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691章 生活不易,小糖叹气

第691章 生活不易,小糖叹气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614  |  更新时间:

第691章 生活不易,小糖叹气

黑化值达到100那是什么?那是妥妥的大变态啊,如果恶念值再一飙升,分分钟就能变反派。

更何况盛慕熙还有天道粑粑赐下的气运光环,他如果成为反派,那必定是世上运气最好能力最强的大反派,怎么打都打不死的那种。

唉……

生活不易,小糖叹气。

万万没想到,鸢鸢对气运子男主的影响居然这么大。

一堆红颜知己不但没有得到气运子男主的青睐,还被他像防贼一样日日防着,如今,本因被男主拯救而一直跟着他的柴俪更是被男主亲手斩杀。

原世界里,柴俪的确亦正亦邪,她会救人,也会害人,譬如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这个过程中她可能会伤害到路人甲乙丙,男主就因为这个跟柴俪闹过好几次矛盾,可以说是对她又爱又恨。

但每次柴俪撒个娇,再拉着男主困一觉,男主再大的火气也消了。

小糖看手札的时候,被误伤的路人甲乙丙都只是一两笔略过,当时它也没有太大的感受。

但现在,将这些鸢鸢带入这些路人甲乙丙的角色后,小糖这才明白,柴俪亦正亦邪的这部分“邪”有多可怕。

如果不是鸢鸢自带空间,里面有各种逆天丹药,三天过去,鸢鸢和豆豆早已经变成丧尸了。

柴俪这种女人,也就原世界里的气运子男主盛傲天能消受得了。

原世界的主线到最后,男主选择了曹梦,其他红颜知己死的死走的走,无不黯然退场,唯有柴俪活得特别滋润,想开之后转头就去找其他小鲜肉了。

小糖当时还觉得柴俪活得特别通透来着,啊呸,明明是放荡又无情的毒妇一个。

“鸢鸢,你真的厌弃盛小白脸了,不准备搭理他了啊?”小糖小声问。

南鸢没有说话。

小糖嘀咕道:“那咱们就由着他继续发疯吗?拥有气运的大反派,杀伤力肯定超大的,万一他疯到去毁灭世界了怎么办?到时候鸢鸢的功德值和信仰之力就没有了。”

“他不会。”南鸢突然回了一句。

“鸢鸢,你怎么这么肯定啊?”

“善良正直的人不是只经过一天只经历一件事就转变成恶人,哪怕盛慕熙黑化了,他也仍然是个有底线的人。”

盛慕熙以前不会滥杀无辜,现在也不会,这是南鸢很确定的事情。

只是什么人在他眼里是无辜的,这个标准跟他的底线一样,都发生了变化。

就像那些给柴俪行方便的人,若放在以前,盛慕绝不会杀他们。

“那鸢鸢以后都不见盛慕熙了吗?这算是甩了他吗?”小糖问得天真又大胆。盛慕熙可是因为鸢鸢变成这么副疯批样儿的,小糖对他有些同情。

南鸢沉默一会儿后,有些疲乏地道:“小糖,我累了。”

以前无条件宠着盛慕熙的时候,她愿意守着盛慕熙心里的那份善良和天真,盛慕熙带来的一些小麻烦,她也能够处理得很好。

但现在,她不乐意了。

人一旦不乐意做什么,曾经觉得不累不麻烦的事情,全都会放大数倍。

南鸢一直很讨厌麻烦,从未变过,只是以前色令智昏,麻烦才变得那么不麻烦,现在盛慕熙成了麻烦本身,她自然会介意。

“我和盛慕熙其实并不合适。他万事听我的,可他心里也有自己的抱负,只是我挡在他的前面,做了他想做的事情,他才站在了我背后。如今我知道他气运子男主的身份后,我都替他憋得慌,呵。”

说及此处,南鸢语调陡然一转,凉凉地道:“若不是遇到我,他或许会照着原世界的剧情广开后宫。而我对盛慕熙到底是什么感情,我自己心里也不甚明晰。当我不主动做什么,我和盛慕熙根本不会有交点。”

这黏人的东西每个世界的暗示都太过明显,以至于南鸢很早就知道他们是同一个人。

但除了黏人、小心眼、骚话连篇、喜欢暗秀等臭毛病,每个人的性格都不太一样,他们又如何算作同一个人?

封印记忆的那个世界,南鸢被云无涯哄了去,确实对云无涯动了情。其他世界她可以否认,因为她也不清楚自己的感情,唯独这个世界,事实摆在眼前,她无可否认。

但是,云无涯跟阿清一样吗?

跟顾清洛、萧洛寒、韩骆擎……席云坤、慕懿轩以及这个世界的盛慕熙能一样吗?

如果非要说成一样,那她喜欢的可能不是这些人,而是这些人身上相同的臭毛病?

南鸢本也不懂这些情情爱爱,让她思考这么多已是极限。

可不管如何,她暂时是没什么谈情说爱的想法了。

她的初衷是收集功德值和信仰之力,以突破瓶颈得到更强大的力量,这一点从未改变。

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能阻碍她。

若影响阻碍到了她,那就将其拔除。

小糖听完南鸢的回复,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用一种微妙的语气道:“鸢鸢,我上次刚刚看完《渣男语录》,你猜里面怎么说的?

《渣男语录》上说,渣男跟女友分手时最喜欢说的话有我累了,我们不合适,我跟你在一起只是一种习惯,其实我并不爱你,本来以为感情可以培养,但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所以我们分手吧……”巴拉巴拉。

南鸢觉得自己的手突然又有些痒了,她捏了捏拳头,发出关节活动的清脆声响。

小糖顿时就改口道:“啊呸,这个《渣男语录》一定是我爹爹瞎写的,鸢鸢才不渣呢,鸢鸢甩了气运子男主是一件非常正确的做法,我回头就给鸢鸢物色更多更好的小奶狗……”

南鸢闭眼,打坐,任由小糖在空间里面表忠心、吹彩虹屁。

·

如南鸢所言,盛慕熙杀了一批人后,便镇定了下来,没有继续发疯。

只是,他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沉默寡言、冷漠薄情,除了必要的指令,盛慕熙一天大概说不上十句话。

听小糖提到这件事的时候,南鸢很平静。

她现在根本没有功夫去想其他问题,因为她自己也遇到了麻烦。

南鸢察觉到,她和豆豆的身体发生了某种变化。

稀释百倍的高级丹药似乎没有彻底杀死两人体内的丧尸病毒,这部分存活下来的丧尸病毒发生了变异。

它们不会控制人的脑神经,不会让人脑死亡,但它们却让南鸢如丧尸一般,产生了强烈的进食欲望,而且是新鲜的血肉。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