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683章 呵呵,滚吧

第683章 呵呵,滚吧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581  |  更新时间:

第683章 呵呵,滚吧

南鸢看着他,没说话。

盛慕熙还在继续自责,神情颇为懊悔,“觅觅,你猜我今天看到什么了?我今天找到曹梦的时候,她割了手腕躺在浴缸里,整个浴缸里的水都是血红色的,那场面你不知道有多吓人。”

说到这儿,盛慕熙求生欲极强地补充道:“不过我除了那血水什么都没看到,真的!我是让别人把她裹了抬出来的。”

这话南鸢是信的,但是她的心情还是有那么一丝丝不美丽。

“盛慕熙,你是在自责吗?当初是我放她离开,那我岂不是更应该自责?”

盛慕熙陡然一个激灵,立马否认道:“觅觅不用自责,这跟觅觅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觅觅,我跟你不一样,我和曹梦从小一起长大,虽然以前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觉得她是烦人的跟屁虫,但后来我和她建立了牢固的革命友谊。在我心里,她是跟亮子和豪子一样的好兄弟。

你不了解她,所以你没错,但是我了解,我明知那天如果我顺着她的话敷衍几句,她就不会赌气离开,但我却生气她对你的态度,就那么任由她离开了。”

南鸢颔首,“我懂了,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你会顺着她,哪怕她当众指责我的不是,你也会跟着一起指责。”

盛慕熙傻了一下,然后慌里慌张地解释:“不是的觅觅,你这逻辑不对,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从别的方面入手来稳住她的情绪,我怎么可能当着那么多的面否定你?我肯定不会啊!”

为了兄弟就下女朋友面子,这不是找抽么,而且事实也证明,觅觅的判断是对的,董国忠已经叛变了,他不是什么好鸟。

盛慕熙最自责的也并不是当初没有安抚好曹梦的情绪,而是他自己心底明明也有那么一丝疑虑,却还是眼睁睁地看着曹梦离开了。

南鸢懒得跟他争辩,她现在看这小子有些不顺眼。

“算了,旧事不提,我只问你,你今天为什么把她带回来?”

盛慕熙咽了下口水,他觉得自己如果不能给出一个满意的答案,今晚他可能要打地铺。

“救了曹梦的周医生发现,曹梦的求生欲在看到我之后变强了,周医生建议我带她回来,这两天开导开导。

觅觅,我不可能见死不救,而且就这一两天而已,等曹梦不想寻死了,我立马送她走。那个……觅觅你不会怪我擅做主张吧?”

南鸢嘴角微微勾起,“我怎么会怪你,你身上有如此善良讲义气的好品质,我应该感到骄傲。”

小糖:鸢鸢还是生气了呢,傻子小白脸,居然还松了口气?

盛慕熙刚松一口气,就听到女友语调温柔地说了句,“盛慕熙,我觉得你应该换个名字。”

盛慕熙一脸懵逼,“啊?为啥?觅觅你想我换什么名字?”

南鸢的嘴角仍然是勾着的,只是目光看上去却异常冷漠,“叫什么都好,就是不要再叫盛慕熙了。”

只要换一个名字,她就会把他一脚踹出去,根本不会在这里听他唧唧歪歪。

“觅觅,你是不是生气了?那我把曹梦送到王亮那里?都是兄弟,她见到王亮估计也没有之前那么想不开了。”

其实盛慕熙回过味儿来之后也有些后悔,他完全可以让得力下属好好看着曹梦,确保她想寻死也寻不了之后,自己再慢慢开导她,把她领回来算个什么事儿?

若论口才,王亮比他强多了,也比他会安慰人。

南鸢送他一句呵呵,外加一个滚字。

狗东西,真以为她的脾气很好吗?

曹梦坐在客厅沙发上,纤细修长的双腿上下交叠着,视线望着远方出神,她兀自抽着手里的烟,对两人的争吵充耳不闻。

或许她没有听到,也或许听到了但觉得事不关己。

最后,曹梦被盛慕熙安排在了次卧。

盛慕熙拿了干净的被褥给她换上,颓丧的女人安静地躺在床上,望着盛慕熙许久,眼眶有些湿润。

“盛哥,我一直想逃出去,你知道为什么吗?我知道盛伯父不在了,董国忠也叛变了,可你不知道。我怕你像我一样中圈套,所以我特别想逃回去告诉你这个消息。

但是我失败了,然后,董国忠那个畜生……”

盛慕熙听到这话,眼里也有熊熊怒火,但人都死了,曹梦受的伤也回不去了,他再怎么愤怒,也于事无补。

“不管发生什么,你都是盛哥的好兄弟。你千万不要再寻死了……”

“我知道的盛哥,我不会再自杀了。董国忠防着我,你来的消息我并不知道,直到前两天我才知道那畜生死了,基地也换了领导人,但我不知道是你。我以为自己会被当成货物再送给别人,所以才割腕自杀,以后不会了。”

盛慕熙听到这话,大大地松了口气。

“这就对了!曹弟,过去的事情已经都过去了,没人会介意你的过去,如果有人敢在背后说你坏话,我撕烂他的嘴!”

盛慕熙伸出手,想要像以前那样用拳头捶她的肩膀,但目光触及她留长的头发,手顿时僵在了原地,在拐了个弯后又收了回来。

曹梦知道他在介意什么,朝他微微一笑,解释道:“我以为董国忠那畜生喜欢的是我假小子的样子,所以留长了头发,故意打扮成现在这模样,后来他对我的兴趣果然就淡了很多。盛哥,我刚才已经想通了,我要做回曹梦。”

盛慕熙的心情有些酸涩,以前的曹梦多闹腾啊,现在连说话都细声软语的。

董国忠那个人面兽心的畜生,当初觅觅就不该一刀子割断他喉咙,真是太便宜他了!

“放心吧,我帮你安排,等你换回以前的装束,我保准基地里这些人都认不出你,咱重新开始,以后你还是我曹弟。”

曹梦点点头,“谢谢盛哥,不过盛哥,我的事情你可不可以不要告诉任何人?”

“谁都不告诉,亮子和豪子都不说!明天我出去一趟,假装是从外面把你带回来的,那样就没有人会将你跟林夕联系在一起了。”

“盛哥,让你为我担心了。其实当初刚刚离开基地,我就后悔了……盛哥,你说……你那个时候要是能追出去多好啊,不是你,别人也行……可是那天,没有一个人挽留我。”

曹梦盯着他,说话期期艾艾又目不转睛的样子,让盛慕熙不禁生出几分别扭之感。

“是盛哥不对。”盛慕熙一脸愧疚地道。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