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622章 熙瑶,你治好了我

第622章 熙瑶,你治好了我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093  |  更新时间:

第622章 熙瑶,你治好了我

其实,九皇子是所有皇子中最像大晋帝的一个皇子。

这两人为达目的,都可以利用女人,利用完之后,则狠心踢开。

渣的路数都一模一样。

唯一的区别是,大晋帝自诩情深,利用的是他不喜欢的女人,而九皇子则青出于蓝胜于蓝,什么人都可以利用。

虽然功利心强,但这种人其实很适合当皇上。

“熙瑶?”

一声轻唤让南鸢回神。

慕懿轩已经走到她半卧的软榻旁,正俯身看她。

“熙瑶,你近日怎的比我还喜欢发呆了?”慕懿轩淡笑,抽走了她手中松松捏着的一本策论,然后动作熟稔地低下头,亲了亲她的唇瓣。

南鸢懒洋洋地歪在软榻上,动都没动。

等慕懿轩亲了几口又啄吻了两下后离开,她才半眯着眼看眼前这只自己一手调教出来的自闭症小奶狗。

虽然不像以前那么黏人了,但变得很喜欢动手动脚,还是顶着一张单纯无害的脸动手动脚。

不过,有一件事,南鸢百思不得其解。

一年半了,已经看完春宫图许久的小呆子居然没有向她提出同房邀请。

这是为何?

她很确定慕懿轩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因为这小呆子每天清晨都十分精神。

也不是因为她没有吸引力,不然慕懿轩也不会总在半夜里偷偷借用她的手干坏事。

不解归不解,南鸢可不会傻到主动去询问这种事。

毕竟她一早就打算清心寡欲地度过这个世界。

南鸢从软榻上坐起身来,问:“慕懿轩,我给你出的问题,你答完了?”

“答完了,熙瑶可要看?”

南鸢朝他伸手,慕懿轩便笑了笑,将自己的答卷递给了她。

南鸢问的都是一些农工商方面的民生问题。

这一年半来,她时常会带慕懿轩偷偷出宫看看百姓们的人生百态。

穷人养不起孩子便会将家里多余的孩子卖给富人为奴,他们日日为了生计劳作或是奔波,还要交沉重的赋税。

跟皇后同样年纪的妇人,被生活磋磨得像是老了二十岁;七八岁的孩童已会自己烧柴做饭;乞丐为了一个馒头可能打得头破血流,受伤之后因为没钱看病,或许第二天醒来就被发现病死在角落……

南鸢自己看着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触,但慕懿轩受益颇多。

看完慕懿轩的答卷,南鸢面露满意之色,“懿轩,以后你会是一个好皇帝。”

“熙瑶,以后你也会是一个好皇后。”

两人说着大逆不道的话,神情却十分放松。

暗中记录宸王和宸王妃对话的暗卫,面不改色地将这话记录了下来。

作为一个兢兢业业的宸王生活记录员,此暗卫深知,就算宸王和宸王妃说出再大逆不道的话来,皇上都不会发火。

“熙瑶,今日还出宫吗?”慕懿轩坐在南鸢身边,握住了她的手。

“今日不出宫,明日是个好日子,明日我们出去。”

“那今日换我带熙瑶去一个地方。”

慕懿轩一把将南鸢拉了起来,眼眸微微弯了弯,“熙瑶,你跟我来。”

可在皇宫任何一个地方自由出入的宸王,以及身怀皇上亲赐金牌也可以在任何地方出入的宸王妃,一路畅通无阻。

慕懿轩带南鸢去了一座位置很偏僻的宫殿。

南鸢望着宫殿外的牌匾,看到了“风息宫”三个字。

慕懿轩在门口顿足片刻,握着南鸢的手不自觉中紧了一分。

他深吸了一口气后,推开宫殿大门,拉着南鸢往里走。

南鸢发现他嘴唇轻抿着,神情似乎有些紧张。

这风息宫,她猜到是什么地方了。

宫殿里面应该是时常有人打扫卫生,虽然地处偏僻,但院子里很干净,连杂草都没有。

慕懿轩直接带南鸢进了风息宫的正殿。

如南鸢所料,殿内的家具一应俱全。

大晋帝时常会去庄妃的宫殿小坐片刻,追忆往事。

毫无疑问,这里就是慕懿轩的母妃生前所住的宫殿。

慕懿轩停在一方短榻之前,看着短榻前方的一片空地,目光很专注,好似那地上还躺着什么人。

“慕懿轩,回神了。”南鸢捏了捏他的手,对他道。

慕懿轩果然很快就回神了,指着地上那片空地道:“熙瑶,这里就是我母妃当年去世的地方。当年,我刚刚练完了字,自己很满意,急着让母妃看,所以我偷偷跑来找母妃……”

可是,跑来后看到的不是活着的母妃,而是血淋淋倒在地上的母妃,死得格外难看。

小小的慕懿轩蹲在母妃跟前,使劲儿推她,却怎么都推不醒,然后女子那身上那柔软的触感一直成了慕懿轩心里的噩梦。

他从未跟别人说过他被女人碰到时为何会呕吐昏厥。

那是因为他想起了死去的母妃,那柔软的身段,那跟母妃很像的触感,还有那胭脂水粉味儿……

“可是熙瑶,我的病被你治好了,我现在不会再想起母妃死去的模样,因为熙瑶也很柔软,身上也有清香,但我很喜欢。”

南鸢神色柔和,“嗯,以后多想想我。”

“熙瑶,我再带你去一个地方。”

第二座宫殿离风息宫很近。

南鸢:“月明宫?”

“熙瑶,这是我幼时住的地方。母妃说我的眼睛如月一样明亮,这里便成了月明宫。”慕懿轩的声调微微上扬。

“熙瑶,你快看这棵树。我幼时最喜欢院子里的这棵树,父皇母后不许我出去,我就顺着这棵树往上爬,想要看看月明宫外是什么样子。”

“后来,我听丫鬟说爬到屋顶上就能看到外面的风景,所以我大哭大闹,想让下人带我爬上屋顶。后来父皇和母妃同意了,但我只能在夜晚爬到屋顶,那个时候周围很黑,只能看到天上的星星和月亮……”

南鸢跟着慕懿轩四处转悠,听他说了很多小时候的事情。

虽然现在的慕懿轩可以像正常人一样交流了,但他的话并不多。

可今日,他的话多极了,仿佛想将南鸢所不知道的那些年发生的事情全都一件不落地告诉她。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