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687章 暴怒,无人能阻

第687章 暴怒,无人能阻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444  |  更新时间:

第687章 暴怒,无人能阻

南鸢拖着曹梦,面色冷沉,如一尊被煞气环裹的罗刹。

消失了片刻的小糖突然冒泡,看到南鸢此时的模样,吓得浑身一抖,“吓死宝宝了!鸢鸢,你没事吧?刚才发生什么了?”

它刚刚去关注盛小白脸那边的动静,压根没注意鸢鸢这边。

怎么才一会会的功夫,鸢鸢就变得这么凶残了?曹梦作了什么死?

“对了鸢鸢,好消息!我刚才一直在帮鸢鸢留意柴俪那个妖女,你不知道后续剧情有多精彩!

就在鸢鸢你刚刚离开不到一分钟的时候,柴俪开始扒盛慕熙衣服,打算霸王硬上弓,结果盛慕熙唰一下睁开了眼。

他一手掐住了美人儿的脖子,狠狠地羞辱了她,说她就算脱光衣服站在他面前,都不如一只扒光了毛的鸭子来的吸引人,再然后他就把柴俪绑了丢进了狗窝了里,哈哈哈,鸢鸢你没亲眼看到,不知道那一幕有多精彩!现在连最厉害的柴俪都能抵挡住,鸢鸢你的魅力果然举世无双,气运子男主以后绝对能为你守身如玉,以后我再也不用担心盛小白脸会给鸢鸢戴绿帽子了……”

南鸢脚步猛地一顿,“小糖,你刚才说什么?”

小糖:“我说,以后我再也不用担心盛小白脸会给鸢鸢戴绿帽子了?”

“不是这一句,前面一句。”

小糖回忆前面一句自己说了啥。

等等!

刚才它是不是说了……气运子男主几个字?

小糖圆滚滚的身躯陡然一颤,身上的软毛也跟着一抖。

完蛋了!

南鸢望着远方,这一瞬间的眼神冷漠而缥缈,忽地,她轻嗤一声,“原来如此。”

难怪这一年总是遇到这样那样的女人,敢情都是气运子男主的后宫。

难怪她始终找不到一个像是气运子女主的角色。

小糖心虚极了,支支吾吾地解释道:“我跟鸢鸢说了是男主哦,气运子男主不也是男主嘛。”

南鸢只是顿了这么一下便又继续拖着哭叫的曹梦走。

一路上,众人侧目,窃窃私语,眼里有畏惧也有不解。

眼前的女人如一尊势不可挡的煞神,没人敢阻拦她的去路。

“救我,救救我啊!季星觅要把我推下城墙喂丧尸!你们谁来救救我——”

恐慌已经让曹梦失去了尊严和理智,她大哭着向路上看到的每个人求助。

然而这些人都不敢上前。偶尔有一两个想要上前的,刚刚走出一步,便被空中疾速而至的风刃逼退。

曹梦恍惚间又回到了那一天,她因为赌气离开基地,没有一个人去挽留她,就是从那一天开始,她噩梦不断。

眼前的这一幕是如此相似。

曹梦呼吸越来越急促,被董国忠侵犯的画面在她脑中反复播放,某一刻,她突然尖叫出声,“季星觅!一切都是因为你!如果没有你,我就不会落到现在的下场,我恨你——哈哈哈……死就死,我不过早死一步,我到阴曹地府等着你!”

就在曹梦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她突然听到了心中的天籁之声。

“觅觅!”盛慕熙朝这边飞奔而来。

曹梦前一秒还是一副绝望赴死的疯癫模样,这一秒便立马转变成了狂喜。

她宛若看到救世主一般,朝盛慕熙的方向大喊,“盛哥!季星觅她要把我推下城墙喂丧尸!盛哥救我——”

因为一路叫喊,她的嗓子变得嘶哑难听,这一声直接破了音,像是要把喉咙都叫破一般。

盛慕熙在远处就已经看到了曹梦狼狈的模样,最初他有些震惊,但很快便有了自己的判断,“觅觅,是不是曹梦犯了什么大错?你先冷静一些,咱们坐下来说。”

南鸢并未分眼神给他,只是睥睨着跪趴在地上的曹梦,平静地问了句,“你是不是觉得,盛慕熙来了,你就不用死了?”

“呵,你这种人竟也有如此天真的时候。”

话毕,南鸢如同拎一只小鸡仔一般将她拎了起来,紧接着手臂轻轻一甩。

“啊啊,救命!盛哥救命啊——”曹梦的身体就这样被抛了出去,往城墙之下坠落。

心里有所察觉的方妙容早已捂住了豆豆的眼睛,但王亮不明所以,已经激活了木系异能的他下意识地甩出两根藤蔓,想去捞曹梦。毕竟,曹梦也是他的哥们。

然而,藤蔓还没靠近曹梦的身体,就被南鸢的风刃切断了。

最后落入众人眼里的是曹梦双眼大瞪惊恐不已的表情,和一声刺破云层的尖叫,“啊——”

盛慕熙眼睁睁地看着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就这样被自己女友抛下了城墙,整个人都傻掉了。

这一次的丧尸大军中显然有进化出智慧的高级丧尸,高级丧尸躲在丧尸潮中指挥,丧尸们专门走正中间的那一块壕沟,即便用身体去填,很快就填满了。第一道防线几分钟前就已经被攻破,比预计的时间快了很多。

此时,正是丧尸大军兵临城下,准备突破第二道防线的时候。

摔下去的曹梦还未完全坠落到地上的时候,那拥挤在城墙下的丧尸大军便像看到饿了几天的恶狗一样,凶狠地朝食物扑了上去,彼此挤成了一堆,全都大张着嘴,朝那唯一的活物伸出了灰黑尖锐的指甲。

曹梦的惨叫声只持续了两秒钟便再也听不到了。

丧尸喉间发出的嗬嗬声和吼吼声里面又多了一种声响,那是撕咬和吞咽血肉的声音。

丧尸有强烈的进食欲望,但每一次进食不多,这也是为啥很多人最后都沦落成了丧尸的同类,而不是真的被丧尸啃得连骨头都不剩。

可是,那是在丧尸群数量并不多的情况下。

眼下,围墙的丧尸数以万计,密密麻麻如同蚂蚁窝里的蚂蚁,而食物就只有那么一块。

曹梦的下场可想而知。

没多久,曹梦坠落的地方就只剩下一滩血水,丧尸嚼烂的碎骨则被抛到了不同角落……

城墙之上,一片死寂,与城墙之下的躁动形成了鲜明对比。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