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697章 觅觅,回来好不好

第697章 觅觅,回来好不好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623  |  更新时间:

第697章 觅觅,回来好不好

方妙容见盛慕熙找上门,二话不说又要上手打人,王亮眼疾手快地将人抱住,“媳妇你淡定,淡定!”

“滚,谁是你媳妇,同居就是媳妇了?信不信明天我就跟别的男人同居去!”方妙容气道。

王亮一听这话,那还得了!

好不容易把心上人追到手了,还吃到手了,就差个办个酒席领个小本本了,这媳妇要是跑了,他上哪儿再找这么能说又能干的媳妇?

王亮朝盛慕熙投去歉意的一眼,然后手一松。

没了束缚,方妙容冲到盛慕熙面前,抬手就要扇巴掌,但这次她手举起到一半,看到眼前这个连躲也不躲仿佛受虐一般等着巴掌落下的男人,顿时冷笑一声,收回了手,“你是不是想我多扇你几巴掌,这样你心里的愧疚和懊悔就能减轻几分了?

盛慕熙,你做梦!

你余生都踏马的活在愧疚和懊悔之中吧!”

王亮连忙上前搂人,“媳妇媳妇,你看你都骂大半年了,不如就——”

话没说完,方妙容便猛地朝他瞪过来,“你要替你盛哥求情?你觉得我不该骂他?”

王亮毫不怀疑,要是他敢说一句是,以后就甭想有香软的媳妇抱了,于是他只能对不起盛哥,暂时地见色忘友一下下了,“这怎么可能呢,我是觉得媳妇你骂人骂得嘴都干了,打人也打得手疼,我最心疼的就是你了。”

盛慕熙只淡淡扫他一眼,便对方妙容道:“我想你再回忆一遍那天的事情,觅觅她说的话、她的表情,她的一举一动我都想知道。”

方妙容冷笑,“我都说多少遍了,再说也是那些。星觅和豆豆都被那娃娃刺破了手,而那娃娃上面涂抹了丧尸病毒,是曹梦和柴俪联手干的!

盛慕熙,如果你早点告诉我曹梦那一年经历了什么,我怎么可能不防着她!有哪个女人在经历了这些之后真的单纯得跟只小绵羊一样?”

方妙容越说越气,“当初你竟然还把曹梦带回你跟星觅的住处了?你踏马脑子有坑吧!她是个女人,打扮得再像个男的也是女人!你踏马的当着星觅的面领了个女人回家?”

旁边王亮咽了咽口水,以后他可得悠着点儿,千万不能往家里带女人,甭管小的还是老的,都得先过问媳妇的意见。

但是,他还是扯了扯方妙容的袖子,示意她不要骂得太过火。

现在的盛哥已经不是以前的盛哥了,他有时候都憷盛哥,也就他家媳妇傻乎乎地还敢指着盛哥鼻子骂,都快把人骂成孙子了。

盛慕熙垂眸,任方妙容唾沫乱飞,好一会儿之后才淡淡开口,“我不知道曹梦的心思,我只把——”

“别跟我说你只把她当兄弟!你当真一点儿不清楚曹梦对你的心思?我和星觅跟曹梦相处时间不长,不够了解她,但你跟她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你能不了解?”

王亮立马插了一句,“媳妇,我是真把曹梦当兄弟,我跟她可不是青梅竹马!”

“你先闭嘴!”方妙容吼他一句后继续骂盛慕熙:“还有柴俪那个恶毒女人,听说她次次单独约你见面,我呸!但凡女人,哪个能忍受自己的男人跟另一个女人同处一室?谁知道你们有没有背着星觅干什么?你说没有,星觅就必须相信你?你个蠢货!白痴!星觅和豆豆就是被你的疏忽害死的!你个坑逼玩意儿!”

王亮:……

前面方妙容骂得再狠,盛慕熙都由着她骂,只是这次,他忍不住反驳了一句,“觅觅和豆豆没死,她们还活着……”

“可去宁的吧!赵博士的药到现在都还没有研究出来,宁觉得大半年前有人能在感染丧尸病毒后活着?盛慕熙,以后少往我跟前凑,我见你一次骂你一次!”

“觅觅和豆豆没死,我感觉得到,她们没死,没死……”盛慕熙固执地一次次重复道,双目无神。

方妙容突然觉得没趣极了,兀自回了卧室,卧室门阖上时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王亮干笑,“盛哥,妙妙她就是这性格,你别跟她一般见识。她就是心里太难受了,你也知道她多喜欢季姐,以前季姐在,她压根不会多看我一眼,呸呸,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

“亮子。”盛慕熙突然打断他,“她说的对,都是我的错。”

王亮:啊?

“是我太理所当然了,觅觅她过去对我太好了,总是尽量满足我的一切需求,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我从来没遇到过什么不如意的事情。”

说到这儿,盛慕熙不禁自嘲一笑,“所以,我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

“以前,大家都说我善良过头,暗地里嘲讽我是烂好人,其实我都知道,但我没有当回事,觅觅也愿意纵容我,护着我的这份所谓的善心。现在我才终于明白,大家是对的。在末世,善良是最可笑的东西。

当初,如果不是我非要确定我爸是不是真的死了,觅觅就不会跟我一起来希望基地,如果不是念着那一份兄弟情义,我也不会找到曹梦将她带到觅觅身边,如果不是为了当好这个领导,为了狗屁的基地秘密,我更不会见柴俪。如果……一开始就不看其她女人一眼,不跟她们多说一句废话,觅觅就不会离开我了……”

王亮越听越不对劲儿,抬头一看,果然看到盛哥表情又不对了,一对眼珠子黑得吓人,直勾勾盯着虚空的样子像极了一个变态。

王亮心里一咯噔,立马打断他,“盛哥!盛哥,咱明天还要开会,你今天早点休息吧!呵呵呵,我也相信季姐和豆豆都活着,咱们一定能找到她们。”

盛慕熙看他一眼,喃喃道:“对,她们母女俩肯定活着,肯定……”

等送走了盛慕熙,王亮才擦了擦额上的冷汗,目露担忧之色。

盛哥这是完全把以前的自己否定了,而且还很厌恶以前的自己。

不知道其他基地里面有没有心理医生……

半夜,盛慕熙躺在床上,睁眼看着旁边空荡荡的地方,声音温柔地道:“你啊,对一个人好时能将人宠上天,可一旦改变心意了,就潇潇洒洒地离开,头也不回,哪怕我喊破喉咙,叫破嗓子,你也只留给我一个决绝的背影。觅觅,你当真是好狠的心呐……”

没有人应他的话。

屋里空荡荡的,除了盛慕熙自己的声音,什么都没有。

“觅觅,你看,我现在已经把所有臭毛病改了,我不善良了,不多管闲事了,其她女人我一眼都不会多看。所以,你回来好不好……”

盛慕熙虚虚抱着一团空气,闭上眼时,眼角滑下了一行清泪。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