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623章 懿轩,我们去赏月

第623章 懿轩,我们去赏月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301  |  更新时间:

第623章 懿轩,我们去赏月

南鸢听着慕懿轩一件件地将小时候的事情说给她听,慕懿轩说得很认真,她也听得很认真。

相应的画面一幅幅地出现在她的脑海里。

因为刚出生的时候一双眼睛异于常人,大晋帝怕他这双眼睛惹来杀身之祸,便以保护之名将小团子慕懿轩关在了这座宫殿里。

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也出不去。

粉雕玉琢的小团子目之所及,只有宫殿里的太监宫女,只有头顶的这一方天地。

宫女太监们日日陪小团子做重复单调的游戏,有时候周嬷嬷和赵公公也会给他讲故事。

但大多数时候,小团子喜欢坐在门前,盯着宫殿的大门,盼着那大门突然大开,父皇和母妃出现在门口。

父皇来的次数并不多,在小团子慕懿轩的记忆里,父皇很忙碌,每个月只能来一两次。

有时候甚至一个月都见不到一面。

母妃的宫殿虽然就在附近,但母妃也因为一些小团子不懂的事情,不能经常来看他。

宫殿很小,待久了就会好奇外面的世界。

所以小团子很想爬上墙头,看看宫殿外的样子。

他用自己胖墩墩的身体艰难地顺着院子里的那棵树往上爬,可惜每一次都没能爬到足够高的地方。

他太小了,软绵绵的小胳膊小腿儿连树干都抱不住。

后来,小团子终于可以去往更高的地方——屋顶。

可是,他只能在夜晚上去。

四周漆黑一片,想看的世界都陷入了黑暗之中,最后看到的只有头顶的一片星空。

小团子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屋顶上,内心却很满足。

因为,看到的星空比以前大了很多。

小团子其实有过一段很快乐的日子。

有那么一段时光,父皇和母妃见他的次数多了起来。

母妃经常带来自己亲手做的衣裳和鞋子,父皇也会握着他的手,耐心地教他写字,还会教他扎马步和打拳。

可是好景不长,没多久父皇又开始忙碌了。

不过,小团子被允许去风息宫探望母妃。

从月明宫到风息宫的路不长,但就这短短的一段路上,嬷嬷会把他抱在怀里,然后将他那双眼睛捂得死死的。

小团子每次去见母妃的时候,母妃都很高兴,只是有时候母妃一不小心就发起了呆,他叫好久都叫不回神。

后来,母妃去世,他终于走出了月明宫。

可那时候的他却发现,月明宫外的世界并不美好。

还不如这小小一方的月明宫。

他不想见任何人,不想跟任何人说话,将所有人都排斥在了自己的世界之外。

“……熙瑶,还有这里,你看这几道划痕。”慕懿轩拉着南鸢走到了院子里的一处墙角。

墙上有几道划痕,因为时间久远已经看不大清楚。

“那个时候我每长一岁,便会让赵公公在墙上给我做个标记。”

南鸢嘴角微微勾起,“慕懿轩,你个头真小。”

慕懿轩也勾着嘴笑,“熙瑶若是那个年纪,肯定比我还小,我算长得高的了。母妃给我做的衣裳,我次年就穿不上了。”

南鸢想起什么,眼里划过一抹戏谑之色,“你那么大的时候,我还没出生。”

小糖震惊:鸢鸢,你个上千岁的上古凶兽,是怎么好意思说出这种话的?

慕懿轩先是一怔,随即弯了弯眼睛,“是,熙瑶比我小好几岁,是我的小妹妹。”

南鸢坦然地嗯了一声。

小糖震惊。

鸢鸢居然还嗯了一声?

两人在这偏僻的角落转悠了许久,直到天色暗了下来,月亮升起。

“懿轩,我们去屋顶上赏月。”

“在这里?”

“对,就在这里,我们再去看看你小时候看过的月亮。”

慕懿轩的唇畔顿时就绽开了一抹灿然的笑,“好。”

晨练多年,后来又有南鸢开小灶,如今的慕懿轩很轻松就翻到了墙上。

在墙上站稳之后,那一身白袍的男子蹲下身,低头看向南鸢,朝她伸出了手,“熙瑶,我拉你。”

南鸢盯着那手看了一会儿,将手递给了他。

其实不用他拉,她也能上去。

两人顺着宫墙爬上了屋顶,然后挑了个视野最开阔的地方坐下。

今夜的月亮很圆很大,夜色很美。

屋顶上的两人不知不觉中越靠越近,最后两颗脑袋紧紧挨在了一起。

远远地能听到两人在轻声细语地说话,那声音含着笑,满载着柔情,连那皎白清凉的月都好似变得暖了起来。

“熙瑶,我想到你画的大头娃娃怪了。”

“嗯,那篇排排坐赏月的看图小作文写得很不错。”

“后来为何不画了?”

“因为我觉得很傻。”

“不傻,我喜欢。”

“小呆子。”

“熙瑶为何总喜欢叫我小呆子?”

“我喜欢,觉得很可爱。”

“熙瑶喜欢的话就叫吧……”

小糖:错觉咩?今日的鸢鸢好像变得格外柔软,都不像硬邦邦的四爪赤血腾蛇了呢,像它一样软绵绵,特别好挼。

小糖万万没想到,南鸢还有更软的时候。

第二日是南鸢说的好日子,南鸢和慕懿轩乔装打扮后出了皇宫。

大晋帝知道的时候,看着自己案桌上堆积的高高两沓奏折,皮笑肉不笑地呵呵一声,“又出去了呢。”

林福全:这个呢字有点儿酸。

酸归酸,但大晋帝还是正色问了句,“暗卫都跟着了?”

林福全立马回道:“都跟着呢。”

“你说,朕这个儿媳这次又要带轩儿去干什么?”大晋帝神色好奇。

林福全咳了一声,这事儿他还真知道。

“皇上,这次宸王妃是带宸王殿下出去玩了,不是干什么正事。今日是民间的赏花节,据说晚上很热闹。”

大晋帝一愣,然后哦了一声,喃喃道:“轩儿的病是真好了啊……”

“是啊皇上,已经好了,人多热闹的地方,殿下也能去了。”

“林福全,你说,朕要不要赐几个宫女给宸王妃?她身边只有一个小丫头伺候。”

半夏扮成太监伺候在宸王妃身边这事儿,大晋帝刚知道的时候,震怒不已,但反应过来轩儿身边可以有其他女人之后,这震怒就变成了狂喜。

大晋帝的心思慢慢活络了起来,只是碍于这小两口感情正好,他才没有急着往宸王府送女人。

可是,眼瞎又有了抱孙子的机会,大晋帝怎么舍得放过。

林福全听到这话,眼皮子重重一跳,然后目露担忧之色,“皇上,您和宸王殿下的关系好不容易缓和,殿下他若是因为此事恼怒于皇上,又……”

大晋帝一听这话,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急忙将这个念头给摁了回去。

林福全:大可不必如此恐慌。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