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700章 觅觅,见到你真开心

第700章 觅觅,见到你真开心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864  |  更新时间:

第700章 觅觅,见到你真开心

市区一座奢华别墅里,南鸢正懒洋洋地坐在软椅上,听靳帆汇报这个月的项目规划。

“新增的几个养殖场已经建好了,我会尽快培训出一批合格的饲养员……丧尸试剂的研发已经到了第二阶段,成功的几率很大,到时候丧尸便不用通过食用生肉来补充能量……大家反应丧尸的娱乐活动有些少,我们可以搞一些丧尸喜欢玩的娱乐项目,分散大家的注意力。另外,都城外面的防卫,我个人认为可以适当加强,人类基地派出的侦查小队被我们拦截了数次,他们迟早会派更多的人过来……”

南鸢等他全部说完,点点头,“辛苦了,做得很好。后面这些建议全部通过,就按你说的办。”

靳帆看她片刻,欲言又止,但最后还是朝她淡淡笑了笑,“那你早点休息,我先走了。”

看着男人英挺的背影,一道惋惜的声音响起,“唉,好可惜啊。虽然年纪大了点,但完全符合小奶狗标准,鸢鸢你为什么就不收了呢?”

声音不是从南鸢的脑海里响起的,而是从旁边一个豪华狗窝里传过来的。

小糖的两只小爪子撑着肥嘟嘟的小脸,小豆眼里的惋惜之情非常之浓。

在末世,很多动物都发生了变异,所以小糖大摇大摆地从空间里跑了出来,假装自己是只变异小狗狗,就这样变成了末世丧尸女王的宠物,并享受着狗狗界的最高待遇。

小日子过得美滋滋哒~

“美色误人。”南鸢淡淡道了句。

“可是鸢鸢都是拥有丧尸帝国的丧尸女王了,不搞几个小奶狗养在身边,那也太没有排场了。”小糖嘀咕。

南鸢斜它一眼,“上次见到一只小奶狗,还挺好看的,小糖考不考虑配个种?”

南鸢口里的小奶狗那是真狗,还是只母的。

小糖登时炸毛,“我是神兽虚空兽!不是狗狗!鸢鸢怎么能让我跟狗狗配种呢,呜呜……我生气了。”

南鸢轻嗤一声,“我还是好大一只蛇呢。”

小糖顿时蔫了,小声反驳道:“可鸢鸢现在是人形呐。”

南鸢:“你现在在大家眼里是变异狗形。”

小糖气哭。

“我要回空间,我不粗来了!”

“也好,省得我日日给你烤肉。”

小糖:“……鸢鸢,我觉得叭,外面待着还挺好哒~”

说完这话,小糖噌地一下蹿到了南鸢怀里,用自己柔软的毛发蹭她的手,“天地之间最萌萌哒的虚空兽棉花糖的毛给鸢鸢挼哦~鸢鸢可以尽情地挼。”

南鸢抱着小糖,敲了它脑门一下,然后才梳起了毛。

大半年的时间,足以让她对这具肉身有进一步的了解。

这具肉身可以说是结合了丧尸和人类部分特征的综合体。

她如今需要像丧尸一样不断食用新鲜血肉来给身体供给能量,还需要像人类一样睡觉补充体力。

只不过,人类每天需要睡六到八个小时,而她的睡眠时间却缩减到了三四个小时。

还有……

身体变异之后,南鸢发现,自己作为人类时的七情六欲在简化和变淡。

到现在,人类复杂的情感只剩下了最简单的喜和怒,其他情绪已经稀薄到了几近于无的程度。

不止南鸢,靳帆等后来转变的人,亦是如此。

倒是豆豆,情绪似乎还是跟以前一样丰富。找到家人的她,跟丧尸爸爸妈妈还有姥姥姥爷等人团聚了,光是跟家人待在一起,每天便觉得十分开心。

有时候豆豆还会做直播,教女丧尸宝宝们如何梳妆打扮。

她比任何人都适应得好。

南鸢帮小糖梳理毛发的动作一点点慢了下来,就这样靠着软椅睡了过去。

整座城市在这一刻陷入了浅眠,丧尸女王沉睡时的精神力有着神奇的安抚作用,丧尸们即便不用睡觉也会变得十分平静祥和。

然而,这样的平静祥和之中却有一处剧烈起伏,显得突兀至极。

当夜的静谧被打破,黑暗之中,南鸢唰一下睁开了双眼。

一瞬间,精神力倾泻而出。

南鸢很快捕捉到了夜色中飞掠的人影,她沉默片刻,淡淡吐出一个字:“人?”

因为世界等级的限制,南鸢还做不到像其他高等世界中那般以精神力视物,但释放出精神力之后,整座城市都处于她精神力笼罩之下,她能感受到这一团团的精神力在什么位置,也能轻易分辨出它们的大小和浓淡。

闯入领地的这一团精神力,不但过于活跃,而且十分强大。

相比其他水滴水滩般的大小,这精神力如一汪深潭。

南鸢粗粗一探之下,竟不知其深浅。

她目光忽闪了一下,缓缓吐出一个名字,“盛慕熙……”

正在打瞌睡的小糖陡然一个激灵,醒了,“谁谁谁?我怎么好像听到了盛小白脸的名字?”

“盛慕熙,他找来了。”

不用南鸢再说什么,小糖这个时候也发现了,“天呐鸢鸢,真的是盛慕熙,而且就他一个人!他怎么知道鸢鸢是丧尸王啊?我小看他了,他还挺聪明的。”

在消息传播无比滞后的末世,盛慕熙能猜到鸢鸢是丧尸王,还不怕死的一路摸过来,这绝壁是真爱啊!

可惜鸢鸢现在已经是一只专注于搞事业的莫得感情的丧尸王,盛慕熙注定白跑一趟。

南鸢目光下瞥,落在小糖的软毛上,“不,他还是跟以前一样蠢。他是来杀丧尸王的。”

能造成这么大轰动的丧尸能是普通丧尸王吗?

她是丧尸王这件事很难猜吗?蠢。

小糖浑身软毛一抖,立马跳脚大骂,“什么?他居然是来杀鸢鸢的!好哇,亏我还替他说好话!”

“嘘。”南鸢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五分钟之后,因为客厅过大而显得空荡荡的屋子里响起了悉悉率率的声音,并离南鸢和小糖越来越近。

黑暗中生长出了几根细长的藤蔓。

在离南鸢足够近的距离时,藤蔓抽芽的速度陡然变快,疯长一般,迅速缠上了南鸢的身体。

小糖正想着要不要一爪子把这些小儿科藤蔓切块的时候,一根藤蔓突然缠上了它的后脚跟,再直接往上面那么一拽。

小糖瞬间腾空,呈倒吊之姿,圆滚滚的身躯还被藤蔓拴着在半空中晃荡了几下。

小糖觉得这景象似曾相识,并恼怒出声,“吱吱吱吱!”

此时,南鸢的身体也被藤蔓裹了一层又一层,几乎包成了个粽子。

啪嗒一声。

客厅灯在这一瞬间亮了。

就在离南·粽子·鸢和小·倒吊·糖不到五米的地方,站着一个男人。

他的双眼布满红血丝,正直勾勾地盯着南鸢,那眼神让小糖打了个颤儿。

“觅觅……”一声沙哑低沉的呼喊从男人喉间溢出。

“我终于找到你了。”盛慕熙的嘴角缓缓弯起一个弧度,朝她走近,“觅觅,见到你真好,你不知道我现在有多开心……”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