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750章 好吧,我会满足你

第750章 好吧,我会满足你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461  |  更新时间:

第750章 好吧,我会满足你

在这一刻看到这个突然出现在自己寝室里的男人,即便南鸢没有提前从小糖那里获知人鱼可以变成人这一点,她也会立马将这人跟水里的那条人鱼联系到一起。

因为他们有着同样的莹白肌肤,以及同样的海蓝色长发,柔顺得不可思议。

鱼尾化成双腿的雄性身高有一米九几,虽然肌肤白皙,头发长及腰臀,但那健美挺拔的身形,远非雌性能比的骨架,绝不会让人将他的性别认错。

还有那对刚刚化出来的双腿,哪怕像刚刚剥壳的鸡蛋一样嫩,甚至还带着珍珠般的色泽,可它们看上去并不柔软。这对腿长而笔直,还能看出肌肉隐隐鼓动的纹理,是十分有力量的。

“菲儿,你回来了。”

背对着南鸢的男人忽地转身,朝南鸢看了过来。

原本只是露背臀的背影图突然就被正面全景代替,让人猝不及防。

此鱼显然不止羞耻为何物,大剌剌地敞开了全身给南鸢看,漂亮的腹肌一下就撞入了南鸢的眼帘。

南鸢表情先是一僵,随即就……

嗯?

那里……平的?

本以为会看到雄性某个辣眼睛物什的南鸢,表情茫然了那么一下下。

雄性人鱼变成人之后,上面是平的,下面也是平的,并没有人类最常说的那句话“毛都没长齐”里的某种毛,以及那最明显的男性特征。

虽然……但是,就这样光着身子瞎晃,还是很不知羞耻。

“菲儿,我这个样子是不是吓到你了?”蓝斯看着她,嘴角勾起一个迷人的弧度。

雄性的那张脸变化不算太大,只是五官变得更为锋利了,脸轮廓也有了明显的棱角,仍然美得让人窒息。

“你看我像是被吓到的样子?”南鸢瞥他一眼,语气冷沉,“谁准许你闯入我的私人卧室?”

“抱歉,我只是想找一件衣服穿,而且,我这样待在外面,很容易会被你的父母看到……你应该也不想我吓到他们。”蓝斯解释道。

南鸢呵呵一声,“是么,原来你也知道羞耻。”

“羞耻?”蓝斯想到什么,低头看了看自己,“菲儿,我这样子是不知道羞耻吗?”

南鸢眉心抽了抽,警告道:“不要在我面前耍流氓。”

蓝斯眉头轻轻一挑,这个动作也不知是不是学了南鸢,跟她的微表情像极了。

“可是菲儿,我并没有露出不该露的部位,现在露出的这些,都是我在水里露过的。难道因为鱼尾变成了人腿,就必须遮起来?”

南鸢本来已经收起了目光,目不斜视,但因为对方这句话,她又向某处瞄了一眼。

露在外面的肌肤保留了一层淡蓝色的细鳞,打眼看去,的确看不到……嗯那啥。

但全裸本身就是耍流氓的行为。

你不能说一个太监光着裸奔,那就不是耍流氓了。

女主人的默认等于肯定。

蓝斯不禁感叹道:“你们人类真是奇怪,我是人鱼的时候,人类最喜欢盯着我的鱼尾看,赞美它是如何如何的美丽,现在我的鱼尾只是变了个形状,露出来便是耍流氓了。”

南鸢直接将一块烂布丢了过去,“围在腰间。当你的鱼尾变成两瓣儿之后,露出有缝儿的地方那就是耍流氓。”

蓝斯顿时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我明白了,你在说我的臀f——”

南鸢没等他将那个字说出来,直接发射了目光警告,并冷冷砸过去俩字:“闭嘴。”

蓝斯笑着将那烂布裹在腰间,闭嘴了一分钟后又问:“嘴巴和眼睛也是缝儿,但人类并不闭嘴,也不在睡觉之外闭眼。”

南鸢并不想跟一条刚刚变成人已经刚刚才成年的人鱼探讨这些傻兮兮的问题,不过,她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

“你说话变流利了。”南鸢道。

比起在红石星上磕磕绊绊的交流,现在的蓝斯不光说话流利,说的还是那种最标准的官方腔星际通用语。

他若再穿上星际人类穿的衣服,绝对不会有人发现他曾是一条人鱼。甚至于,他可以穿上贵族的礼服,完美地融入星际上流社会之中。

这样的学习速度,有些惊人。

“菲儿,我说过,我很聪明。”

蓝斯走到南鸢面前,弯下腰,亲昵地凑近她耳畔低语道:“我与联邦星际之上的所有人鱼都不同。她们都是人类造出来的,而我……不是。菲儿,这个秘密,我只告诉你一个人。”

南鸢并不稀罕,“秘密?你觉得,你在我这里还有什么秘密?”

“不,我还有很多菲儿不知道的秘密。”蓝斯笑得很自信,他笑起来的样子足以颠倒众生,可惜对南鸢没用,顶多在面瘫脸鸢这里拥有了一定的辨识度。

南鸢一巴掌盖在他脸上,将他凑近的这张自以为是美丽杀器的脸推到了一边,“就算有,我也不想知道。还有,你最好离我远一点,我早就告诉过你,我讨厌男人,以及任何雄性。”

蓝斯嘀咕道:“可是我还不是雄性的时候,你就讨厌我,你以为我看不出来?”

“看出来了还往我跟前凑,你这脸皮还挺厚的。”

“这叫做脸皮厚吗?可是菲儿,在我的领土,我们人鱼喜欢谁,都会努力争取,必要时,我们可以为之战斗。这是人鱼的本能,而我蓝斯,生来就是战士,从不知什么叫退缩。”

南鸢冷漠脸打断他,“鱼战士,不想我把你扔出去,你就安分一点儿。”

“什么叫安分?”蓝斯虚心求教道。

他虽然一直在偷偷学习人类的语言,但还是有很多词汇没有准确掌握。

南鸢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三秒钟,解释道:“安分的意思就是,不要总说这种听起来很蠢的骚话,不要像狗皮膏药一样黏着我,不要影响我干任何事情。”

蓝斯将这话消化了一会儿,然后神情颇为遗憾地道:“好吧,在我完全拥有你之前,我会满足你任何无礼的要求。”

南鸢:……

南鸢觉得,这货即便从人鱼变成了人,也不太听得懂人话。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