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671章 发怒,你这蠢货

第671章 发怒,你这蠢货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4024  |  更新时间:

第671章 发怒,你这蠢货

南鸢手臂一挥,数道无形的风刃飞射出去。

在这群穷凶极恶之人还没反应过来之际,他们的首领大块头连同周围一片用目光意淫南鸢的小弟,在顷刻间消声。

然后,一群人维持着双眼大瞪的表情,就这么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他们手中的枪还没来得及发挥作用。

张金武等人傻眼了。

“发生了什么?这群王八蛋前一秒还嘴里喷粪,这一眨眼的功夫就倒下了?”张金武慌兮兮地问旁边的兄弟。

那兄弟一脸懵逼,“不知道啊,我就看到季老大手臂挥了一下,这些人就倒下了。”

“快看!这些人脖子上出现了一条血痕,好细的血痕!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到!”

“季老大刚才做了什么?”

一群小弟极有默契地缓缓扭头,望向了他们基地老大。

这个女人是如此的年轻、美丽、冷艳,但他们绝不敢将她跟普通女人联想到一起,因为女人杀丧尸的时候只会让人想到果敢、强大、凶狠。

盛慕熙双眼发亮地盯着自己女友,“觅觅,你觉醒了风系异能?”

小弟们:啥玩意儿?这是风系异能造成的?但风系异能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风系异能不是用来扫扫地去去灰的吗?

下一秒,学识最好的靳帆给出了肯定答案,“的确是风系异能,当空气流动的速度快到一定程度,并带动空气中的尘埃或其他碎屑一起震动时,就能够像匕首一样割破人的喉咙。”

一众小弟看向南鸢的目光顿时亮得能闪瞎钛合金狗眼。

南鸢却没空接收小弟们崇拜的目光,她盯着对面的某个角落,手微微抬起,淡淡道:“看来,还漏了一个。”

众人闻言,瞬间回神,这才发现在隐秘的角落里竟还藏着一个人!

这人手上举着一把枪,正瞄准南鸢的胸膛,不过,这人显然被南鸢一招团灭的强大操作给吓到了,举着枪的手都在发抖。

见南鸢发现自己,这人立马大喊,“都不准动!不然老子开枪了!”

这人一边说话,一边偷瞄另一个方向。

南鸢本来想在他扣下扳机前结果了他,但这人的异样却让南鸢瞬间警惕。

她刚才用风刃干掉的只是目之所及的人。

现在,除了角落里藏着的这个,似乎还有另一个?

果然,想什么,来什么。

就在这时,一个满脸横肉的男人押着一个人从另一个方向走了出来,怒吼道:“都他妈的别动,不然我杀了这个女人!”

他手里的枪口戳了戳人质的头颅,一副随时都会开枪的架势。

众人看到他手里的人质,神色骤变,靳帆直接低呼出声,“盼盼!”

南鸢的目光沉了下来。

为了锻炼小弟们的胆量,除了副驾驶座上是永远不变的盛慕熙,就算王亮和赵豪飞几人也不是每次都跟着南鸢出来,譬如今天一起出来的便是靳帆兄妹、张金武还有几个南鸢看好的小弟。

按理说靳盼盼没有觉醒异能,武力值也不高,南鸢不应该带她来,但靳盼盼缠着靳帆闹了很久,非要一起出来看看。

靳帆考虑到每次出去收集物资的小队都没有什么伤亡,就勉为其难答应了下来,然后向南鸢提出了这个要求。

南鸢应了他的要求,但只允许靳盼盼躲在车上,任何时候不能下车,否则后果自负。

不曾想,这次遇到的麻烦不是丧尸,而是同类。

靳盼盼跟着他们一起对抗丧尸,反而比躲在车上更安全。

这群人藏在暗处的同伴发现了靳盼盼,于是现在,靳盼盼变成了人质。

此时的靳盼盼吓得小脸发白,浑身发抖,但她忍着没有求救。

怪她自己非要跟来,如果不是她这么任性,今天季姐和哥哥他们就不会受制于人。

靳盼盼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任性给大家带来了多大的麻烦,也是第一次觉得死亡离自己这么近,哪怕之前跟着哥哥忍受饥饿,一路逃亡,她都没有这样可怕的感觉。

她浑身抖得厉害,眼泪无声地流,看起来可怜极了。

“放了她,我放你们两个走。”南鸢道。

那满脸横肉的男人没想到自己竟真的占据了上风,毕竟这都末世了,死一个人就死一个人,人命哪有物资重要,没想到这些人竟真这么在乎他手里的人质。

横肉男高兴得哈哈笑了两声,用一种阴毒的目光盯着南鸢等人,“你们这帮人杀了我们老大和这么多兄弟,难道不给我们补偿?”

“你想要什么补偿?”南鸢问,适当地露出了几分紧张之色。

横肉男听到这话,愈发地有恃无恐,兴奋地提出了要求:“我要你们把刚才抢来的物资全部交给我!”

小糖:鸢鸢的演技好敷衍哦,但这傻子好像还信了。

南鸢点点头,“没问题,东西你想放哪儿?”

横肉男立马道:“把东西全部搬到我们的卡车上!”

“我是空间异能者,物资都在我的空间里。你领路吧。”南鸢说话间,朝他走近。

横肉男一听空间异能者几个字,顿时双眼放光,贪婪地提出了更过分的要求,“你空间里的物资我们统统要了!”

南鸢闻言,微微一笑,“哦?你想全要?你的卡车可能装不下,我空间里的物资能装两卡车。”

这人几乎是立马就道:“那你跟我们一起走!”

“好啊。”南鸢往前又走了几步,已经离他只有三步之遥。

方才这横肉男去绑架靳盼盼,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这群同伙是被南鸢一招弄死的,但另一个人知道。

那人立马喊道:“蠢货!不能让她靠近!刚才就是这婊子杀了——”

一句话还没说完,前一秒还有恃无恐的横肉男突然发出一声惨叫。

趁他分神之际,一道无形的风刃竟从他手腕横切而过,他拿枪的那只手连同手上的枪直接飞了出去。

与此同时,南鸢猛地冲上前,将吓傻的靳盼盼拽到一边,随即又是一道风刃挥出。

横肉男的惨叫声下一秒就卡在了喉咙,而那喉咙上多了一条跟其他人一样的血痕。

不过几秒钟,劫持人质的横肉男就丧了命,可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盛慕熙却突然大吼一声,“觅觅小心——”

盛慕熙大吼前便已经朝南鸢身后扑了过去。

“砰!”

是子弹射击的声音。

原来是藏在角落里的那人见同伴丧命,在惶恐之下扣动了扳机。

“季老大!盛哥!”小弟们大惊失色。

如果盛慕熙跑得不够快,这一枪会打在季老大的身上,如果跑得够快,这一枪则会打在盛慕熙自己的身上。

无论哪种情况都是大家不想看到的。

然而下一秒,大家以为的可怕画面并没有出现。

本该在瞬间射中盛慕熙的子弹竟像是遇到了一股强大阻力,速度放慢了几十倍甚至数百倍!

在离盛慕熙四五米的地方,其运动轨迹清晰地呈现在了大家的眼前。

所有人都看到,这颗子弹的速度慢到了肉眼可见的程度,然后越来越慢。

在某一刻,子弹哐当一声砸落到了地面。

一群人目瞪口呆。

射出子弹的人也傻眼了。

南鸢将扑到她身上的盛慕熙推开到一边,一步步走向那偷袭之人,表面上看似没什么表情,实则眼底已经布满寒霜。

开枪之人神色愈发惊恐,颤抖的手不断扣下扳机,朝南鸢射出一枪又一枪。

砰、砰、砰,砰砰砰。

然而,每一颗射出去的子弹都像是打在了一面具有强大阻力的墙上。

这墙看不见也射不穿,能让速度每秒数百米的子弹在瞬间变得慢如蜗牛,然后一颗颗掉落到地上。

南鸢的步伐越来越快,她走到这人面前,一把扼住了这人的喉咙,将其抵在墙壁上。

然后,掐着这人的脖子将人提了起来,神情冷若冰霜。

“咔、咔……求你放、放过我,咔……”

这人蹬着双腿,在南鸢手里宛如一只小鸡仔,再多挣扎都是徒劳。

南鸢无视他的请求,直接掐断了他的脖子,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手一松,眼球几欲瞪裂的男人扑通一声摔在了地上,已然咽了气。

小弟们不久前才刚刚松了一口气,却又在此时,吞咽口水的声音此起彼伏,有的还下意识地往后倒退了一步。

他们本来想提醒季老大,留一个活口打探这群人的底细,但季老大好像被这人激怒了,他们还是不要去触霉头了。

发怒的季老大太太太特么吓人了。

南鸢处理完所有活口之后,调头看向有些呆傻的盛慕熙,脸上怒气未消,“谁叫你扑过来的?蠢货。”

蠢货盛慕熙:……

“觅觅,我只是怕你出事。”盛慕熙从震惊中回神,这会儿已经意识到,女友强大到根本用不着他救。

他刚才或许、可能是在拖女友的后腿?

可是,当他看到敌人准备扣下扳机的一瞬间,脑中就只剩一个念头:觅觅不能出事!

那一刻,他的身体已经先脑子一步反应,直接扑过去了。

盛慕熙不怕死吗?

他当然也怕,这世上很少有人不怕死。

尤其当他此刻回想刚才那一幕,后怕的感觉便如潮水般袭上心头。

可是,如果再让他选一次,他大概还是会扑过去。

“季星觅。”盛慕熙直视着几步外的女人,突然叫了南鸢在这个世界的全名,对她道:“我发现,你在我心里的位置比我自己以为的还要重要。”

说完这话,他顿了顿,忽地冲南鸢展颜一笑。

大男孩这一次笑起来不呆也不傻,属于少年的稚嫩似乎在这一刻退去,变得成熟而稳重。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