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701章 弄伤你,心疼的是我

第701章 弄伤你,心疼的是我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613  |  更新时间:

第701章 弄伤你,心疼的是我

小糖炸毛,突然想起这一幕为什么眼熟了。

那是第一个世界的时候,阿清变成了会吐丝的大蜘蛛,不但把它吓得嗷嗷叫唤,还用蜘蛛丝把它倒吊在了蜘蛛网上,后来更是麻痹它,让它迷迷糊糊中把鸢鸢卖了。

那简直是它兽生遇到的最屈辱的一件事了!

要不是后来阿清变成了小号蜘蛛带它兜风,它是肯定不会原谅他哒,哼。

现在不正常的盛慕熙就像极了那个时候的大蜘蛛阿清,目光都有那么点儿阴恻恻的,看着鸢鸢的眼神也恨不得将人直接给吞了。

南鸢面无表情地看着那走近的男人,接了他的上一句话,“但是,我并不想见到你。”

话落,她手指一动,无形的风刃在瞬息间形成,困缚她的藤蔓被切碎。

碎渣落了满地。

然而藤蔓刚毁,盛慕熙便一挥手臂,屋子里所有的金属制品竟在瞬间变形、凝聚、重制。

无数金属条从地面深深刺入地面,又从地面钻了出来,前一秒还硬如钢铁,后一秒便如藤蔓一样任意扭曲起来。

顷刻间,这些金属便将南鸢的四肢连同整把椅子都扣在了地上。

乍眼看去,南鸢竟像是穿上了一件金属盔甲。

盛慕熙走到她身前蹲下,伸手握住了她的双手,强硬地与之十指交握,顺便也控制了南鸢的手指。

男人的嗓音在这一刻愈发温柔,“觅觅,这些金属经过我异能的加工,变得削铁如泥,不比觅觅的那把金刀逊色多少。为了不伤到觅觅,你先不要乱动好不好?弄伤你,心疼的是我。”

小糖掉了一地鸡皮疙瘩。好肉麻,而且是病娇兮兮的那种肉麻,怪瘆人的。

南鸢眸子半眯,“天真,你以为这东西能困住我?”

盛慕熙嘴角挽起,眼里划过一抹骄傲之色,“觅觅,我知道这些困不住你,但我只是想跟你好好说一会儿话,不这样做,我怕你一见到我就把我拍飞了。”

南鸢看着他,沉默。

嗯,这的确是她会做的事情。

半年不见,盛慕熙其他地方没什么长进,在她身上使的招却是越来越多了,把她的脾气也摸得越来越透。

盛慕熙抓起南鸢的手,从大拇指开始,每根指头上都轻轻落下一吻,目光虔诚不已,眼底亦是浓浓的懊悔之色,“觅觅,对不起,我真的知错了……”

南鸢打断他,“这话我已经听过了,下句。”

盛慕熙一噎,看向她的目光带了几分小心翼翼,“觅觅,那你能不能原谅我?以后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都听你的,再也不给你添麻烦了。”

说着,他大着胆子摸了摸南鸢暴露在外面的脸蛋。

入手的温度有些凉,让他忍不住用掌心捂了捂,想给她捂暖和一些。

可是他不知,这是对方的正常体温。

南鸢瞥了一眼他的咸猪手,淡淡问:“你也知道以前给我添了不少麻烦?”

盛慕熙嗯了一声,模样乖得很,前提是不去提他将南鸢捆起来的混账事。

“觅觅,真的对不起。”

“倒不必总说对不起,以前我愿意宠着你,再多麻烦也是我自愿,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罢了。只是盛慕熙,我觉得我有必要提醒你,我们已经分手了。”

“没有的事,我们才没有分手!”盛慕熙目光闪躲,坚决不承认这件事。

南鸢:“当初走得匆忙,没来得及跟你当面说。我和你,我们早在丧尸围城之夜便分手了。”

南鸢没有因为故人的到来出现太大的情绪起伏,相反,她比以前更为冷漠。

这让盛慕熙心里产生了极大的恐慌,他红着眼问:“觅觅,真的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

南鸢看他这副胡搅蛮缠的样子,觉得说人话他可能听不懂,于是,她换了个角度,“盛慕熙,你难道要跟一个不懂感情的丧尸谈感情?”

盛慕熙神色蓦地一变,“觅觅,这话是什么意思?”

南鸢目光冷冷地看他,“你不会蠢笨到以为一个人类便可以统治丧尸了吧?如今的我跟丧尸一样需要吃生肉补充能量,也跟丧尸一样是没有感情的行尸走肉。”

盛慕熙呼吸陡然间加重,“不是的觅觅,你跟它们不一样!你才不是什么行尸走肉!”

“盛慕熙,你口中的它们是我的子民,如今的我亲近它们远胜于你。”

盛慕熙神情一震,难以置信地轻唤一声,“觅觅……”

南鸢继续道:“如今你于我,便如猪牛羊于人类。你应该庆幸,我还保留着一部分人类的良知,否则,人类基地早已被我的丧尸帝国踏平,所有人类都将沦为我们的食物。”

盛慕熙瞪大眼看着她,眼里已经有泪花开始打转,“觅觅……在你眼里,我真的就只是食物吗?你对我、当真对我一点儿感觉都没有了?”

南鸢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如今我的情绪只剩喜和怒,欲望也只剩食欲,当我对你有感觉的时候,那一定是愤怒。你确定想让我对你产生感觉?”

盛慕熙张了张嘴,这一刻,眼酸,鼻酸,胸口堵,心口也疼,浑身都疼。

“觅觅,都是我的错……”

“你想自责的话也可以,我不会拦着,毕竟我变成如今这样,的确跟你有关系。若我只是个普通人,我和豆豆早就沦落为低阶丧尸,现在看到你不会跟你在这儿闲扯淡,只会扑上去一口咬断你的脖子,撕咬你身上的血肉。”

“觅觅,对不起,真的对不起……”盛慕熙猩红的眼睛被泪水浸湿,心脏疼得已经喘不上气来了。

是他的错,都是他的错,都是他没有照顾好觅觅……

觅觅说的那种结果他早就千百次地在梦中看到过了,并且夜夜都被这样的噩梦折磨得无法入眠。

现在能看到这样鲜活的觅觅,他心里不知有多开心,所以哪怕觅觅往他心尖上插刀子,他也愿意受着。

觅觅不原谅他是对的。犯下这种大错的他,的确没有资格得到觅觅的原谅。

如果时光能够倒流多好。

盛慕熙苦笑,可惜世上没有如果,也没有后悔药。

这一刻,他心里闪过了很多阴暗的想法,比如找个没人也没丧尸的地方,像现在这样将觅觅困上一辈子,至少,觅觅不会再消失在他面前,可以一辈子都跟他在一起。

可惜,他终究是舍不得。

已经伤了她一次,他又怎么舍得再伤害她……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