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628章 呀呀呀,好害羞

第628章 呀呀呀,好害羞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07  |  更新时间:

第628章 呀呀呀,好害羞

七皇子也惊呆了,这人真是慕懿轩?

那俊美无双的容貌,那自幼被视为不详的银瞳造不了假,就是他。

七皇子顿时觉得自己被戏耍了,原来,慕懿轩才是那个心机最深沉的人!

他这些年的病定是装的!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他和老九这是为别人做了嫁衣啊!

七皇子越想越气,胸前里竟真的涌起一口血,一直涌到喉咙,差点儿就当场喷出来了。

而七皇子妃,这个世界的重生气运女苏妙然得知自己这辈子无缘皇后之位,也生出一丝怅然若失之感。

上辈子的仇人都得到了该有的下场,渣男九皇子慕焕淳也没有登上皇位,她和七皇子也生出情愫,七皇子待她极好。按理说没什么好不满的了。

可是,她还是觉得少了点儿什么。

想到沈熙瑶,苏妙然心情更是复杂。

沈熙瑶能嫁给宸王,可以说是她一手促成的。

她本以为这两人命中有劫,活不长久,谁料,这两个上辈子都没啥好下场的人,竟成了这辈子的帝后,如此轻松就得到了七皇子和九皇子争夺多年的东西。

她两世都搅进了这趟浑水里,明枪暗箭,步步惊心。

上辈子因识人不清被心上人过河拆桥最后惨死,这辈子,她仗着先知占尽一切优势,到头来却还是一场空,白白便宜了上辈子的仇人。

苏妙然心中的憋闷不比七皇子少。

……

慕懿轩这新帝当得红红火火,南鸢也将自己已经成功过的那一套改革在大晋国再次实施。

女子学堂搞起来,医馆开起来,女官职也设立起来。

根本不用大晋帝坐镇,慕懿轩和南鸢这对帝后很快就令文武百官折服。

文武百官们纷纷祈祷太上皇能真的再活四五十年,如此一来,如此英明神武的新帝就能多多造福百姓了!

太上皇与有荣焉,心中一块大石头落地,开始过起了养花养鸟的退休生活,时不时就去太后那里坐一坐。

可怜太后明明不想给他好脸色,却又不得不继续将端庄大度装到他死,心里憋屈得要死,两鬓的白头发都多了。

小糖将太后的反应讲给南鸢听,南鸢听完神情淡淡,突然道了句:“我思来想去,上辈子的慕懿轩应该是皇后找人弄死的。”

“啊咧?皇上弄死大傻子的?为什么啊?”小糖纳闷。

“兴许一开始是真想护他,但后来还是利用了宸王的死来败坏九皇子的名声,在你没有记录完整的上辈子里,皇后极有可能还筹谋了别的。”

这辈子的慕懿轩不是上辈子的宸王,许多事情走向也完全不一样了,所以南鸢也不会报复什么。

不过,既然皇后这么能装,那就在大晋帝面前强颜欢笑地装一辈子吧。

反正怎么样都比上辈子的结局好,儿子没死,如果能活过太上皇的话,日后还能登基为帝。

就算活不到那个时候,日后储君人选很大概率是从七皇子的子嗣里面挑选,这皇位迟早会落在她的亲孙儿头上。

小糖:还是觉得太后有点儿惨是肿么回事?

“鸢鸢,要是七皇子和太后他们给太上皇下药,提前把人弄死了怎么办?”小糖问。

南鸢淡淡道:“不会。苏妙然是你天道粑粑选中的气运之子,苏妙然的男人自然是这个世界的正派人物,他们不会做这种反派才会做的事,否则哐哐打脸的是你天道粑粑。”

小糖觉得鸢鸢说的特别对。

不过鸢鸢的话真的多了好多啊,它都有点儿不习惯了。

以前鸢鸢说话多么的简单扼要,多么的高冷狂霸拽啊,现在连打脸都不是单纯的打脸了,而是哐哐打脸?

特别的形象生动!

虽然南鸢和慕懿轩摇身一变,从原来的宸王妃宸王变成了帝后,但两人的生活与原来没什么太大区别。

除了住的地方换了,办公的地方换了,慕懿轩每天要去上一下早朝,其他并无不同。

生活没怎么变,有人却是变了。

南鸢觉得,慕懿轩再也不是那个单纯无害的小呆子了。

御书房这么严肃的地方能干别的吗?不能。

但这思想污秽的小呆子看奏折看累了,就把南鸢从一旁的软榻上抱起来亲,亲得精神抖擞了,才又继续去批阅奏折。

有时候南鸢还莫名其妙的时候,小呆子看她的眼神就突然变了,然后连强迫症都不管用了,手里正在做的事情说中断就中断。

譬如此时此刻,还是青天白日,慕懿轩批自己的奏折,南鸢看自己的书,不过是多看了一眼慕懿轩的脸,这小呆子竟唰一下调过头,准确无误地捕捉到了她的偷窥。

然后慕懿轩放下手里的奏折,突然起身走到了南鸢的面前,学曾经南鸢的动作,用一根指头挑起了南鸢的下巴。

小糖:“呀呀呀,好害羞啊,大傻子的强吻又来了,鸢鸢,我这就屏蔽五识。”

南鸢:……

慕懿轩捏住她的下巴,低头吻了上去,一如既往的野性十足。

亲着亲着,慕懿轩直接将人放平到软榻上,俯身而下,双手撑在了她身侧,继续缠绵深入地吻。

吻着吻着,那手就不规矩起来。

一手掐上了她的腰,一会儿又抚弄她的秀发,修长白皙的五指轻轻插入,细致地梳理着,而那吻也愈发的深入,仿佛要将对方的神魂都勾缠出来。

到最后,天色差不多暗下来了,慕懿轩便直接将那被他吻得懒洋洋打哈欠的人儿打横抱起,一路去往两人的寝宫。

南鸢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慕懿轩,你不是小呆子了,你是小色鬼。”

慕懿轩俯身而下,解腰带的动作十分娴熟,等到两人合二为一,空虚填满,他才亲吻着她,在她耳畔道:“熙瑶又来诓骗我,我们这样的次数,节制的很。”

“你如何知道了?”

慕懿轩顿了顿,“我问太医了。”

南鸢轻叹一声,“连这种事儿你都能问出口了,慕懿轩,你果真回不去了。”

慕懿轩抿了抿嘴,开始大刀阔斧地动,用使不完的精力告诉南鸢,他根本不想回到过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