最是养人,在这种中低级世界里,算是顶级好玉了。

大晋帝的赏赐便简单粗暴多了,什么稀奇送什么,一排排的好东西往宸王府里送。

南鸢看到那尊半人高送子观音的时候,眼皮跳动了一下。

大晋帝的心思就差举着个喇叭告诉她和慕懿轩了。

南鸢望着窗外,目光无波,看上去格外淡漠。

“小糖,周桂花那边如何了?”

小糖立马上线:“鸢鸢,虽然我打了好几次盹儿,但那边的进展我一清二楚哦。

周桂花回到周家之后,询问胞弟绝孕草一事,两人的对话已经被暗卫一字不差地记录了下来,光这个就足以治周桂花的罪了,谁料这周桂花又发现了别的!

原来那当年受她指使给沈熙瑶的药里放绝孕草的张婆子竟留有一手……”

当年给沈熙瑶煎药的张婆子也是个精明的,担心自己被王氏和周桂花过河拆桥,就将自己被收买下药这件事告诉了自己在外面的一个老相好。

谁料那老相好是个胆小怕事的,一听这事儿,竟连夜搬走了,生怕被张婆子牵连。

周桂花担心这个老相好就是沈熙阳说的证人,发动自己所有的人脉去查那人的下落,结果发现张那老相好还好端端地在南方某个小城镇里待着,并不曾离开过。

周桂花大惊,怀疑自己中了圈套,可事到如今,她不得不先一步找到证人,然后杀人灭口。

“……鸢鸢放心,暗卫将人救下了,已经在赶回来的路上,哼哼,周桂花那个坏嬷嬷要完蛋了!”

南鸢嗯了一声,“如此便好。”

比她预料的效果更好,竟真有个人证。

自打知道主子还不通男女之事后,周嬷嬷和赵公公格外着急。

然而慕懿轩日日和南鸢黏在一起,周嬷嬷和赵公公一时竟找不到机会说这事儿,直到这日,宸王妃回国公府省亲,宸王殿下将王妃送到了府门口,自己则待在了马车上没有出去。

趁着王妃不在,赵公公立马将那本被慕懿轩数次忽略的春宫图重新呈了上去。

这次赵公公学乖了,不像头一次那么含蓄,开门见山地道:“殿下,这是春宫图,讲的是男欢女爱那档子事,殿下若想跟熙瑶王妃早日生出小世子,可一定要将这整本图册都看完,摸清楚这里面的所有门道!”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