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743章 来,叫几声

第743章 来,叫几声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823  |  更新时间:

第743章 来,叫几声

说实话,人鱼开口说话之后,南鸢的表情有那么一点点裂开的迹象。

这货只发出啊啊的叫声时,那声音是空灵动听的,也是雌雄莫辨的,但这一刻,人鱼说出的话虽然清越好听,却是……雄性的声线。

身体有着明显的女性特征,前凸后翘,面轮廓也很柔和,说话时却是男人的声音,这就……很诡异了。

说是女装大佬都不妥,毕竟身材是货真价实的。

人鱼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意识到她为什么露出这种奇怪的神情后,眸子微垂,似乎有些羞涩地解释道:“我们人鱼在成年的过程中,声音会先一步发育。”

南鸢嘴角细微地抽搐了一下。

不发声的时候做出这副羞答答的纯情模样,还凑合,毕竟软,但现在,不必如此,真的不必。

“菲儿,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蓝斯问。

南鸢觉得问出这种问题的人鱼是在质疑她的智商。

“看到乔装打扮后的我不吃惊,我可以当你是脸盲,但看到我双腿完好无损,仍然没有惊讶,这说明你很早就知道我在做什么,赤血的身份你也一清二楚。

你一直暗中偷窥我,怎么还有脸问我这个问题?”

南鸢还是那副神情淡淡的样子,但向人鱼瞥去的目光却带着一丝嫌弃和不悦。

蓝斯的眼里划过了一抹异色,单纯无害的表情渐渐变了。

如果一切都已被识破,那继续伪装只会成为别人眼里的笑话。

尤其是在这个女人面前。

人鱼忽地勾起了嘴角,周身气场也发生了明显的变化。那种与生俱来的魅惑和野性瞬间释放了出来,眼里有瑰丽的光彩流转。

在这一刻,他彻底脱去了伪装。

“我还以为,可以瞒你,更久一点。”

相较刚才,人鱼说话时仍然不算连贯,但因为停顿在了合适的地方,听起来反倒透着一丝上位者的慵懒随意。

也或许是因为气场变了,语气变了,差别才如此明显。

南鸢轻呵一声,“你也可以继续演,看你演一条天真烂漫的人鱼,其实挺有意思的。”

蓝斯:……

一天前女人离开时看蓝斯的眼神,让蓝斯猜测她已经猜到了一些东西,但蓝斯没想到,对方在那么早的时候就识破了他的伪装,猜到的东西也远比他想象中多。

这么一想,刚才那故意学其他人鱼撒娇卖萌的姿态,的确有些愚蠢。

“菲儿,我只是,怕吓到你。毕竟,这里的人鱼,都不聪明。”蓝斯解释了自己这么做的原因。

南鸢没有跟他继续探讨这个问题的意思,话音一转,道:“我给你吃,给你穿,还带你参加上流社会的宴会,所以我对你提一个简单的要求应该不算过分。”

“当然。事实上,菲儿可以向我提出,任何要求,只要我能做到。你是我最想,结交的朋友。”

说到这儿,蓝斯的目光凝聚在南鸢那双没有刻意乔装过的漆黑眼眸上,表情带了一丝深意,“第一次见你,我就知道,你跟其他人不同。”

南鸢眼眸微微眯了一下。

是么,正如她第一次见这条鱼,就知道这货与众不同。

二十分钟之后。

南鸢换上了班森准备的盔甲,人鱼则离开水箱,穿上华丽的裙子,坐在了人鱼代步车上。

“赤血,你在这里做什么?我说了我们最好在飞船上待上一晚,再过四个小时,这里的夜晚就会降——”

前来船舱寻找同伴的班森话说一半,蓦地愣在了原地。

足足半分钟过后,他才回神,“我突然明白你为什么来这种地方都要带着宠物人鱼了。她实在太美了。我敢打赌,它的美貌在所有人鱼,甚至全星际的女人当中,能排到第一!”

“班森,我带着他出去转转,你守着飞船,或者跟我们一起?”南鸢道。

因为戴了头盔,班森看不清女人隐藏在头盔之下的表情,但他的直觉告诉他,赤血没有在开玩笑。

他瞬间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他们有全副武装的盔甲,可以抵挡住外物的攻击,但这条人鱼没有,但赤血居然说要带着人鱼一起出去?

“你要让这条人鱼去送死?还是你不信我的话,打算用她去验证什么?”班森的表情变得十分难看,甚至已经愤怒。

他突然想起来,他和赤血只有一次合作的交情,他其实并不算了解她。

或许她的确能做得出这种残忍的事,毕竟这个女人很多时候都冷静得可怕。

南鸢看他这副愤怒又失望的样子,忽地问了句,“当年你带走的那一枚血晶去了哪里?”

班森皱眉道:“如传言说的那样,被联邦政府带走了,他们花高昂的价格买走了血晶。”

南鸢哦了一声,然后放心地开始胡诌,“后来血晶被政府交给了曼尔·约翰逊。曼尔博士的秘密研究表明,人鱼的声波可以杀死这些异形。”

班森神色大震,好一会儿之后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这才是你带人鱼来的目的?”

南鸢点头。

坐在车上一言不发的蓝斯听着两人的对话,目光微微闪烁。

原来是因为这个。

这个女人果然不做多余的事情。

班森虽然不知道赤血跟曼尔博士究竟有什么联系,以至于她竟能知道这种机密,但他就这样信了对方的话。

或许是因为,这样的理由才符合赤血的行事作风。

于是,班森只犹豫一会儿便换上了盔甲,但他还是谨慎地在每个人身上,包括人鱼,都喷了防虫粉。

另外,他背上了他准备的各种武器,虽然那很沉重,会减慢他的速度。

“记得带上麻袋,如果在路上看到碎血晶,我们装上带走。”南鸢提醒了一句。

班森:……

这种时候居然还能这么悠哉地吩咐这种次要事情。

最重要的是,明明他是长辈,为什么会被一个小女孩儿用这种吩咐小弟的姿态指使着做事?而他还觉得理所当然?

大概是南鸢的笃定和淡然影响了班森,他渐渐地也没了刚开始的焦虑和紧张。

船舱打开,南鸢推着人鱼走在前面,班森持枪跟在后面。

脚下果真是一大片平整的暗红色晶石,质地很浑浊,踩在上面,能感觉到晶石的坚硬。

若脚下的这血晶足够好看,就算再坚硬,南鸢也有办法从上面挖下两大箱,但这血晶不好看不说,这么搞的话弄出的动静也大。

南鸢望向正前方。

那里是浓密的红色丛林。

这颗星球上的微元素让这里所有的生物都变成了红色。

美丽,也危险。

南鸢果断地推着人鱼,往那片丛林行去。

在离丛林还有一定距离的时候,她便停了下来,拍了拍蓝斯的人鱼头,“蓝斯,来,叫几声。”

蓝斯:??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