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729章 我觉得,我是天才

第729章 我觉得,我是天才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689  |  更新时间:

第729章 我觉得,我是天才

“你可以叫得再大声一点,保准宴会厅的宾客们也能听到。”南鸢不咸不淡地提醒一句。

子桑瀚只能再次将怒火憋了回去。

“你就不能好好跟我说话,非要话中带刺?”

“我说的是实话,实话有时候的确刺耳。”

子桑瀚揉了揉有些发胀的额头,“不是不能听实话,而是你对兄长的态度让人恼火。”

南鸢有些意外地看他一眼。

原来这人还知道自己有个兄长的角色。

她还以为子桑瀚跟她一样凉薄。

南鸢的表情让子桑瀚感觉到不适,冷着脸补充了一句,“现在的确不是兄妹了,但以前是。”

“以前不见你说起这个,怎么现在我们没血缘关系了,你反倒跟我强调你是兄长了?”南鸢问。

子桑瀚喉间一堵。

他识趣得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你的精神力是不是……提升到b级了?”子桑瀚问正事儿。

“c级的精神力即便是在游戏里能最大限度地调到ss等级,但绝不会有人在决斗的时候还这么干,因为最大限度地投入精神力,玩家一旦在游戏里受伤,精神力也会受到重创。”

听到这话的小糖已经笑出了鹅叫声,“鹅鹅鹅,子桑瀚到居然现在都以为鸢鸢的精神力等级只有b级。他怎么这么喜欢被鸢鸢打脸?”

南鸢也表情微妙地扫了一眼自以为是的指挥官。

不过也不能怪子桑瀚这么想,精神力升级本就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情。

整个星际联邦,能在五年内能出现一个这样的案例就算不错了,更别提精神力连越数级。

在众人眼里,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南鸢的默认让子桑瀚的表情变得复杂,“那么你的格斗能力,又是跟谁学的?”

南鸢:“王宫里的格斗老师、网上的格斗影像,各种学习资料,总之很多。”

子桑瀚皱眉,“这不可能。格斗老师教的是我们,你从小娇气,根本不愿意学这个,后来你失去双腿,更是自暴自弃,一心只知道讨好周围的人,你早就活得失去了自我。”

“为什么不可能?看得多了,自然而然就会了。子桑瀚,这世上有一种人叫做天才,我觉得我离这个词挺近的。”

小糖小小声地问了句:“鸢鸢,说出这话的你有没有那么一丢丢的脸红害臊呀?”

南鸢面不改色,“没有。”

小糖哦了一声,“跟这些鱼唇的凡人相比,鸢鸢的确是天才。”

子桑瀚也因为这一句天才变得神色古怪,他盯着南鸢看了片刻,意味不明地道:“天才?我第一天知道,我的妹妹原来是个天才。”

略微的卡顿后,子桑瀚问了最后一个问题,“扎里斯真是你杀的?你坐在轮椅上杀的?”

“嗯,我杀的。不是我的功劳,我不会冒领。”南鸢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

这两天觉没补够,有点儿困。

子桑瀚:……

跟他说话说到打瞌睡的人,这妹妹绝对是第一个。

呵呵,他的威慑力什么时候这么不给力了?

子桑瀚没有继续再问,虽然他很好奇一个坐着轮椅的十七岁女孩儿是怎么杀掉一个身强体壮的星际海盗,但直觉告诉他,就算他真的问出口,他也得不到想要的答案。

子桑瀚一直不亲近子桑丽丝的原因很简单,这个妹妹看见他就跟老鼠见了猫一样,没啥本事脾气却大,当着父亲母亲的面是一副乖巧懂事的面孔,背地里却是另一个面孔,颐指气使、心胸狭窄、嫉妒好强。

自从小时候无意间撞过一次之后,子桑瀚就很难喜欢这个妹妹。

他是看在血缘关系的份上,才一直没有拆穿她的面具。

可是自从这个懦弱又恶毒的妹妹离开王宫之后,似乎就变得很不一样了,这让他觉得不可思议。

或许,也不是一点儿端倪也没有,毕竟离开那一天,她就是这样气晕了疼爱她的母后。

她是个凉薄至极的女人,现在的她似乎才是真正的她。

但这样的妹妹,子桑瀚居然觉得比以前那个好多了,哪怕她说一句话就能点燃他的怒火。

沉默的子桑瀚绕到了南鸢的轮椅后,推着她往前。

小糖惊恐脸,“鸢鸢,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哇!”

南鸢微微挑了下眉,没有再打击这个狂妄的小子。

等快到宴会厅的时候,子桑瀚才顿住了脚步,压低了声音道:“你在游戏中作战很厉害,或许你可以试一试军校的模拟训练,如果你能打败格斗老师,完全可以取而代之。不过那要等你再大一些。”

说到这儿,子桑瀚抿了抿嘴,又多嘴说了一句,“不要跟那些雇佣兵搅和在一起,他们是一群亡命之徒,而你不一样。”

南鸢偏了偏头,“来自兄长的关怀?你现在好像有点儿兄长的意思了。”

子桑瀚闭上嘴巴,选择不再说话。

重回宴会厅的南鸢看到自己的人鱼正被几个贵妇和名媛围着观赏。

虽然裙摆遮住了大半的鱼尾,但人鱼的尾巴又长又大,那漂亮的浅蓝色透明尾鳍完全展开的时候,就如一柄巨大的扇子。

一辆代步水车当然不能遮挡住她全部的鱼尾。

南鸢靠近的时候,还能听到这些人的惊叹声。

当然,也有一些不和谐的声音。

“丽丝公主大老远地将这人鱼带来,不就是为了炫耀么,还藏着掖着干什么?我要看她的鱼尾,快把她的裙摆给我撩起来,还有这面纱也摘了。”

“对啊,还戴着什么面纱,会不会是这张脸丑陋不堪?”

“……”

“小蓝。”南鸢突然叫了一声。

目光沉沉的人鱼听到这一声小蓝,面纱下的表情顿时转为乖巧,眼睛也唰一下亮了,她的目光越过几个障碍物,准确无误地落在了轮椅少女身上。

“有没有认识新的人鱼?”南鸢问。

“啊。”人鱼叫了一声,看向旁边一条红色人鱼。

红人鱼也高兴地啊啊叫了出来,可惜声音有些阻塞,并不好听。

两道声音放在一起,对比尤其明显,周围的宾客都惊呆了。

“这条人鱼的叫声也太像人了!不,她的叫声比人类的吟唱都要动听!”

南鸢不着痕迹地将挡路的人挤开,伸手摸了摸人鱼的人鱼头,“真乖,看来是交到朋友了。”

人鱼一愣,眼里极快地掠过了一道芒光,然后她头一歪,在南鸢的掌心里蹭了蹭,又软软地叫了一声,“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