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631章 在哪儿?我去接你

第631章 在哪儿?我去接你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86  |  更新时间:

第631章 在哪儿?我去接你

室友方妙容被外面的动静吵醒了,人还有些懵,“星觅,外面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吵?”

南鸢回头看她一眼,突然问了句:“丧尸片看过吗?”

方妙容一脸茫然地点点头,“看过。”

南鸢嗯了声:“看过就好,不用我多做解释。丧尸潮爆发了,外面是大片的丧尸。换个说法,就是末世来了。”

“我猜这次丧尸潮的爆发是因为丧尸病毒大肆传播,传播途径极有可能是空气。一大批易感人群被丧尸病毒感染,在一觉醒来之后变成了丧尸。我很高兴你不是易感人群,毕竟我不是很想爆室友的头。”

方妙容用最快的时间消化掉这巨大的信息量,呵呵干笑起来,“星觅,你真的不是在开玩笑吗?末世?丧尸?”

这怎么可能呢?

昨天大家不都好好的么,怎么会一夜之间就变成丧尸了?

“现在手机应该还能连网,你可以看看最新资讯。”南鸢提示道。

方妙容听到这话,立马打开手机登陆围脖。

第一条爆火的围脖竟是一个博主的自拍视频。

博主深夜自拍,身后已经睡着的女友某一刻突然坐了起来。

女友的皮肤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死人的灰白,一双眼如同得了白内障一样,结了一层厚厚的白膜,她的脖子已经扭曲,脑袋歪在脖子上,行走的四肢也十分僵硬,如同一只僵尸。

那男博主察觉异样,调头看过去,可惜已经迟了,女友直接朝他扑了过去,疯了一样地咬他。

没多久,被咬的男博主就变得跟女友一样,然后两人开始一起撞门,试图离开自己的房间,去咬其他人……

视频出来的时候是半夜两点,看直播的人不多,但因为太过吓人,引起了很大的轰动。

很快便有人指出,那博主的女友很像电影里的丧尸。

紧接着,全国各地陆续有网友留言,说遇到了类似案例。

大概是这条视频给了国家警醒,上面已经在第一时间采取了措施。

然而丧尸潮爆发的时间是在众人熟睡的晚上,很多人都来不及反应。

这场灾难就这么开始了,来得猝不及防。

南鸢接收了季星觅的记忆后发现,丧尸潮的爆发并非没有征兆。这段时间,很多地区天气异常,十月份的天气,却有好几个城市都下了暴雪。

只是大家并没有将这怪异的天气跟丧尸潮联系到一起。

方妙容看完视频之后,脸上一点儿血色都没有了,说话都在颤抖,“是丧尸……真的是丧尸!星觅,我们、我们该怎么办?”

南鸢神色淡定,“把宿舍里能吃的东西都装入包里,再把杯子灌满水带上,我们离开这里。”

“好,好!”方妙容手忙脚乱地开始收拾东西。

门外走道上的噪音越来越大,有人在惨叫,方妙容只能努力不去听那些声响,可她收拾东西的手在止不住地发抖。

“星觅,我们一会儿要怎么出去?外面走廊上好像都是丧尸。”

“这里是三楼,我们可以从阳台上跳下去。天一亮,我们就离开。”

方妙容听到这话都快哭了。

从三楼跳下去?跳下去或许不会死,但肯定要断胳膊断腿啊。

但她此时六神无主,没有更好的办法。

相比方妙容的慌里慌张,南鸢则淡定从容得不像个正常人。

她先是在季星觅的桌子和抽屉里翻找了一遍,把能用的东西都一一装入背包,手机、充电器、手电筒、备用电池等。

再拿上伞和季星觅最喜欢的那件羊毛大衣,毕竟这个天气随时都会下一场暴雨或是暴雪。

小糖突然冒泡,小声提醒:“鸢鸢,衣服雨伞这些可以不用拿的,以后随便去一个商场就有了。”

南鸢的反应是呵呵了一声。

小糖心虚地嘀咕道:“人家没有及时告诉你,只是为了给你一个惊喜嘛。”

南鸢:“的确是很大的惊喜,我谢谢你哦。”

小糖笑嘿嘿地道:“不客气啦,我就知道鸢鸢肯定喜欢。”

南鸢:……小屁崽子还当真了。

她不知道小糖为什么会有这样错误的认知,她是有杀瘾,但她更有洁癖。

这种浑身腐烂恶臭的活死人,她并不想靠近。

收拾完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南鸢才开始找最重要的药和食物。

她直接将自己和室友的抽屉柜子都搜刮一遍,将所有能吃的东西和药品装入了包里。

方妙容见她动作自然地撬开了另两个室友的柜子,嘴巴张了张,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其她人是不是活着她都不知道,现在哪里还顾得上这些……

门外让人心惊的惨叫声和嘶吼声还在继续,甚至越来越多,方妙容瑟缩了一下,眼眶不禁湿了。

这个时候,大家连自保都难,谁也没有能力救谁。

就在这时,宿舍反锁的门突然被什么东西猛烈撞击了一下,伴随着野兽般的吼声。

方妙容吓得魂都没了,下意识地叫南鸢:“星觅!是丧尸在撞门!”

南鸢朝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不要大声说话,他们会听到。”

丧尸虽然是活死人,但他们的嗅觉和听觉等感官都还在。

方妙容连忙捂住了嘴,眼里泪花打转。

南鸢轻手轻脚地将宿舍里的桌子抵在了门后,再将重的东西叠在了上面。

方妙容见状,立马帮忙,疯了一样往那桌上垒东西。

南鸢朝窗外看了一眼,“快了,天快亮了。”

虽然就算天亮,这种天气也是灰蒙蒙的,但好歹有光了。

“天亮之后,丧尸就会离开吗?”方妙容小声问,眼里带着浓浓的希冀。

“不会,只是行动速度变缓而已,他们目前是低级的活死人,只会走,不会跑,但我们可以。”

门外的撞击声越来越大,方妙容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她此时只恨宿舍的门不是铁做的。

方妙容在煎熬地等待,南鸢却在不紧不慢地收拾完所有东西后,开始捣鼓手机。

“你在做什么?”方妙容问。

南鸢淡淡道:“趁现在还有信号,给小男友发几条短信。”

方妙容听到这话,脸都扭曲了。

都他妈的什么时候了,你还惦记你那个刚刚交上的草包男友!

南鸢在方妙容怨念极深的注视中,给盛慕熙发了一条短信:在哪儿?报一下位置,我等会儿去接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