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686章 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第686章 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695  |  更新时间:

第686章 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南鸢的眉头瞬间拧了起来,犀利探究的目光落在曹梦脸上,“这娃娃哪里来的?”

“季妈妈,是小天给我的。”豆豆主动道。

方妙容立马解释:“小天是基地里的一个小男孩,比豆豆大一岁,可喜欢咱们豆豆了。小天送玩具给豆豆的时候还是好的,可能昨天不小心在哪里刮了一下,刮坏了。”

曹梦也一脸无奈地跟着道:“本来想扔了,但豆豆不让,说是朋友给的,不让扔。”

“嫂子,我这里还有创可贴,我给你包上。”曹梦取来一个创可贴。

小糖嘀咕道:“鸢鸢,这个曹梦表面上看着还挺好的,要不是我有特殊功能,我就被她骗过去了,黑化值70怎么可能是什么善良小可爱。”

这话刚说完,小糖腔调陡然一变,“不好了鸢鸢!我看到柴俪那个妖女去城墙上了,然后不知道跟盛慕熙说了什么,盛慕熙居然就跟着她走了!他们现在正在……正在去柴俪的房间!啊啊啊完了完了……”

南鸢闻言,神色蓦地一沉,然后二话不说就拎起曹梦,将人推进了旁边的储物室,并从门外锁死。

曹梦在里面狂拍门,大喊大叫:“季星觅,你这是在干什么?快放我出去——”

一旁的方妙容和豆豆一脸懵逼,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

南鸢看向方妙容,沉声嘱咐道:“我回来前,这扇门不准开。”

方妙容心道:我就算想开我也打不开啊。

她连忙点点头,还有些懵地问:“星觅,怎么了这是?曹梦有什么问题?”

“我信不过她,你先带着豆豆去找王亮。”

南鸢撂了一句后匆匆离开,按照小糖的定位一路找了过去。

小糖还在啊啊地叫,“盛慕熙大傻叉中招了!他好像把柴俪当成鸢鸢你了,然后把柴俪的房间当成你们的房间了!鸢鸢,柴俪对盛慕熙施展了催眠术,然后马上她就要施展媚术了!盛小白脸即将清白不保啊啊啊……”

南鸢被它吵得脑仁疼。

“盛慕熙跟我朝夕相处一年,如果仅仅因为有人脸长得跟我一样,他就能将对方认成我的话,这种男人不要也罢。”

小糖一听这话,突然又是一声惊呼,“鸢鸢!听你这么说,我终于发现这柴俪有哪里不对劲了,她举手投足之间的神态都是在学你!天啦噜,这一个月,她不是什么都没干,她一直在偷偷观察你模仿你!难怪每天我都会看到她对着镜子干坐一个小时!”

南鸢蹙眉,“这事儿怎么没跟我说?”

小糖嘀咕道:“我以为她只是在对着镜子臭美。”

南鸢的目光有些冷。

高级催眠术、媚术,再加上对方刻意模仿她的一举一动,盛慕熙是否还能抵挡得住?

柴俪住的地方,大门没关,卧室门也没关,甚至体贴地半敞着,正好露出床上的风景,仿佛早已预料到南鸢会来,所以故意让她观摩一场动作大片。

南鸢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景象,视线无意间从自己手指上的伤口上划过,在原地顿足两秒后,身上突然爆发出蚀骨杀意。

她猛地转身,飞快往回走。

小糖感受到她此刻飙升的愤怒,连忙问道:“鸢鸢,你刚才是不是看到了什么污污的场景?盛慕熙这会儿正像头死猪一样躺在床上,然后那个女人察觉到有人来了,就开始自导自演,啊啊啊地叫,其实两人啥都没发生,所以鸢鸢你别生气,你看到的景象都是假的,你也中那个女人的催眠术了!鸢鸢别走啊,咱们回去救盛慕熙!”

南鸢的拳头捏得咯吱直响,没有搭理小糖,直接回了方妙容的屋子。

她暴怒的压根不是盛慕熙这件事。

刚才一直没有想起来的东西,在刚才那一瞬间她突然想起来了。

方妙容的屋里已经没人,她听话地带着豆豆去找王亮了,南鸢一脚踹开储物室的门,将曹梦拽了出来。

曹梦哭着问:“嫂子,你到底在发什么火啊,我哪里惹你生气了?”

南鸢空出的手一动,不久前那只刮伤她的塑料娃娃被一阵风送到了她手中,一身煞气直逼曹梦,“不为什么,就是觉得这娃娃把我和豆豆都划伤了,你却安然无恙,我心里不痛快。”

说完,南鸢作势就要用那娃娃身上的刺去扎她。

曹梦眼里慌乱一闪而过,故作镇定地建议道:“是我的错,但嫂子你换个惩罚方式吧,这点儿伤算什么惩罚?”

然而她的表情已经出卖了她。

南鸢一颗心直往下坠,是她低估了人性,曹梦比她想象中的更恶臭。

她果真是当好人当久了,变得心慈手软,若是以前,但凡察觉到丁点儿的不对劲儿,她都会直接杀了对方!

“你有什么不满,便直接冲我来,豆豆叫你一声曹阿姨,你竟也下得去手,恶臭肮脏的玩意儿!”

“季星觅,我真的不懂你在说什么!”

南鸢已经没了跟她扯皮的打算,直接将娃娃身上的塑料硬刺往她胳膊上一划。

曹梦再也维持不住镇定的表情,突然间大叫起来,“啊啊——季星觅,我杀了你——”

她一边叫一边用手去挖手臂上的伤口,恨不得将那一块划破的伤口连同周围的肉一起挖掉!

“你从哪来的丧尸病毒?谁给你的?”南鸢揪着她质问道。

曹梦却已经疯得听不进她的话了。

南鸢直接拽起她胳膊,拖着她往外走,“城墙下丧尸数以万计,不如将你丢下去喂丧尸。”

曹梦身子猛然一颤,这才恢复了神智,继而崩溃大哭:“我错了,我真的错了,都是柴俪引诱我这么做的!她说只要你在一天,盛哥就绝不会多看我一眼,我只是一时鬼迷了心窍。我不敢跟你争,我只想默默地陪在盛哥身边,我不想害你的!季星觅,我说的都是真的,都是因为那个女人!

对了季星觅!你快去找盛哥吧,去晚了,盛哥就可能被柴俪得手了,她早就传信给我,说会在今天动手……”

南鸢直接忽略了她后面的话,“对付我是鬼迷心窍,那豆豆呢?是你蠢,还是你当我蠢?”

曹梦本来哭得一抽一抽的,听到这话卡壳了一下,“那只是意外。”

说着,她竟小心翼翼地问了句:“季星觅,就一点点丧尸病毒,这么小的伤口,咱们应该不会被感染吧?”

南鸢目光冷如寒冰,没有应话,钢铁一般的手臂钳制住她,像拖一只死狗一样一路拖着曹梦往城墙上去。

故意将丧尸病毒抹在豆豆喜欢的娃娃上,这怎么可能是意外?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都算是便宜这女人了,她要曹梦死无葬身之地!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