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618章 奶白包,黄皮肉包

第618章 奶白包,黄皮肉包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084  |  更新时间:

第618章 奶白包,黄皮肉包

于是,南鸢这天晚上做了一个自己在不停拔萝卜的梦。

等南鸢一觉醒来,脸直接黑了。

是她低估慕懿轩了。

谁能料到,一个不留神,这小呆子就从不谙世事的奶白糖心包就变成了黄皮肉包。

“半夏,王爷呢?”南鸢问。

“回王妃的话,王爷晨练结束便去了偏殿沐浴更衣,这会儿正在书房看书呢。”

半夏得知宸王如此心疼王妃,心里十分欢喜。

没有亲眼见过宸王的时候,半夏觉得她家姑娘这般才貌双全的女子嫁给宸王算是委屈了。

等亲眼见了之后,她觉得宸王虽然不爱说话,看上去也不如何聪明,但宸王长得好看啊!

半夏还从未见过像宸王这般好看的男子。

更重要的是,宸王被主子拿捏得死死的。

南鸢听半夏说慕懿轩一大早便去了书房之后,心下了然。

大清早就去钻研这种书,身体吃得消?

南鸢觉得自己的猜错没错,然而当她踏入书房瞄向书案的时候,发现慕懿轩正在一本正经地看一本兵书。

但凡慕懿轩换一本书,南鸢都会信上那么几分,可偏偏是一本慕懿轩早已能够倒背如流的兵书。

南鸢在心里啧了一声。

能耐了,都学会装模作样了。

在慕懿轩还在日日抽空钻研图册的时候,皇上派给南鸢的那名暗卫回来了,带回了南鸢想要的东西。

南鸢看了几眼什么都不知道的慕懿轩,还是狠心带着证据去找了大晋帝。

大晋帝这些日一直念叨着抱孙子,突闻此噩耗,竟直接昏厥了过去。

等大晋帝醒来,立马召见了宸王妃,这个时候的大晋帝周身的气息都是阴郁森冷的。

他目光阴恻恻地盯着南鸢,“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自己不能给轩儿生孩子?”

南鸢眼眶泛红,发挥出了自己数个经验积攒的演技,“是大婚前一个月知道的,臣女无意间听到王氏跟身边的嬷嬷周桂花谈话,隐约听到了绝孕草三个字,这才有所怀疑。

但苦于没有证据,臣女不敢打草惊蛇,是以没有上禀皇上。

再者,大喜之日,懿轩心中欢喜,臣女实在说不出口。”

末了,南鸢又自请处分,说什么便是被休弃当下堂妇也使得,做戏做足了全套。

知道不是故意隐瞒后,大晋帝将所有的怒火转向了沈国公府和王氏一族。

但大晋帝也不愧是掌管天下多年的一国之君,即便气得恨不得马上去处置了那些人,也暂时忍下了。

他不知想起什么,龙威释放出来,冷着脸问:“既然那时便知道自己不能传宗接代,为何还蛊惑轩儿去争朕屁股下的这个位置?”

南鸢既然一早就没打算瞒着皇上,自然也不怕他问。

“虽然只相处短短几月,但宸王赤子之心,儿媳十分喜欢,如儿媳所言,皇上不能护他一辈子,生于皇家,亲情注定淡薄。

懿轩的那些兄弟姐妹又有几个真心待他?即便日后皇上留一道圣旨,命新帝善待宸王,可人心难测海水难量,皇上焉知那圣旨不是一道催命符?

所以儿媳要他一辈子无忧,谁都不能打他主意。至于儿媳能不能生,对宸王坐上这个位置又有何影响?生不出便去宗室里领养一个,我只要他这辈子无忧。”

小糖:“嗷嗷鸢鸢,你演技越来越好了,好一个为爱痴狂的女子,我都信了。”

大晋帝沉默了许久才道:“事情远没有你想的那么容易,轩儿他不适合这个位置。”

南鸢十分自信,“以前的宸王是不适合,但以后会适合的,皇上且等着看。”

大晋帝眉眼间的郁色散了一些,“还是叫父皇吧,皇上听着生分。”

“儿媳被王氏周氏残害一事,还请父皇替儿媳做主……”

这日,南鸢在皇上的御书房待了很久才离开。

第二日大晋帝在朝堂之上大发雷霆,直接公布了王氏周氏之罪行。

这放在其他后宅,也就是小事一桩,谁家还没个明争暗斗,可谁叫当事人偏偏是宸王妃,如今宸王还只能碰宸王妃一个人而不犯病,害宸王妃绝孕,那便是相当于害得宸王不能有子嗣。

如此一个戕害皇家子嗣的罪行,自然是大罪。

即便王氏如今还有身孕,也和周氏一起被皇上处了死刑,三日后问斩,而王氏和周氏一族也被牵连,被判抄家,流放三千里,子孙三代内不得入仕为官。

不仅如此,盛怒之下的皇上还收回了沈国公的爵位,将国公府的爵位给了二房,沈国公得知此事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

自此,沈府的国公爷便不是大房老爷了,而是二房老爷。

宸王殿外,慕懿轩已经坐在阶梯上,许久都没有动一下。

这一次,就连南鸢亲口叫他都没有用。

他仿佛又回到了最初那个一旦沉浸在自己世界中就极难拔出来的自闭症宸王。

赵公公和周嬷嬷急得不行,南鸢却很淡定,直接坐在他旁边,陪他坐了很久。

等到时间差不多了,她才伸手捂住了慕懿轩的口鼻。

身边喘不过气的小呆子终于回神,回头看她,只是目光十分哀伤,像是遭受了极大的打击,难过极了。

“熙瑶,我们当真不能有自己的孩子了?”

南鸢突然起身,站在了他面前,微微俯身看来,影子正好将慕懿轩笼罩在了里面。

慕懿轩一双眼带着雾气,还没来得及抬头,下巴就被一根绵软的手指挑了起来。

慕懿轩眨了下眼,对上了一双平静的眸子。

“慕懿轩,因为不能给你生孩子,所以你后悔娶我了吗?”

女人的眸子比以往更加平静,无波无澜,又静谧无边,仿佛沉淀了很多古老的秘密。

她的嗓音低缓动听,十分柔和,但慕懿轩却听出了几分暗藏的锋芒,让人觉得莫名地危险。

他连忙摇头,“我最喜欢熙瑶了,不管熙瑶能不能生孩子都喜欢。”

“真的?”

“真的!”

“那就不要苦着脸了,我一直陪着你呢,还不满足?”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