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651章 生气了,我去哄哄她

第651章 生气了,我去哄哄她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308  |  更新时间:

第651章 生气了,我去哄哄她

南鸢带着小豆豆睡一间房,张娜娜和方妙容一间。

剩下四人,曹梦虽然是女生,但在几个兄弟眼里跟男生没差别,睡一起也没什么,赵豪飞和王亮睡一个屋子之后,盛慕熙自然就和曹梦一间了。

这若是在以前,盛慕熙绝对没有什么意见,但今天他已经因为两个缺德兄弟坏了名声,得到了女友的一声呵呵,现在求生欲正是最强的时候,就算曹梦看起来再爷们,他也不敢跟一个性别女的人同床共枕。

这不是找死么?

于是,盛慕熙冲人道:“曹弟啊,男女授受不亲,今晚这整张床都归你了。”

曹梦微微一怔后,哈哈一笑,“盛哥,不容易啊,你也有把我当女生的一天?”

“这不是今非昔比了么,你也看到了,你嫂子多爱吃醋的一个人,以前那些女朋又我连小嘴儿都没亲过,觅觅都能醋成这样,从刚才到现在,一直都没给我好脸色,我太难了……”

盛慕熙叭叭了地抱怨着女朋友有多爱吃醋,表面上一副委屈巴拉的样子,那字里行间却给人一种名草有主的炫耀感。

让人很容易就联想到一个词:酸臭。

曹梦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突然问了句:“盛哥,那你今晚睡哪儿啊?”

二楼一共四个卧室外加一个杂物间,现在是个卧室都被人占了,盛哥难道要去睡杂物间?

盛慕熙贼兮兮的声音压低了传来,“你这不明知故问么,我肯定是去蹭我家觅觅的房间,她还气着呢,我得去哄哄她……”

后面的话,曹梦没有再听了。

她果然猜对了。

盛哥对季星觅跟以前那些女生不一样。

这一次,盛哥是认真的了。

曹梦叹息一声,心底有些酸,也有些羡慕。

这些年她看着盛哥身边的女友来来去去,但从来没有放在心上,因为她了解盛慕熙,知道他对待这些所谓的女友是什么态度。

可这次……

或许,盛哥再也不会有下一任女友了。

曹梦倒在床上,久久无法入眠。

所有人都不知道,她从小就喜欢盛哥了。

跟盛哥做兄弟,只是因为她想多看盛哥几眼。

或许有一天,她会放下这段没有结果的感情。

只是不知道,在那之前,她眼睁睁看着盛哥对另一个女人越来越上心,她还能不能像以前那样,藏得住自己的心思……

“觅觅,觅觅开门呀,你怎么这么快就锁门了?觅觅,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你说。”盛慕熙趴在门上,整个身体都快贴了上去。

屋内,小豆豆已经乖乖躺在了床上,她偷偷看南鸢一眼,小大人一样地叹气道:“盛爸爸一个人在外面好危险啊,而且看起来好可怜呢,季妈妈真的不考虑放他进来吗?”

南鸢看她这副鬼灵精怪的样子,突然就想到了某个世界的便宜儿子舟舟。

……小孩子果真是最容易收买的。

小豆豆见她没有说话,尝试着问:“季妈妈,你不说话就是同意了?那我去给盛爸爸开门了哦?去了哦?”

南鸢看她那副大睁着眼努力察言观色的模样,突然被她萌到了,笑了一声,“去吧。”

小豆豆一听这话,立马麻溜地缩下了床,噔噔噔地跑去给便宜爸爸开门了。

开门的一瞬间,一大一小默默对视一眼。

小豆豆来了个小靓女眨眼,把盛慕熙逗得心里发笑,立马朝他比了个大拇指。

成功获得入住资格的盛慕熙对南鸢笑得像一朵骚包大花,“觅觅,还生气呢?我发誓我说的话都是真的,以前的那些女朋友都不是正经谈过的。”

眼看着这小子又要开始唠唠叨叨,南鸢打断他,“知道了,睡吧。早睡早起,明天还有很繁重的任务。”

他们现在储存的食物虽然多,但人口也多,东西只够吃几天。

在出发之前,他们必须再补充点儿食物。

盛慕熙立马闭上了嘴。

黑暗之中,两人中间隔着一个小豆丁,南鸢仰面躺着,睡姿很放松,盛慕熙则朝她的方向侧卧着。

南鸢闭着的眼突然睁开,偏头看向那一大一小的两双眼睛。

盛慕熙和豆豆正大睁着眼看她。

“不睡觉干什么?”

一大一小异口同声,“睡不着。”

“季妈妈,你能给我讲个故事吗?以前我睡不着的时候,妈妈就会给讲故事。”

“……你想听什么样的故事?”

小豆豆小嘴儿特别甜,“只要是季妈妈讲的,我都喜欢。”

盛慕熙也跟着来了一句,“只要是觅觅讲的,我也都喜欢。”

南鸢想送他一句滚,但碍于有孩子在跟前,忍住了。

“在很久很久以前,神兽腾蛇的后代中出现了一只变异腾蛇,他的鳞片跟其他族人不一样,是血红色,而且更为尖锐,他的身上还多了四只爪子。就像人突然多了两只手,长了四只手的人在别人眼里是怪物。”

“啊,豆豆不要再长两只手,听起来好可怕啊。”

“其他族人也怕他,觉得他是怪胎,长得丑,这只变异腾蛇就像丑小鸭一样受到了排挤。”

“那后来丑丑的蛇蛇像丑小鸭一样,变成白天鹅一样漂亮了吗?”豆豆好奇地问。

“长得跟大众认知不一样的就是丑吗?如果这世上的人都是四只手,那么在他们眼里,两只手的人才是怪物。有时候,丑的不是异类,而是人心。”

豆豆一双大眼睛忽闪了两下,认认真真地问了句,“季妈妈,那外面那些吃人的怪物算丑吗?”

“丧尸当然是丑东西,他们虽然长得跟人差不多,但他们是吃人的怪物,浑身散发着腐臭味儿,又臭又脏。

不过,如果有一天,丧尸不主动吃人了,爱干净了,把自己拾掇拾掇,或许就不是丑东西了。”

盛慕熙噗地笑出声,“那东西明明那么丑陋凶残,怎么被觅觅你这么一形容,我觉得一点儿都不可怕了。”

南鸢分了一个眼神给他,“不可怕的话,要不要出去跟丧尸一起蹦个迪?”

盛慕熙:……

“季妈妈,后来呢,跟其他蛇蛇不一样的那条蛇蛇,最后怎么样了?”

南鸢:“他变成了三千世界中最强大的赤血四爪腾蛇,然后抢了个老婆回去,生了个强大的闺女。”

微顿,南鸢向眼前的一大一小丢出一个终极彩蛋,道:“这个闺女就是我。”

然后,南鸢就听到小的笑完大的小,两人笑得一颤一颤的。

盛慕熙噗噗地道:“我女朋友说她是一只变异神兽,还是条有四只爪的蛇,觅觅,原来你也会冷幽默,噗噗。”

南鸢面无表情地看着两人笑,等两人笑够了才道:“笑完了之后就赶紧滚去睡。”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