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725章 闭嘴,撒娇无用

第725章 闭嘴,撒娇无用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638  |  更新时间:

第725章 闭嘴,撒娇无用

南鸢有些意外,那个眼睛长头顶的二哥居然会在王后跟前特意提到她?

让她来捋一捋。

三年前,子桑王和王后得知她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虽然养了十几年,感情非同一般,但三年的时间足够让两人慢慢接受这个事实,震惊、难过、不舍、纠结等各种情绪早就轮番发泄过了。

血脉对王室而言十分重要。王室血脉不容混淆,这是王室代代传下来的刻入骨子里的观念。

当初王后能保留丽丝公主的称号,甚至愿意继续养着她,确实足够宽厚了。

不过这段时间王后的心思应该都花在了亲生女儿身上,毕竟那才是王室真正的血脉。甚至于,这次子桑王和王后会借由生日宴的机会,把子桑沫儿介绍给更多的贵族。

所以,王后可能会思念丽丝公主,也有可能在宴会前后联系她,但考虑到亲生女儿的处境,加上这一次是子桑沫儿的主场,她不太可能邀请丽丝公主去这次的宴会。

除非——

除非这次宴会的核心人物子桑沫儿本身不在意这件事,甚至主动提出邀请,其他的家庭成员也赞成了这个决定。

能培养出五个如此优秀的儿子,王后自然不是真的傻白甜。

除了多愁善感这一点,她是个十分称职的王后,在任何场合该说什么样的话做出什么姿态,她都拿捏得很精准。

就如这次的通讯,她没有自称母后,提到其他家庭成员时也没有称呼王和王子,此刻她只是以一个普通母亲的身份来邀请曾经的女儿来参加她的生日宴。

南鸢觉得,她不去的话大概就是不孝了。

毕竟是养了这具身体整整十七年的亲人,对方也只是提出一个小小的请求而已。

所以南鸢给出了自己的回信,当天她会准时赶到。

“鸢鸢,你真的要去啊?”小糖问。

“怎么,我不能去?”

“可是鸢鸢,你离开之后还不到一个月,子桑沫儿就讨到了王室所有人的欢心,气运子女主已经凭借她天生的亲和力跟王和王后、还有那一群哥哥相处得你比这个当了十几年亲人的假公主还要好呢,就连那个鼻孔朝天的二王子子桑瀚都对她和颜悦色的,我是怕你去了伤心。”

南鸢:“我又不是丽丝公主,我伤心什么?”

小糖哼哼地道:“就算鸢鸢不伤心,但鸢鸢去了注定沦为陪衬,因为宴会这一天,有人询问子桑沫儿的精神力等级,得知子桑沫儿十七岁了居然都还没测试,有人起哄当众测试一下,结果……结果鸢鸢之前就已经猜到了,子桑沫儿凭借ss级别的精神力大出风头,王和王后狂喜,几个大佬哥哥纷纷震惊,而那些在一开始挑刺质疑的声音也都变成了马屁声。”

南鸢不以为意:“那又如何?不管是曾经的丽丝公主还是现在的程菲,都不需要太出风头,赤血能名声大噪就够了。”

小糖愤愤然道:“哼,可是我不想鸢鸢被别人比下去,沦为别人的陪衬!”

南鸢顿住,并默默反思了一下。

为啥小糖会把她的面子和输赢看得这么重要?

莫非是她在无形中传递了这种观念?

好吧,她承认她以前的确是个看重输赢的人,毕竟身为上古凶兽的她横行霸道惯了,血统里的好胜基因让她只喜欢赢不喜欢败。

但是,不用本体的时候,赤血四爪腾蛇的血脉影响便没那么强烈了,她也发现了很多东西比一时的胜利更为重要。

“小糖,你要知道,受很多因素的影响,我不可能一直是赢的那一方。”

小糖彩虹屁分分钟吹起来,还特别的真心实意:“不管不管,在我心里,鸢鸢就是最厉害哒!所有气运子,不管男的女的都得往一边站。”

一丝轻笑从南鸢嘴角泄出,“知道了。”

·

程父程母得知南鸢要去王宫赴宴之后,心情有些复杂。

“这是应该的,毕竟他们养了你十七年。”程母笑得有些勉强。

程父则提醒道:“女儿,记得穿得体面点,也别忘了给王后准备生日礼物,还有……”

南鸢一一应下,问道:“只有这些?我以为你们会让我给子桑沫儿带几句话。”

程父程母齐齐一愣。

刚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他们最先想到的居然不是沫儿,而是菲菲去了会不会觉得尴尬,会不会动摇,然后一去不复返?

大概是因为知道以前的女儿一定会过得很好,所以他们才更担心沉默寡言的亲生女儿。

“啊,啊啊!”水池里的人鱼突然发出声响,打断了这片刻的安静。

“小蓝也跟着菲菲去?不行,那里可是王宫,你这次就算绝食也没用。”

程父对人鱼已经不像之前那么溺爱了,现在他看人鱼的表情更像是看一个小事逼。

人鱼:……

等程父程母唠叨完离开之后,人鱼还扒在水池壁上,娇娇软软地朝着南鸢喊:“啊~啊啊~”

南鸢无情拒绝,“撒娇无用,闭嘴。”

人鱼愤而击打水花,嘴里那啊啊叫声变了腔调,看上去很是生气。

小糖突然道:“鸢鸢,我好像听懂了人鱼的叫声。”

“哦?她在说什么?”

“她说,如果这次你不带她一起去,下次她就不配合你拍照了。曼尔博士会控诉你,别墅你也别想住了,滚回你的垃圾星捡垃圾吧!”

南鸢沉默了一会儿,问:“你确定她是这个意思?”

小糖拍着胸脯道:“80%的准确率。”

南鸢顿时无话可说。

按照这条人鱼的智商,别说,还真有可能是这个意思。

南鸢回忆了一下这些贵族们的宴会。

来宾的确不能带宠物进入宴会厅,不过人鱼似乎是一个例外?

因为人鱼温顺,不吵不闹,加之人鱼又是贵妇人们喜欢用来攀比的物件之一,有很多贵妇都会带着自己心爱的人鱼一起出席各种宴会。

离开水池的人鱼会被放置在一辆特殊的水车里面,人鱼的鱼尾浸泡在水里,上半身则坐在水车靠椅上,贵妇人会将自己的人鱼打扮得很漂亮。

想到这儿,南鸢瞅了一眼自家人鱼前凸后翘的完美身材,觉得自己这个主人确实有点儿失职。

别人家的人鱼还能坐着水车出席高级宴会,而她的这条只能憋屈地待在水池里。

难怪一天天冲她撒娇。

行吧,顺便带这个漂亮的小家伙出去比比美。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