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621章 鸢鸢,你在说脏话?

第621章 鸢鸢,你在说脏话?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328  |  更新时间:

第621章 鸢鸢,你在说脏话?

宸王妃与王氏的恩怨纠葛,如今已是贵妇名媛乃至百姓们议论最热烈的八卦之一。

某赏花宴上,未出阁的小姐们正聚在一起偷偷说起这事儿。

“熙瑶姐姐也太惨了,竟被那恶毒继室害得终身不孕。”

“得亏宸王那怪病不能碰别的女人,只能碰熙瑶姐姐,不然就凭熙瑶姐姐不能给宸王传宗接代这一点,这宸王妃肯定是当不成了。”

“听说王氏那毒妇被赐死的时候把所有罪责都推给了自己的奶嬷嬷,还疯了一样大哭大闹,说自己怀的是个儿子,求皇上让她生下儿子再死,啊呸!做梦!要不是熙瑶姐姐求情,那毒妇就不是三尺白绫吊死了,而是直接被砍头。”

“你们说这王氏图什么啊,当个真的慈母不好吗……”

这些聚在一起的闺阁女子,有的跟沈熙瑶同岁,有的也就小个一年岁,即将出嫁的年龄。

想起沈熙瑶曾经的风光,再对比现在的处境,众人一时唏嘘不已。

以前的沈熙瑶神采飞扬,端庄又大度,跟这群人相处得还算融洽,是以如今落井下石的没几个,同情居多。

不过,说得多了,难免有人口不择言。

一人忽地嘀咕道:“就算沈熙瑶能一直当宸王妃,又能风光多久?宸王那样子——”

“妹妹慎言。”路过的苏妙然皱眉打断这人的话,“宸王是当今圣上最宠爱的儿子,龙章凤姿,世间少有。”

“苏姐姐说得对。”那人连忙讨好道,表面上笑盈盈的,心里却在讥笑:站着说话不腰疼,宸王这么好,你倒是嫁过去啊!

若日后新帝登基,新帝愿意善待宸王还好,若是看不顺眼,谁知道会打发到什么偏远之地。

心狠一些的直接弄个由头搞死也不是不可能。

作为振国将军府的嫡长女,苏妙然风头很盛,据说九皇子有意结亲,但苏家那边似乎不太愿意。

后来有人看到苏妙然跟七皇子有说有笑,众人这才恍然大悟。

难怪瞧不上九皇子,原来是瞧上更好的了!

九皇子的确不如七皇子尊贵。

沈熙瑶腾出的七皇子妃位置,恐怕是正好便宜了这苏妙然。

……

气运之子跟谁走得近,暗中又筹谋着什么,南鸢都不在意,眼下的结果正是她想要的。

这些人已经彻底放松警惕,她能放心地给慕懿轩开小灶了。

于是,当重生气运女苏妙然各种复仇虐渣的时候,南鸢日日陪慕懿轩晨练,刀枪箭术全都重新拾了起来。

当苏妙然跟七皇子达成某种协议,风光大嫁成为七皇子妃的时候,南鸢跟慕懿轩宅在宸王府里一起看书。

当那个极能折腾的继妹沈幽若这辈子不知用什么办法又成为七皇子妾室,不停作妖,成了苏妙然跟七皇子先婚后爱的催化剂时,南鸢则在教慕懿轩为君之道、治国之策和帝王权术。

那些言论,便是大晋帝听了都要大吃一惊。

当大晋帝露出老态,九皇子崭露头角,开始和七皇子明争暗斗,朝臣也纷纷站队的时候,大晋帝由着他们斗。

而这时,慕懿轩在南鸢的引导下,已经可以和旁人正常交流。

“嘻嘻嘻,鸢鸢好坏啊,七皇子和九皇子现在斗得你死我活,鸢鸢你却在暗搓搓地培养宸王。”小糖捂嘴偷笑。

但是,鸢鸢不坏,小糖不爱,哎嘿嘿。

南鸢:“按原世界轨迹,七皇子还有多久登基为帝,或者说,大晋帝还有多久可活?”

“啊咧?鸢鸢怎么知道这一次是七皇子登基为帝,渣男九皇子惨败?”

南鸢:“苏妙然是气运之子,气运当然站在她那一头,何况她有前世记忆,可以帮助七皇子趋吉避凶。”

当气运子是皇子妃时,那她势必和她的男人一个当皇后一个当皇帝;当气运子为将军夫人时,那她势必会和她的男人立下从龙之功,富贵滔天。

类似的桥段见多了,南鸢自己都能编故事。

“这一年半来,不光九皇子,七皇子也时常来宸王府走动,顾名思义探望宸王这个兄长。

但七皇子并没有这样的七巧玲珑心,苏妙然跟他说的?”南鸢问小糖。

“是哒!上辈子,九皇子和七皇子明争暗斗,七皇子输得最关键的一点就是他对大傻子的态度。

虽然皇后耳提面命,要七皇子敬重宸王,但皇后又没有说原因呀,所以七皇子的敬重都是装装样子。

于是乎有一次,心机九皇子让埋伏在七皇子身边的门客灌醉了七皇子,引出七皇子心中对宸王的不满,那一番酒后真言被九皇子捅到了大晋帝跟前。

但鸢鸢你知道的嘛,宸王可是大晋帝的宝贝疙瘩儿子,知道七皇子对宸王有怨,大晋帝哪里还放心他接自己的班儿。

再后来,九皇子利用不起眼的母妃下套,陷害皇后,皇上明明知道有猫腻,但还是将计就计,虽未罢黜皇后,却狠狠斥责了皇后,并收回了后宫的权利,自此,皇后有名无实。

再再后来,七皇子争储失败,凄凉退场,后被九皇子暗中下死手,死翘翘了,然后……这样……那样……”

南鸢扶额。

她只问了一句,小糖便跟她叽叽咕咕一大堆,崽子这是憋狠了?

“年轻时被利用,老了之后还要被利用,皇后也是个可怜人。”

小糖立马道:“可不是嘛鸢鸢,虽然皇后上辈子保住了位置,新帝登基后也尊其为太后,但亲儿子是被新帝害死的,另一位太后又是新帝的生母,跟仇人共处一室,想想就膈应。”

南鸢顿了顿,问:“你曾说,上辈子的皇后善待宸王?”

“是哒,先皇留了圣旨,让新帝必须善待宸王,后来九皇子的确没动宸王,只是想拆了宸王府,将宸王的府邸迁出宫,是皇后执意保下的。

鸢鸢,再具体我就不清楚啦。”

南鸢若有所思。

上辈子大晋帝既然留有圣旨,那九皇子肯定不敢弄死宸王。

但宸王若是死在宫外呢?

皇后将宸王留在宫里,应该是为了保他一命。

只是后来,宸王明明还在宫里,为何又落水身亡?

九皇子哪怕为了自己的名声着想,也不会让宸王死在宫里。

至于下人看管不严这种话,那是屁话,宸王又不是傻子。

提到上辈子的宸王,南鸢会下意识地将他跟慕懿轩小呆子分开。

在她眼里,这是两个人。

“鸢鸢,上辈子九皇子当皇帝当得还可以呀,不知道天道粑粑为毛要重来一次。”

南鸢淡淡道:“大概是因为你天道粑粑太闲了。”

“鸢鸢,天道粑粑很忙哒,要分出无数个分身监管三千世界呢。”

“不,他就是很闲,闲得蛋疼。”

小糖:鸢鸢好像在说脏话?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