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689章 季星觅,我错了

第689章 季星觅,我错了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917  |  更新时间:

第689章 季星觅,我错了

紧跟着南鸢跳下去的盛慕熙自然也没有摔死,他用土异能变出土墙,缓冲了自己的速度,安然无恙地落了地。

然而,他并没有南鸢这样的能力,在周围的丧尸一拥而上后,他不得不去应付这些丧尸。

一边跟丧尸群搏斗,一边追人。两人的距离注定越拉越大。

豆豆挽着南鸢的脖子,看着那逐渐淹没在丧尸潮之中的男人,十分担忧地问:“季妈妈,盛爸爸跟过来了,我们不等等他吗?”

“不等了,他跟我们不是一路人。”南鸢的回答很平静,也很冷漠。

豆豆还是很担心,“虽然我觉得盛爸爸很厉害,可是后面好多好多丧尸啊,盛爸爸真的不会出事吗?”

这次,南鸢顿了一下才回道:“不会,他是打不死的小强,想死都死不了。”

小糖:……

总觉得鸢鸢是在内涵天道粑粑给气运子的设定呢。

豆豆一双大眼睛望着盛慕熙的方向,直到丧尸潮彻底阻隔了她的视线,她才收回目光。

刚才注意力都在盛爸爸身上,透过各种缝隙去找盛爸爸,也没有空去注意周围,现在看不见人后,豆豆这才发现,她和季妈妈的四周都是面目狰狞的丑陋丧尸。

虽然这些丧尸咬不到她和季妈妈,但他们张大的嘴和伸过来的青黑指甲就在一米开外的地方,无数张青白腐烂的脸堆积在一起,那画面好可怕!

她甚至看到其中一只丧尸牙齿被血水染红,牙缝里还沾着新鲜的肉屑。

豆豆立马将脸埋进了季妈妈的脖子里,挽着季妈妈脖子的小手也不自觉收紧。

南鸢察觉到她在害怕,脚下轻轻一蹬,竟就这样抱着她腾空而起,在半空中飞了起来。

豆豆惊呼出声,“季妈妈,我们飞起来了!”

“季妈妈,咱们可以飞得更高一些,让丧尸一点儿都够不着我们吗?”

南鸢:“可以,你想要多高,就可以多高。”

清风托举着两人,将两人越举越高。

城墙上,众人望着那英姿飒爽的女人腾空驾雾一般远去,良久失神。

远处是灰暗的夜幕,可见影影绰绰的山影,脚下是密密麻麻的丧尸。

而城墙之下,寸步难行的男人正冲远方嘶声力竭地大吼,一声又一声。

“觅觅——”

“季星觅——”

“季星觅,我错了!都是我的错!你回来——回来——”

·

这是南鸢带着豆豆离开希望基地的第四天。

走的时候,两手空空,但似乎,南鸢也不需要带什么。

一颗辟谷丹下肚,便可以一个月甚至数月不用进食。

只是南鸢也不确定,她和豆豆以后还用不用得着进食。

刚离开希望基地,她和豆豆便服用了解毒丸。

如今,三天过去了,她的伤口没有彻底痊愈,只是没有继续恶意,而豆豆的情况比她更糟糕,伤口非但没有愈合,还在继续恶化。

南鸢在犹豫过后,终于还是从空间里取出了一枚高级丹药——洗髓伐经丹。

丹药在洗髓伐经重铸身体的同时也会排出身体内的各种毒素,丧尸病毒也不例外。

只是,能洗髓伐经的高级丹药跟大力丸和辟谷丹这些辅助药丸不一样。

在重铸身体的同时,这枚小小的药丸还会释放巨大的能量,非凡人之躯可以承受。

一个不慎,极有可能爆体身亡。

豆豆只是个六七岁的稚子,如今也并未觉醒异能,更易出事。

南鸢从药丸上抠下小米粒大小的一块,兑了水之后稀释再稀释,然后才将这稀释多次后的药水喂她喝。

豆豆喝完药,没精打采地趴在她怀里,低声问:“季妈妈,我是不是生病了?”

“是,所以乖乖喝药,喝完就好了。”

南鸢等了几分钟,发现她没有什么出现什么不适的症状,便又喂她喝了一口。

直到第三口下肚,豆豆突然皱起了眉,哼哼地道:“季妈妈,我有点儿疼。”

南鸢将她抱入了怀里,按压着她身上可以减轻疼痛的穴位。

可即便如此,小家伙的身体也疼得直抽搐了,这样的疼痛足足持续了半个小时,最后,小家伙直接昏睡了过去。

南鸢将人放到床上,替她盖好被子。

自己则盘腿坐在这间荒废的房屋里,闭目养神。

“鸢鸢。”小糖突然叫她一声,提醒道:“你自己体内的丧尸病毒也没清理呢,鸢鸢赶紧把剩下的稀释药水喝了叭!”

南鸢睁眼,平静的目光望着窗外。

夜幕之上,乌云如往常一样遮蔽了日月星辉,但这一刻,月亮难得从乌云缝隙见露出了小半截。

“不知道变成丧尸是什么感觉。”她忽地淡淡道了句。

小糖听到这话,吓得不行,“丧尸就是行走的尸体,尸体就死人,人死后什么意识都没有了,所以也什么感觉都没有了!丧尸身上又脏又臭,鸢鸢你想想那浑身的腐烂味儿,再想想丧尸那一辈子不刷牙只知道不停吃吃吃的嘴,呕,是不是特别脏?所以鸢鸢你千万不要想不开啊!”

“放心,我并没有想要变成丧尸,身边还有个小家伙需要我养。”南鸢仰起头,咕噜咕噜地喝了几口稀释药水,丝毫不怕自己因为饮用过量撑爆身体。

她的这具肉身已经足够强悍,虽比不上高等世界的修道之人,但这已经稀释了百倍的药水,还不至于让她爆体身亡。

没多久,南鸢的筋骨便开始疼痛。

那痛感非一般人可以承受,但南鸢却面不改色地端坐着。

有时候,疼痛才能让人更清醒。

“鸢鸢,你就这么讨厌盛小白脸气运子男主的身份啊?”小糖小声问。

“那个……我站在盛小白脸的角度想了想,觉得他应该挺懵逼也挺可怜的。你想嘛,好端端的,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就被你杀了,鸢鸢你也一言不发地弃他而去。虽说他天生就是个招惹桃花的体质,但这一路过来,他不是都没搭理那些女人么?就连这个原世界里最厉害的会媚术和催眠术的女人,盛慕熙也没有中招,保住了清白。”

小糖越往后说声音越小,“鸢鸢,盛慕熙除了鉴婊水平差了点,其实蛮不错的。”

以前小糖对盛慕熙意见大,是因为担心他会像原世界剧情里一样,给鸢鸢戴绿帽子,可这一路观察之后,小糖已经认可他了。

谁知道小糖认可了,鸢鸢却因为气运子男主这个身份生气了。

南鸢垂头看了眼手指上还未愈合的伤口,淡淡道:“我怕离开希望基地不全是因为盛慕熙。”

小糖茫然地问:“啊?不全是?还有什么原因咩?

难道鸢鸢是怕你和豆豆感染丧尸病毒的事情被基地里的人知道,然后人性又开始经受考验,鸢鸢担心他们把你和豆豆关起来,或者直接驱逐你们?”

南鸢轻嗤一声:“整个希望基地都是我打下来的,我会怕他们?”

小糖:“那是因为什么呀?”

南鸢沉眸,嘴唇紧抿,许久,才淡淡回了句:“我只是需要找个地方静一静,然后思考一些问题。”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