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661章 知道了,你真吵

第661章 知道了,你真吵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701  |  更新时间:

第661章 知道了,你真吵

盛慕熙脑子里瞬间炸开了花,心里也乐开了花。

他立马裹着被子一滚,眨眼间就滚到了南鸢旁边,跟她身体紧紧挨着,“觅觅,你看,是暖的吧?”

南鸢懒洋洋地唔了一声。

还没怎么着呢,盛慕熙的心脏便扑通扑通狂跳起来。

啊啊啊突然好紧张怎么办?

淡定淡定,这可是他和觅觅的第一次,他一定要好好发挥,争取给觅觅留下一个美好的记忆!

等等,顺序是什么来着?先亲亲再摸摸,还是先摸摸再亲亲,然后再攻池掠地?

到了此时此刻,学渣盛慕熙才咂摸出那句真理: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在盛慕熙脑子里脏兮兮的时候,南鸢突然动了。

她身体覆了过来,双手撑在盛慕熙身体两侧,以一副居高临下的女王之姿睥睨着他。

盛慕熙此时心脏咚咚咚地跳,没出息地直咽口水。

不是吧,莫非觅觅喜欢男下女上?

可、可是这个姿势好像不太适合第一次。

南鸢看了他一会儿,某一刻忽地低下头在他唇瓣上落下蜻蜓点水的一吻,然后便又缩回了被窝。

在四唇相贴的那一瞬间,盛慕熙呼吸都停止了,然而还没来得及细品那滋味儿,这一吻便结束了。

就……没了?

没了??

“觅觅,就这样?”盛慕熙满脸问号,此时的内心活动大概刚好应了那个梗儿:我踏马裤子都脱了,你就让我看这个?

南鸢打了个哈欠道:“不然呢?手也牵了,小嘴儿也亲了,你难道一天就想吃成个大胖子?”

盛慕熙嘀咕道:“我琢磨着,也不是不可以?”

“快睡吧小傻子,这么冷的天实在不适合做这种有氧运动,春暖花开的时候再说。”

盛慕熙儍瞪眼,“那如果只有末世结束,才能春暖花开呢?”

南鸢冷酷无情地道:“那就等末世结束。”

盛慕熙:委屈,这次是真委屈。

丧尸这么多,谁知道末世什么时候结束,如果十几年才能结束,他岂不是要等到三十多岁才能吃上肉。

觅觅对他也太狠了。

“觅觅,你是不是觉得屋里太冷,又没有热水可以洗澡,所以才不想做这种事?”盛慕熙问。

南鸢觉得他话有点多,但还是回答了他的问题,“大概是。”

“那我要是能把屋子变暖和,还能在晚上准备好热水,是不是就可以了?”黑暗中,盛慕熙的双眼迸射出两抹亮光。

南鸢顿了顿,回了句,“我可以考虑一下。”

盛慕熙得到肯定答案,立马在心里合计起来,有什么办法能将室内变暖和。

屋里原来安的是空调,但现在电力系统瘫痪了,空调没法用,除非他下次去外头搞几台发电机,还得是静音发电机,但是这玩意儿吃油,他还得再搞点儿柴油。

综合考虑,这个办法太慢了,排除。

不然在屋里造一个十几年以前用的那种铁炉?再在屋里整个壁炉?

可是铁炉这玩意不好造,除非他能觉醒金系异能,这样他就可以将废铁回收再重新塑形了,到时候想捏什么就捏什么。

不过炉子建好之后还得找煤矿,也挺费事儿的。

最后,盛慕熙迷迷糊糊中想,要是他能觉醒火系异能就好了,这样他就可以把室内的空气加热,保准屋子里暖洋洋的,他还可以把水加热,觅觅想什么洗热水澡就什么时候洗热水澡……

这个办法越想越好,直到睡觉前,盛慕熙都念叨着火系异能。

在盛慕熙没有察觉到的时候,他的指尖突然冒出了一小簇火苗,但那火苗转瞬间就灭了下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大概还是半夜的时候,盛慕熙突然觉得口干舌燥,浑身都变得难受起来。

这时,有人摇了摇他,熟悉的嗓音在他头上响起,“盛慕熙?盛慕熙?”

盛慕熙艰难地睁开眼,看到他家亲亲女友正看他。

外面还很黑,大概是凌晨几点,她打开了手电筒,借着手电筒淡黄的光看自己,眉头是蹙着的。

“盛慕熙,你发烧了,起来吃点儿退烧药。”

盛慕熙听到发烧两个字,瞬间来了精神,哑声问:“觅觅,我是不是要觉醒第二种异能了?”

南鸢眉心抽了抽,“你是听谁说,一个人可以觉醒两种异能的?”

正常人能觉醒一种异能便算幸运了,这傻子刚觉醒水异能多久,就想着第二种了?

盛慕熙哼声道:“觅觅你不就是两种异能吗?身体力量加强不说,后来还有了空间异能。作为你的男朋友,我不想比你差太多。”

两种异能都掺了水分的南鸢:……

大概是南鸢本身就很碉堡,所以她在这个世界对力量的渴求远没有那么强烈,以至于她没有像其他人那样真正觉醒某一种异能。

身体力量增强,是因为服用了大力丸,空间则是她元神自带,不过心念一动跟这具身体有了连接。

“盛慕熙,虽然你想得很美,但我不得不告诉你,你现在只是普通的发烧,而且还是昨晚上自己吹冷风作出来的。”南鸢冷漠无情地打破了盛傻子美好的幻象。

盛慕熙双眼一瞪,用那明显感冒引起的破烟嗓道:“不可能,我就是要觉醒第二种异能了!觅觅你信我,我有很强烈的预感,我真的要觉醒第二种异能了!”

南鸢面无表情地往他嘴里塞了颗退烧药,再灌进去一口水,“好的我信你,明天一早你就能觉醒第二异能了。”

盛慕熙将退烧药吃了,但还是直勾勾地盯着南鸢,坚持道:“觅觅,一个小时后叫我,我让你看我觉醒的第二种异能。”

南鸢只当他在说梦话。

但是南鸢没想到,第二天,她居然被打脸了。

已经退烧的盛慕熙一觉起来,立马朝她伸出手,心念一动,指尖突然就蹿出了一个小火苗。

下一秒盛慕熙哈哈大笑,笑得在床上打滚儿,“觅觅,我昨晚说什么来着,我说我不是感冒发烧,你就不信我就不信我!你快看,你看啊,这不就觉醒第二种异能了嘛,还是火系异能哈哈哈,而且我现在一点儿不难受,浑身充满了力气,这怎么可能是感冒刚好的样子,这就是觉醒了异能的样子啊——唔!”

盛慕熙双眼大瞪,逼逼叨叨的话一瞬间消了音。

南鸢堵住了他的唇,这次不是蜻蜓点水了,唇贴唇盖了好一会儿,末了,她还轻轻吮了两下。

唇分,南鸢揉了揉他睡得炸起来的金毛头,像是揉金毛犬一样,“知道了,你真吵。”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