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753章 揪耳朵,没有下一次了

第753章 揪耳朵,没有下一次了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880  |  更新时间:

第753章 揪耳朵,没有下一次了

虽然心里很烦躁,但南鸢还是客气地招待了这位人类英雄。毕竟,他的确值得任何一个星际公民敬重。

威利来得很低调,只带了两个随从。

这两人一看便是久经战场的人,手上都沾过血,即便只有两人跟随,也足够了。

不过南鸢觉得,威利并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

即便不能动用精神力,这人的战斗经验和警觉性都要比任何一个人都丰富,他的实力仍然不容小觑。

当然,这里面不包括南鸢。

任何人跟她比经验,那都只能是孙辈儿。

“你好像对我的身份一点儿也不吃惊。”威利道。

他身后的两个随从也十分警惕,瞬间将眼前的女人划为了一级防范对象。

吃不吃惊先放到一边,就说将军的威名,在整个联邦星际,就没有人听到将军的大名后还能这么镇定的。

威利大将军可是整个星际联邦唯一的一个六星上将,战功赫赫!

这个女人看着只是个漂亮小姑娘,但她身上却藏着一股说不出的危险,让人不得不防。

如果不是将军的秘密休养地正好离这里不远,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将军冒险露面。

星际联邦敬重将军的人数不胜数,可同样,想要将军死的人也非常多,这几十年,他们为了避开暗杀,冷冻舱都转移了好几次。

“将军身后的这两个保镖,看我的眼神很不友善,我不喜欢。”南鸢直言道。

威利颔首,让两人到别墅外面等候。

这期间自然会耽搁几分钟,毕竟两个随从坚持要寸步不离地保护将军。

这正好给了南鸢思考问题的时间。

等那两个脾气倔强的随从终于妥协,退到了门外,南鸢也想好了。

“将军这么在意这件事,无非是因为这涉及到了你的隐私安全。如果发现了会危及自己性命的东西,很多人都会想办法将这东西毁灭,威利将军恐怕更是如此。”

威利从一开始就没有小看眼前这个过分年轻的女孩儿,他的态度也是对同辈的态度,“我只是想找到根源,然后加以防范,避免出现同样的状况。你既然知道我是谁,就明白我拥有星际联邦的最高权限,所以,我不能出事。

一旦有人利用我做些什么,那么将对整个星际联邦产生不可逆转的危害。

赤血,我可以答应你,如果确定他无害,我不会动他,我并不是一个嗜血残忍的杀手。”

这一次他叫的是赤血,而不是程小姐。

南鸢挑了下眉,“好,我信你。我可以告诉你,蓝斯现在是我的人,他在不知道你身份的情况下才冒犯了你,所以那种事不会有下一次。”

威利沉默了一会儿,反问:“你怎么肯定这种事情不会出现第二次?”

“第一,如果他真有恶意,他早就在你还没察觉到的时候利用你犯下你以为他会危害到全星际人类的罪行,而不仅仅是用你的身份去玩游戏。第二,他现在处于我的监管之下,我会看好他。”

威利神色微凝,质疑道:“一个可以通过精神力控制我的人,你有什么能力管制他?”

“看来将军现在是真的一点儿精神力都不能动用,所以也丝毫察觉不到,我的精神力等级……在你之上。”

威利的双眸倏然一睁,但他不愧是见多识广的大将军,很快便收起了这一丝惊异,甚至认可了对方看似大言不惭的说辞,“我本来还有些疑虑,如果你的精神力也是sss级,那我原来疑虑的地方就能说通了。”

说到这儿,这位年少成年的将军表情冷肃,面部线条也变得锋利起来,“你跟资料上的情报相差太多。看来,我不在的这些年,军部的情报质量严重下滑。”

“人往往都会先入为主,也会受到固有思维的束缚,不管是丽丝公主还是赤血,就算我现在当着所有人的面,说我精神力达到了sss级,也没有人会信我。”

威利盯着她,忽地道:“如果不是已经提前看过你的资料,我会以为,你跟我一样,也在冷冻舱里躺了几十年。”

南鸢抬眼看他,“从冷冻舱醒来的威利上将难道跟躺进去之前的不一样?冷冻舱可以将人的生命按下暂停键,你并没有这几十年的记忆,对于你来说,你只是睡了一觉。”

威利却摇头:“不一样,看到曾经跟我一样年轻的战友变得苍老,看到这几十年的变化,我不可能还是以前的我。我的心态没有那么年轻了。”

南鸢脸色微微一沉,“所以,你是在说我心态老?”

一生厮杀基本没有跟女人相处过的威利显然是一个宇宙大直男,听到南鸢的疑问,竟用非常肯定的语气道:“是的,你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你展现出的气场和姿态都像极了一个看尽世事沧桑的长者。”

说完这话还不够,他继续补了一刀,“我认为,你的心态比我还要苍老。”

南鸢手里捏着的一个杯子在顷刻间变得粉碎,那一瞬间释放出的精神力连守在门口的两个下属都察觉到了。

两人吓得破门而入。

“将军,你不能动用精神力!”一人惊呼,生怕一个不小心,这位大将军就又发生无法控制的精神域暴动。

两人都认为刚才那强大的精神力波动是威利将军动怒之后释放出来的。

威利朝两人摆摆手,问南鸢:“需要我帮你保守秘密吗?虽然你现在已经成长得足够强大,但暗中蛰伏的那些势力也很庞大。”

“你不用保密,但也不要宣扬。”

威利明白了她的意思,他可以告诉自己信得过的人,但其他人先不要声张。

威利点点头,有些迟疑地问:“刚才,我是不是哪句话冒犯到你了?”

南鸢咧了下嘴,皮笑肉不笑地道:“你是受人敬仰的六星上将,我不会跟人类大英雄计较这种言语上的冒犯。”

威利皱了皱眉。

“那程小姐,我们再会。”

南鸢目送他滚蛋,“不,最好不要再会了。”

威利:……

等到这人离开,南鸢唰一下看向某处,直奔水池。

“蓝斯,你出来。”南鸢目光凉飕飕的。

蓝斯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刚才两人的谈话他听得一清二楚。

心虚自然是有那么一点儿心虚的。

蓝斯从水池里滑下来,开始了人鱼直立蹦蹦跳。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已经有过在陆地上行走的经验,人鱼的平衡感很好,用鱼尾撑在地面上这么一蹦一蹦的时候,居然能维持很好的直立状态。

等到他蹦到女人面前,眼里才刚刚闪过一丝得意之色,一只手便猛地揪住了他的耳朵。

蓝斯浑身一僵,表情震惊地盯着这个揪他耳朵的女人。

这个女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没有下次了。”南鸢又揪了一下,丝毫没有察觉到她动了人鱼身上最不该动的部位。

蓝斯瞳孔皱缩,耳鳍被外物刺激的状态下,他鱼身接近腹部的地方,鳞片瞬间变软塌陷,有奇奇怪怪的东西从塌陷的地方……了出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