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679章 其实,我很善良

第679章 其实,我很善良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531  |  更新时间:

第679章 其实,我很善良

隔着一层玻璃,蒋沁良的嘴角缓缓勾起。

他似乎很喜欢看到猎物惊慌失措的模样,等欣赏够了盛慕熙的模样,他才说了句什么。

玻璃隔音,盛慕熙听不到,南鸢却从他的口型读出了他要说的话:既然不能为我所用,那就只能死了。

小糖突然叫唤一声,“鸢鸢,我想起这个玻璃罩是什么玩意儿了!反派蒋沁良无意间得知异能者的脑子里会凝结出一枚晶核,这晶核不但能治好他的病,还能延年益寿,所以他让手下的一批科学家打造了这个能屏蔽掉异能的隔离罩,用这玩意儿偷摸干掉了好多对他有意见的异能者,并挖走了他们的晶核!”

南鸢伸手敲了敲玻璃罩,气定神闲地道了句:“这玩意儿似乎只能屏蔽元素异能者。”

小糖:“没错!这玩意儿只能屏蔽金木水火土和雷电、风等异能者,不过异能者中攻击力最大的也是元素异能者,其他异能者就算能施展异能,也逃不出去。

鸢鸢,这个玻璃罩真的很牛逼,能用高温把你们活活烤死,能释放毒素将你们毒死,还能抽干空气将你们闷死,所以鸢鸢你还是赶紧带着盛小白脸躲进空间里吧!”

“我为何要躲。”南鸢看着隔离罩外那嘴角噙笑的男人,自己的嘴角也慢慢勾起一抹弧度。

下一秒,她手中突然多了一把金灿灿的大刀。

南鸢手臂蓄力,金刀高高举起,对着眼前的玻璃罩,猛地一刀砍了下去。

第一刀下去,玻璃墙只微微颤了一下。

蒋沁良有恃无恐地道:“没用的孩子,这玻璃可是用——”

一句话还没说完,蒋沁良的话便卡在了嗓子眼。

南鸢的第二刀砍在了跟第一刀分毫不差的位置,玻璃墙上突然出现了一丝裂口。

蒋沁良低呼:“不!这不可能!”

第三刀砍下,玻璃墙上已经出现了成蛛网一般的裂痕。

小糖:哇哦,突然想起来,鸢鸢这刀乃是高级世界里的万年玄铁锻铸而成呢~

蒋沁良神色大变,慌乱中按响了桌上的一个按钮。

仅仅三秒钟时间,一支随时待命的精英部队便持枪出现在这里,将玻璃罩里的两人团团围住。

而同一时刻,玻璃碎裂的声音响起,玻璃罩轰然倒塌。

南鸢踏着碎玻璃走了出来,看着那高高在上的中年男人,声音微沉,“知道吗,我其实是个很善良的人,但是,你惹到我了。”

小糖一脸问号:咩?鸢鸢善良吗?它怎么不知道。

善良能一口吞了那么多活物?善良能杀人不眨眼?

蒋沁良看了眼自己的精英部队,在这样的阵容之下,这两人就算有异能也翻不出什么浪花,但丰富的经验却又告诉他,这个女人一定有什么底牌,否则她不会用这种口气跟他讲话。

现如今遍地丧尸,消息传播严重滞后,蒋沁良也是从董国忠带回来的那一批幸存者中得知了这两人的异能。

季星觅力大无比,还有稀少的空间异能,盛慕熙则有水、火两种异能。

难道这几个月的时间,这两人又觉醒了其他更厉害的异能?

蒋沁良神色一阵变幻,他的基地中只有两个双系异能者,还从未有人能同时拥有三种异能。

不行,这两人绝不能活着离开希望基地!

蒋沁良立马朝董国忠比了个手势。

董国忠会意,将基地里的一级异能者召唤了过来。

很快,三十多个身强体壮的异能者出现,形成了第二道包围圈。

至此,蒋沁良心里的不安这才少了几分。

就算这两人真的觉醒了某种不怕枪支炮弹的异能,也绝对抵挡不了这么多一级异能者的集体围攻!

蒋沁良试图从对方的脸上看到惊慌的表情,然而他又失败了。

盛慕熙倒是有些紧张,可眼前这女人却镇定如初。

明明不过二十岁,却比任何一个官场老油条都要沉稳老道,她的身上有着不逊色自己的上位者气势。

想到这儿,蒋沁良身上杀意愈浓,直接发号施令,“开枪,杀了她。”

蒋沁良尾音还未落下,盛慕熙一个大活人凭空消失在原地,而那些向南鸢扫射而来的子弹则悉数打在一面无形的结界上。

因为扫射过去的子弹太过密集,这些子弹竟描摹出了那结界的形状。

结界如同一个蛋壳,将这个女人密不透风地罩在了里面,像极了不久之前用来关押她和盛慕熙的玻璃罩。

然而,众人还来不及震惊,包围圈里的女人便已腾空而起,直接飞了起来!

南鸢越过包围圈,冲向了蒋沁良。

出于谨慎,蒋沁良在自己身边也留了人,可南鸢的动作实在太快,在她飞冲而起的时候,这些人已来不及出手。

南鸢将挡在前面的两个人踹开,动作利落地将蒋沁良的双手反剪在后,用一根手指头抵住了他的喉咙。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加起来竟只用了四五秒的时间!

众人集体震惊,莫非这就是华国基地首领的实力?

比起希望基地这位只知道坐在办公室发号施令的蒋大首领,这女人实在是强出太多了!

蒋沁良得知抵住喉咙的只是一根手指,立马挣扎起来,试图挣脱对方的束缚。

南鸢微微眯眼,指尖凝聚成的小风刃一动。

蒋沁良的脖子上瞬间出现了一条血口子,几滴血珠子从里面沁了出来。

“不要乱动,否则我这手指一抖,可能会割破你的喉咙。”

蒋沁良表面镇定,但额上冒出的一层冷汗却暴露了他内心的恐慌。

不过眨眼间,他想从对方身上看到的恐惧、慌乱竟反过来出现在了他身上。

“季小姐,希望你理解我作为一个基地领袖的难处,你的基地取名华国基地,已经是在挑衅希望基地的权威。全国幸存者本可以拧成一股绳,但因为你的华国基地开了先例,所以我们成了一盘散沙。”蒋沁良故作镇定地道。

南鸢面无表情地送他两个字:“屁话。”

“现在遍地都是丧尸,你难道想那些离你十万八千里的幸存者翻山越岭地来投奔你?你这样的猪脑子是怎么坐上这个位置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