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695章 靳帆,来当我助手?

第695章 靳帆,来当我助手?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984  |  更新时间:

第695章 靳帆,来当我助手?

靳帆在南鸢印象中一直是个很有修养也很整洁的人,即便当初最落魄最消瘦的时候,他也是干干净净的。

可此时躺在床上的人,全身都混杂着血水和泥土,看上去脏污不堪,右胳膊更是被丧尸咬掉了一截,成了条断臂,断臂截面处被人用衣服粗糙地包扎着,衣服早已被血染湿。

“你哥脏成这样,你怎么不给你哥洗一洗?”南鸢问。

靳盼盼抽抽噎噎地解释道:“我和我哥走得太匆忙,就只带了一点儿食物和水,食用水连喝都不够用,又哪有多余的给我哥擦洗身子。”

南鸢提示道:“你可以用山上的溪水。”

靳盼盼一愣,纳闷地问:“可是水源不都被污染了吗?”

南鸢颇为无语,“你哥都被丧尸咬了,你觉得是丧尸病毒对你哥影响大,还是污染的水对你哥影响大?”

靳盼盼:……

小糖:毒舌鸢鸢上线!同情靳盼盼三秒钟。

听到响动,靳帆缓缓睁开双眼。

视线对上南鸢时,靳帆怔愣了足足三秒钟,“盼盼,我是不是睡迷糊了,怎么好像看到你季姐姐了?”

“哥,你没有看错,就是季姐姐!我碰到她了,你说巧不巧?”靳盼盼又哭又笑地道。

她知道她哥其实一直喜欢季姐姐,奈何两人相识已晚,季姐姐那个时候有男朋友了。

靳帆神色顿时一变,挣扎着坐了起来,盯着南鸢看了好久,“季星觅?”

南鸢嗯了一声,“是我。靳帆,你被丧尸咬了?”

听到这话,靳帆这才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他低头看自己断了半截的手臂和满身的脏污,眼里闪过狼狈之色。

靳盼盼轻咳一声,心虚地移开了眼。

她知道她哥想时时刻刻在心上人面前留下个好印象,是她的错,没有及时帮她哥整理仪容。

靳帆在最初的羞窘后很快镇定下来,在心里自嘲一笑。

注定要变成丧尸的人了,还管什么形象。

“星觅,你来得正好,我已经感觉到,我快支撑不住了,你帮我把星觅送回基地吧,麻烦你了。”

靳盼盼刚止住的眼泪又流了下来,“哥,我说了我不走,你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你要是死了,我也活不成的!”

“盼盼,你别再任性了,你不是最喜欢你季姐姐了?如果不想回华国基地,那就跟你季姐姐回希望基地。”

靳盼盼心一横,撩开袖子,露出了手腕上的伤,“哥,让你白费功夫了,虽然你拼尽全力地保护我,但我还是被抓伤了,所以,我跟你真的就是前后脚变丧尸的区别,你就别操心了,咱一块变丧尸多好,变成丧尸之后直接让季姐姐把我俩一刀砍了,然后葬在这山上,这里风景还怪好的。”

靳帆看着妹妹的伤口,突然说不出话了。

“都怪我……”靳帆叹了一声。

算了,就他妹这性格,活着也是被人欺负。

忽地,靳帆想起什么,转向南鸢,不解地问:“星觅,你现在应该在希望基地才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靳盼盼也猛然反应过来,“对啊季姐姐,你怎么会在这儿?我听赵哥说,你可牛逼了,直接把希望基地的老大干掉,然后接管了希望基地。难道季姐姐你来这边收集物资?也不对啊……”

就算季姐姐要出来收集物资,应该也不会往这边来。

这一片区域早就被华国基地搜索过了,而且希望基地也不会绕个大圈,特意跑这么远。

“哦,因为我跟你们一样,被丧尸病毒感染了。我带着豆豆一起离开了希望基地。”南鸢不咸不淡地回答了两人的疑问。

“什么?”靳帆和靳盼盼齐齐惊呼出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在靳家兄妹俩眼里,季星觅厉害得不像人,像神!

他们从未想过这人也会有感染丧尸病毒的一天。

“星觅,你怎么会?豆豆难道也……”

“曹梦联合外人算计了我和豆豆,不过我已经报仇了。曹梦被我丢下城墙喂了丧尸,尸身都没留下。”南鸢这话说得冷漠无情。

靳家兄妹俩被这话里的巨大信息量给震惊到了。

过了许久,靳帆才心情复杂地问道:“盛慕熙就这样放你离开了?”

南鸢蹙了下眉,“我现在不想提他。”

靳帆眼里掠过一丝讶异,他果然没有再提盛慕熙,“星觅,你的状态看起来很好,能不能让我看看你被感染的伤口?”

“不必看了,伤口已经愈合,我也可以让你的伤口愈合,就连这断掉的一截胳膊,我也能让它重新长出来。”

“靳帆,我正缺助手,你要不要过来帮我?”虽是问句,语气却是肯定。

靳帆要想活命,那必然得给她打工。

靳帆和靳盼盼听到这话时,反应难得统一。

啥玩意儿?

丧尸咬的伤口能愈合?如果是这样,人类早就不怕丧尸了。

断掉的胳膊能重新长出来?这更是痴人说梦!这又不是在神话小说里。

然而十分钟之后,当靳帆服用了南鸢给的药水,亲眼看着自己的断臂长出新的胳膊和手掌,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他觉得自己可能是在做梦。

“我的丧尸宝宝们还在山下等着,别让他们等太久了,走吧。”

靳家兄妹:……

等两人看到那一大片所谓的丧尸宝宝,再次受到了惊吓。

这些丧尸除了皮肤是不健康的青白色,乍然看去竟像是一群活人!

不过,等到走近一些细看,便会发现他们的表情是僵化的,眼睛也是丧尸才有的灰白色,只不过那一层灰白比其他丧尸的浅了许多。

这些排排站立的丧尸们一开始还十分乖巧,直到看到靳盼盼那一刻,他们突然变得暴躁,全都对着她龇牙咧嘴,露出比人类尖锐的牙齿,青黑色的长指甲也亮了出来。

“靳叔叔?盼盼阿姨?”豆豆高兴地叫出声。

“吼——”

“嗬嗬……吃!”

“嗬嗬……烤,季、妈妈,烤了吃!”

豆豆立马扯了扯小明的耳朵,“盼盼阿姨不可以吃。”

靳盼盼本来被这丧尸群张牙舞爪的画面吓了一跳,但听到丧尸说话,更是惊吓。

呜呜,这特么到底是人还是丧尸啊?

南鸢释放出精神力,告诉丧尸宝宝们,以后见到像靳盼盼这样的活物不能吃,吃了就要被她抛弃。

丧尸宝宝们立马安静下来,全都委屈巴巴地盯着南鸢。

“季姐姐,为啥他们只想吃我,不想吃我哥啊?”靳盼盼问。

南鸢:“你体内的丧尸病毒数量还不够多,属于食物范畴,你哥体内的丧尸病毒已经跟丧尸差不多,属于同类范畴。”

“盼盼阿姨,不怕不怕哦,有季妈妈和豆豆在,他们都会乖乖听话的。”豆豆拍着自己的小胸脯道。

靳盼盼欲哭无泪,还是怕,怎么办?

靳盼盼死都没想到,有一天,她会期盼自己体内的丧尸病毒快点繁殖,这样她就能跟他哥一样,服用季姐姐的神奇药水,然后变得跟季姐姐和豆豆一样,丧尸看到自己跟看见亲人一样。

季姐姐说她现在是什么来着?

非人非丧尸。

想想居然还挺牛逼!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