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749章 成年,屋里的果男

第749章 成年,屋里的果男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789  |  更新时间:

第749章 成年,屋里的果男

嗯?

胸变小了?

南鸢盯着那藏藏掖掖的人鱼又看了几眼,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人鱼原本十分完美的女性特征在今天看来似乎小了一大圈。

确定了这一点之后,南鸢几乎是立马就想到了什么。

这是……要变性了?

哦,应该说是要成年了。

南鸢本来想召唤小糖确认一下,但想到这小东西好不容易顿悟个什么,便没有去打搅。

不过,这小崽子说闭关就闭关,性格风风火火的,一点儿没有因为她的熏陶变得沉稳。

产生这种想法的南鸢似乎忘了,她自己很多时候也是风风火火的,小糖明明深受她影响。

又过了几天,南鸢再去看人鱼,专门盯着那起伏瞧。

这一次,果然比上一次更小了。

照这个速度下去,或许用不了一个礼拜,就能彻底变成平胸哥。

不光胸,南鸢还发现,人鱼的鱼尾也更长了。

虽然人鱼的大部分身躯藏在珊瑚丛里,但根据变长的鱼尾,不难推测,他本就比雌人鱼大出许多的骨架在这段时间内……再次变大了。

果然,五天后,人鱼的胸彻底变成了平丘,只是人鱼仍然没有醒来。

南鸢往水池里丢了足够多的食物,并叮嘱程父程母不要打搅人鱼之后,离开了别墅。

她先去了老布鲁的联络点。

对比前一次,今天的老布鲁热情得仿佛换了一个人。

“怎么,你中大奖了?”南鸢问。

老布鲁笑呵呵地道:“我这次得到的庄家佣金可比中大奖多多了。但是赤血,你真让我惊讶,我以为你冷血无情的时候,你却只收取了百分之七十的赌钱。要不是你的仁慈,这一次不知有多少人要散尽家财。”

南鸢看他一眼,没有解释。

她并不仁慈,只是为了信仰之力。

不过,她的确没想到疯狂的赌徒有这么多,竟真的用全部家当来堵她输。

如果不是让老布鲁调查了一下,发现这些赌徒里很多是一时冲动,并非惯犯,她也不会给他们留下这百分之三十。

在即将家财散尽甚至妻离子散的时候,她的这一点“恩赐”会让这些初尝苦果的赌徒感恩戴德,然后在以后的日子里变得更加谨慎。

所以,这些人不给她贡献一点儿信仰之力都说不过去。

“属于班森的那部分,我已经全部给他转过去了,你大概不知道,那是一个多么恐怖的数字。你的那部分,我继续给你存着,这次你要支取多少?”老布鲁问。

很多雇佣兵不愿意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也因此,他们的雇佣金只收现金。

赤血一向如此,所以老布鲁并没有多问,只是暂时将赤血的那一笔巨款保存在了一个安全的账号上。

但这次,南鸢却道:“全部转给我。”

既然身份都被联邦政府查到了,那便没必要遮遮掩掩,何况老布鲁是一个嘴严的人。

老布鲁诧异了两秒后便将那一笔巨款转到了南鸢的账号。

在联邦星际的高科技监控和管理之下,很少有人能够钻空子,所以一旦转账,转账时便能从光脑看到对方的真实姓名和全息影像。

当老布鲁看到赤血的姓名和模样,他惊得张大了嘴巴。

作为一个总是在第一时间获悉各路消息的黑白通吃包打听,老布鲁当然知道这个名字和这张面孔属于谁。

“赤血你、你是丽丝公主?天呐!这、这怎么可能?”

南鸢道:“或许,这是别人的账号。”

“你没有刻意改变你的身形和脸型,我一对比就看出来了,你就是丽丝公主!哦对,你现在叫程菲。”老布鲁看起来很兴奋,这是一种刚刚获知惊天八卦的兴奋。

只是有些可惜,他不能将这么个大秘密跟其他人分享。

“是我。”南鸢承认。

老布鲁得到她亲口承认,看上去更兴奋了,“哦天哪,我敢打赌,那些人打死都想不到赤血会是以前那个娇弱残疾的丽丝公主!你的腿什么时候接好了?你太让我吃惊了!哦,我还是不敢相信!”

“你转了两笔钱?”南鸢扫了眼转账提示,问道。

道上的规矩,办一件事给一次钱,两件事,便分两次给。

一笔是巨款,一笔是五百万星币。老布鲁给她转了两笔。

南鸢冷淡的神情让老布鲁压下了自己的兴奋,但他的态度不自觉恭敬了几分。

老布鲁解释道:“第二笔钱是我给你的感谢费。赤血,上次你给的办法奏效了!我找人扮演了扎里斯的老情人和私生子,她们干得很漂亮,让柏莎伤透了心,但那一次伤心过后,柏莎的气色很快好了起来!”

“你太客气了。”南鸢没有把钱退回去。

有的人喜欢明算账,既然给她转钱会觉得心里舒服,那她收着就是。

南鸢将收到的这笔巨款留了一半,剩下的全部转给了班森。

班森见到她人之后,立马当面吐槽:“你这架势,不会是准备全部甩给我吧?”

南鸢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信你,好好干,全星际最大的雇佣兵组织将会在你的手下诞生,未来我们将与星际联邦的军队媲美。”

班森前一秒还质疑她在当甩手掌柜,后一秒便因为这话热血沸腾。

这些年班森都活在愧疚之中,现在他心事一了,难以避免地跟其他男人一样,也想干出一番大事业,然后让他的名字被载入史册!

这是他从小到大从未变过的梦想,所以明知南鸢在给他挖坑,他也非常欢快地跳进去了。

热血沸腾的班森立马进入了营业模式,“赤血你看看,这是已经找我报名的雇佣兵名单,我将他们从战斗力、应变力、服从度、性格等方面打了分,做了这个综合素质名单。还有这个,这是我们组织基地的建筑模型,不到两年就能建好,到时候我们就能从这个临时基地搬进去。还有这个,这是我对咱们未来二十年的规划建议……”

南鸢:……

嗯,非常好,最强小弟果然没有找错。

唯一的缺点是有些吵。

不堪其扰的南鸢打发了班森,溜达回别墅。

这个点,屋里没人,程父程母都在外面工作。

南鸢习惯性地往水池里看了眼。

这一看,南鸢蓦地一怔。

那条藏在珊瑚丛里的人鱼不见了?

南鸢目光在屋内扫视一周,很快就发现了地上的水印。

那是一排半干的印记,从水池附近一直通到了……她的私人卧室,像是有人光着脚丫在地面走过。

南鸢的目光微闪。

这货该不会是……

南鸢几大步走近,猛地推开卧室门,果然在窗边看到了一个肌肤莹白、健美挺拔的……裸男。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