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737章 呵呵,她都明白了

第737章 呵呵,她都明白了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540  |  更新时间:

第737章 呵呵,她都明白了

小糖想起手札上对人鱼王子的描述,虽然它是个雄兽,也不禁吸溜了一下口水,“绝对不逊色于鸢鸢那些年养过的小奶狗小狼狗哦。人鱼王子变成人之后,就可以和女主更星湖地生活在一起了,毕竟在水里不太方便。”

南鸢:……

南鸢怀疑手札上记录的东西有些过于细致了,为何连这种事都要写出来,也不怕教坏小崽子。

“小糖,你看我养的这条人鱼是不是有些像人鱼王子?”南鸢突然问了一句。

小糖瞬间懵了,“啊啥?人鱼王子?小蓝?唉,鸢鸢你别说,她还真有点像变性之前的人鱼王子,他们的头发和鱼鳞都是如大海一样的蓝色,蓝色在人鱼帝国是最尊贵的颜色,他们的每一任人鱼王,不管是以前雌性为尊的雌人鱼王,还是后来雄性为尊的雄人鱼王,都是蓝人鱼哦。

但是鸢鸢,小蓝是人造人鱼呀,曼尔博士不是说她这个蓝色是基因突变造成的嘛,她跟人鱼王子除了都是蓝色都很漂亮,八竿子都打不着!”

“呵,是么。”南鸢沉静的眸子里有幽冷的光闪过,“我不仅怀疑她是纯天然人鱼,我还怀疑她跟人鱼王子有关系。或许,她是人鱼王子的血亲,再离谱一点,五百年后的剧情提前也不是不可能。”

“纯天然人鱼?小蓝跟五百年后的人鱼王子有关系?怎么可能哈哈哈哈哈……嗝!”小糖笑到一半突然打了个响亮的嗝儿。

小糖傻了,它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这条人鱼比其他人造人鱼的个头……都大啊啊啊啊!

鸢鸢这么一提醒,再结合它刚刚获得的人鱼新知识,小糖确定以及肯定,这条人鱼根本不是人造人鱼,他也是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货真价实的人鱼!

人鱼现在还是个雌的,但这么大的个头,成年之后绝逼转化成一条雄性!人造人鱼可没有这个功能!

小糖一阵懵逼过后,颤颤巍巍地问:“鸢鸢,你的意思是说小蓝就、就就就是五百年后的人鱼王子?”

“瞧把你吓的,只是一个极端的猜测,你天道粑粑又不是死的。”

小糖松了口气,心里接了一句:天道粑粑不是死的,但也不是活的啊,它老人家就是一团规则。

南鸢:“或许,他是人鱼王子的祖宗。”

“人鱼王子的祖宗?”小糖更懵了。

它掰着爪子数了数,按照人鱼的寿命,五百年的话,人鱼王子爷爷辈?早婚早育的话,曾爷爷辈儿?晚婚晚育的话,爸爸辈儿?

“鸢鸢,人鱼王子他祖宗为啥会出现在这里,这不是五百年后人鱼王子的剧情嘛?”

“谁知道呢,或许他只是在复制人鱼王子走过的一段成功之路,想着通过这个办法也勾搭个女人。”

“啊?他又不知道以后发生在人鱼王子身上的事情,他怎么复制?”

南鸢高深莫测地回了句:“他是不知道,但有东西知道。”

“有东西知道?谁啊?我咩?或者我爹爹?”

南鸢无语了一瞬,“你和你爹是东西吗?”

小糖立马跳脚,“我和我爹才不是东西呢!我们是天地之前无与伦比的碉堡虚空兽!”

南鸢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

“鸢鸢!我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人鱼王子的蓝人鱼王族中,在五百年前,也就是咱们现在这个时间线,出现过一个牛逼哄哄的蓝人鱼,他的名字叫蓝斯。”

南鸢听到蓝斯两个字,眼皮狠狠一跳。

很好,都串起来了。

小糖还在继续道:“当年就是这个叫蓝斯的雄人鱼带领雄人鱼们厮杀海怪,成为人鱼帝国的一代领袖,只可惜蓝斯死在大战里了,不过人鱼们并没有找到他的尸首,所以人鱼们坚定地认为他们的伟大领袖成了海神。

再后来,蓝斯的兄长成了新一任人鱼王,收服了剩下的海怪。如果只有牛逼的人鱼才能出现在在星际联邦,那除了人鱼王子,绝壁就是这个蓝斯啦!

哇哦,我真是太聪明了,就出现过那么几次的名字,我居然想起来了,哈哈哈哈……等等!鸢鸢,我怎么觉得,除了手札上,我好像还在哪里听过蓝斯这个名字,鸢鸢你听过吗?”

南鸢淡定地接话:“听过。银龙说他叫蓝斯。”

小糖立马说:“不可能!银龙明明是威利·琼斯,那个被冷冻仓冷冻了几十年的年轻将军!”

小糖说完便一震。

嘤,说漏嘴了。

南鸢轻嗤一声,“果然是他,全星际也就这一个精神力等级是sss的人物了,原本我还纳闷他是不是有些老了,原来是躺了几十年的冷冻仓,所以维持了年轻美貌。”

小糖更正:“是年轻英俊。”

这一刻的小糖已经忘了什么蓝斯绿斯,默默在给自己写了一句提示语:谨防被鸢鸢套路。

然而,在南鸢问了句“那位赫赫有名的威利将军是不是就住在潘拉星上?”时,小糖忽地又是一声惊呼,“鸢鸢居然连这个都知道了!”

南鸢嘴角扯了一下,“猜的。或许,离我的别墅也不远。”

小糖死死捂住了自己的小嘴。

鸢鸢太厉害了叭,这些绝对不是它说哒!

理清了心中疑团的南鸢再看池子里装死的那条人鱼时,真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了。

“鸢鸢,你在想什么呀?是不是觉得很稀奇,这么个前凸后翘的大美女以后以后居然会变成个平胸大美男?”

南鸢轻呵一声,“不,我在想,当初如果知道这货能变成男人,我应该在离开前把她送回黑市,任别人蹂躏。”

现在有曼尔博士盯着,都不好脱手了。

“鸢鸢别呀,我想看人鱼变性,嘿嘿嘿!”小糖兴奋地搓手手。

可爱的小糖就这样变成了猥琐糖,南鸢觉得颇为头疼。

头疼的南鸢当天便辞别了王后等人,然后冷酷无情地将人鱼丢给了程父程母,“我要出一趟远门,带着这个累赘很不方便,劳烦你们帮我照看几天了。”

人鱼这一次没有再装可怜,只是平静地看着南鸢。

那双湛蓝的眼颜色暗沉,在这一刻充满了……蛊惑。

南鸢冷笑:上个世界被别的女人蛊惑过,所以这个世界便想着用这一招蛊惑她了?就这点儿出息。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