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617章 熙瑶,我难受

第617章 熙瑶,我难受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32  |  更新时间:

第617章 熙瑶,我难受

赵公公着重强调了最后一句,整本看完,摸清楚门道。

他和周嬷嬷琢磨了许久,后来一致怀疑,殿下只看了这图册的前面几页。

此画册讲究一个循序渐进,并非在一开始便画出行房之关键,殿下定以为后面都是如此了,所以才将这图册丢到了一边。

慕懿轩听到这话,目光对上赵公公,清澈的眸子里填满了疑惑。

赵公公见状,直接将春宫图翻到了中间一页,红着老脸将图册往慕懿轩手里一塞。

塞完便急匆匆钻出马车,只留下慕懿轩一脸茫然地捧着那春宫图。

待慕懿轩的视线从赵公公身上收回,落在那图册之上。

下一刻,慕懿轩一双清澈如洗的眸子倏然大瞪,眼里起了惊涛骇浪。

这、这这是什么?

为何要这、这这样?

慕懿轩的手宛若被烫着了一般,手一抖,整本画册掉落到了地上,发出啪的一声,然后又因为掉下去时的力度和方向,自动翻了一页。

较之方才那一页更为惊悚的画面摊开在了慕懿轩的眼前。

慕懿轩的目光宛如被烫着了一般,陡然收回,呼吸急促了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他才偷偷将目光又打了回去,端坐片刻后,他猛然一个弯腰低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那画册捡了起来,并啪一声合上。

接着,慕懿轩放缓了呼吸,谨慎小心地翻开了第一页。

在马车外担任车夫的赵公公竖起耳朵听了许久,当他听到画册开始稳定翻页的声音之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并露出了欣慰的姨父笑。

这本春宫图可是上上品,不光画师的画技精湛,画出了房中术的诸多精髓,旁边还配有文字注解。

图文并茂,十分详尽。

方才为了让殿下听进去他的话,赵公公可是特意提到了王妃的闺名,虽然有些不敬,但管用啊。

上次他和周嬷嬷定是因为尊卑关系忘了提熙瑶二字,这才导致殿下并未将他二人的话听进去。

慕懿轩以一本图册打开新世界大门的时候,南鸢正在府里逞宸王妃的威风。

她如今贵为宸王妃,这国公府里便是沈老夫人都要给她行礼。

没了王氏那个假慈母,还有沈幽若这个心机继妹。

南鸢觉得沈幽若明明恨她厌她却不得不跟其他人一起笑脸相迎的样子还挺有趣。

跟沈老夫人寒暄了几句,又给府里未出阁的姑娘各送了一套头面,当然,不包括沈幽若。南鸢在这之后便离开了国公府,并未多留。

马车上,慕懿轩正看图册看得十分投入。

车外赵公公及时提醒了一句,“殿下,王妃回来了!”

赵公公的言外之意是:王妃要回来了,老奴给殿下的那春宫图可以收起来了!

因着今日是宸王陪宸王妃回门的日子,这载人的马车自然是刻有宸王府标记的专用马车。

马车外观奢华,内里更是另有乾坤。

车内有案几,可放茶水点心,还有许多暗格,可收纳物品。

赵公公给出的那画册完全可以藏入马车上的暗格之中。

但慕懿轩对王妃二字远不及熙瑶二字敏感,仍旧沉静在图册里,正顶着一张红云密布的俊脸认真钻研,压根就没有将赵公公的提醒听进耳里。

直到车帘被人掀开,慕懿轩闻到女子身上熟悉的淡淡清香,这才陡然回神。

那把着图册的两只手蓦地收紧,紧得将画册一角都捏出了褶皱。

但下一瞬,慕懿轩便以一种快得让人咂舌的速度将画册卷吧卷吧两下后塞入了一旁的暗格里。

南鸢美眸半眯,“懿轩,方才那是?”

慕懿轩神色如往常一样淡然,银瞳也如往常一样清澈透亮,可惜一张爆红的脸出卖了他。

“熙瑶,你不留在府中用膳么?”慕懿轩问。

南鸢静静地看他。

慕懿轩静静地回视,眼睛忽闪忽闪的,一看就是心里有鬼。

小糖忽地嘿嘿一笑,“鸢鸢,你可以问我哒,我知道慕懿轩刚才在偷偷看什么书哦~”

南鸢沉默了一会儿,道:“我本来没有看清楚,但既然你这么说的话,那我好像知道了。”

小糖:啊咧?鸢鸢这就知道了?可它什么都没说哇!

“我不信,鸢鸢肯定在炸我,哼哼~”

南鸢神色淡淡,“不就是那玩意儿。糖啊,答应我,下次不要偷窥这种不适合幼崽看的东西。”

小糖立马道:“鸢鸢,我才没有看春宫图上的内容,我刚才偷听到赵公公的话,我就没看了!”

南鸢顿了一下,“原来是春宫图。真是难为赵公公和周嬷嬷了,这种不雅之物都能随身携带。”

若非周嬷嬷盯得太死,她原本可以多过一段清心寡欲的日子。

现在却是不可能了。

罢了,节制一些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这小呆子好骗,会听她的话。

回神后的小糖炸毛了:鸢鸢果然是炸它的!嘤嘤嘤,生气气。

“熙瑶,你怎么不说话了?”慕懿轩第一次体会到这种心虚的感觉,颇为不安。

南鸢若无其事地坐在他身边,神色淡然,“没什么,只是在想你的脸为何这么红,是不是车里太闷了?”

慕懿轩有些结巴地道:“熙瑶,我、我是有、有一点儿闷,不过可以忍受。”

南鸢突然伸手摸了摸他发烫的脸蛋,“懿轩都闷成这样了,我怎好继续在府中逗留。”

慕懿轩被南鸢触碰的地方愈发滚烫,他低垂着头,嗫嚅道:“熙瑶,我没关系的。”

“我觉得有关系,委屈谁都不能委屈你。”南鸢的手从他滚烫的脸蛋上离开,拍了拍他的后脑勺。

慕懿轩听到这话,心更虚了。

“熙瑶,你真好。”

“我们是夫妻,我不对你好,对谁好?”南鸢继续摸他的头。

“熙瑶,我也会对你很好的。”

小糖:骚年,你真的涉世太浅了!

这一夜,慕懿轩还是如前两日一样,搂搂抱抱亲亲南鸢之后,便端端正正地平躺着了。

这让南鸢觉得意外。

本以为这小呆子知道自己弄了个大乌龙之后,定会马上纠正,结果竟跟个没事人一样。

莫非,是羞于开口?

亦或者,慕懿轩在这种事情上也有强迫症,非要等自己将那本图册研究透彻了再开始实战?

南鸢觉得,两者的可能性都很大。

然而——

是夜,约莫是伸手不见五指的四更天时,一向睡得十分安稳的慕懿轩开始在南鸢耳边哼哼唧唧,“熙瑶,我难受。”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