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728章 绝了,这彩虹屁精

第728章 绝了,这彩虹屁精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524  |  更新时间:

第728章 绝了,这彩虹屁精

小糖:“鸢鸢,那……应该是没瘸吧,我偷偷观察过气运子了,未来的团宠小公举的确人美心善,怪讨人喜欢的。不过鸢鸢,这里面绝对不包括我!”

此话绝非彩虹屁,在小糖心里,鸢鸢才是最可爱的,还是那种酷拽酷拽的可爱,嗯!

只是这个想法飘过的时候,小糖还是产生了一丝丝的动摇。因为它的脑子里不合时宜地闪过了南鸢那庞大威武的本体。

小糖陡然一个哆嗦。

作为宠物的人鱼暂时被留在了宴会厅,南鸢则被王后的女侍带上了楼上的化妆间。

……

子桑沫儿果然如同小糖说的那样,是个很讨人喜欢的女孩儿,南鸢还一个字没说,这个活力四射的女孩儿就能叭叭叭地讲上一堆。

“……我终于见到你了!你果然跟王后说的一样,你长得可真好看,你的眼睛像黑曜石一样漂亮,你的肌肤像奶油一样光滑,你的气质优雅高贵又迷人,你是我见过的最精致的女孩儿,我能看你一天……”

小糖产生了浓浓的危机感。

这彩虹屁为什么比它拍得还要好?

身为气运子女主,怎么好意思抢它的饭碗?

“……那边的爸爸妈妈还好吧?这段时间这边的爸爸妈妈还有哥哥都对我很好。对了,妈妈她可能有些敏感,如果可以的话,你平时能不能稍稍地抽出一点时间陪她说说话?”甜美可爱的小公主用手指小小地比了一下,看上去可可爱爱的。

南鸢嗯了一声。

“……我听妈妈说,你买了他们以前的住宅,现在你们就住在那里。你知道吗,这一直是我的的梦想,我以为我要花半辈子时间才能办到,但你几天就做到了。丽丝,你真的太厉害了!”小公主的双眼晶光闪闪,宛若看什么偶像。

小糖:这彩虹屁真的……绝了。

“丽丝丽丝,我们一起攒钱吧,到时候我们把那边的爸爸妈妈一起接到这边小住,就在王宫附近买一个房子……”

小糖不禁感叹出声,“鸢鸢,这就是语言的艺术啊,这么一来,你和气运子女主共同拥有了个两个爸爸妈妈,你看看气运子女主这小嘴儿多会说啊,听得人多舒坦啊。”

小糖说了半天没听到回应,一瞅鸢鸢的模样,心中一惊,顿时就想起了一件事。

它家鸢鸢最无法招架的人除了会撒娇卖萌的那一种,还有一种就是……自来熟。

小糖:“鸢鸢?鸢鸢?”

“在。我只是突然觉得子桑沫儿这自来熟的样儿挺像一个人的。”

小糖非常好奇,“谁呀?”

南鸢淡淡吐出俩字:“我妈。”

小糖:……

牛逼了这个彩虹屁精,居然能让鸢鸢想到母上大人!

“你是不是有些紧张?”南鸢打断了滔滔不绝的子桑沫儿。

子桑沫儿顿时揪了揪自己的裙摆,咽了咽口水,问:“有这么明显吗?那糟糕了,等会儿我亮相之后,会不会给王后丢脸?虽然王后妈妈让老师教了我很多东西,但……但我一紧张就容易忘事儿。丽丝,说实话,我还是觉得以前的生活更自由自在,我其实并不想当这个公主。抱歉,我不应该当着你的面说这种话……”

南鸢盯着她看了片刻,忽地道:“紧张的时候就像刚才那样,多说点儿废话就行了。”

子桑沫儿:……

“我叫程菲。”南鸢更正道,然后操控轮椅离开了。

子桑沫儿在后面喊道:“菲儿姐姐,我刚才的话都是认真的!等我这边混熟了,我就回去看你们,还有,等我挣到足够的钱,我一定要给你和爸爸妈妈在王宫外面买一个房子!”

小糖悄咪咪地道:“鸢鸢,我刚才感觉了一下,气运子女主应该没有说谎。”

南鸢哦了一声,“有没有说谎你都能感觉出来?”

“那是因为这次的气运子女主情绪波动挺明显的,刚才不像说谎的样子。”

南鸢沉默了片刻,忽地问:“这一个多月,她为何没有回去看望程父程母?”

“因为程父程母不让,然后气运子女主自己也觉得不合适,不过子桑沫儿经常跟程父程母通信,鸢鸢放心,我偷听了几次墙角,子桑沫儿不但没有说过任何人的坏话,在程母觉得你性格冷漠不亲近她的时候,她还帮着说过好话咧。”

南鸢:“那你还起哄,让我去找她麻烦?”

小糖:“因为鸢鸢不喜欢气运子嘛,鸢鸢不喜欢的,我也决定不喜欢。”

南鸢顿时无话可说。

“如此看来,子桑沫儿除了名字有点儿莲里莲气,本人确实挺不错。你天道粑粑这次眼没瘸。”

南鸢颇为遗憾地道了句可惜。

“可惜啥啊鸢鸢?”

“可惜没能当成阴阳人。”

小糖:所以鸢鸢你就承认了叭,刚才你也是想去找茬哒。

南鸢路走到一半,神色微微一变。

领路的侍女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一抹高大的身影堵住了她的去路。

“程菲,我们谈谈。”来人道。

南鸢懒洋洋地扫了来人一眼,“子桑瀚,今天我是客人,你太无礼了。”

子桑瀚目光如鹰隼般锋利,“我只是想问你几个问题,耽误不了你太长时间。”

南鸢扯了一下嘴角,“你不是已经查证过了么,为什么非要当面再问一遍?为了听我亲口承认,你居然向王后表达了对我这个妹妹的思念之情?我觉得怪……恶心人的。”

子桑瀚神色陡然一沉,怒道:“子桑丽丝,你!”

“我现在叫程菲,我并不想跟你这种傲慢无礼的人扯上任何关系,包括姓氏。”

小糖在空间里疯狂鼓掌,“哈哈哈哈,这一句恶心人怎么就听得那么爽呢!所有在鸢鸢面前鼻孔朝天的人都应该被鸢鸢狠狠怼回去!”

子桑瀚深深吸了一口气,努力抑制出了怒火,平时他并不是个易怒的人,他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

“你真的是……赤血?”已经平静下来的子桑瀚问。

“是我,手下败将。”

“程菲!”子桑瀚怒吼一声。

他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这个妹妹居然有气死他的本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