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771章 世界十二,死敌对我又爱又恨

第771章 世界十二,死敌对我又爱又恨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547  |  更新时间:

第771章 世界十二,死敌对我又爱又恨

南鸢淡淡道:“我说,下个世界我要当男人。”

小糖懵了一会儿。

“怎么,没有?”

小糖立马道:“当然有!男人的身体也可多啦,全都是超级大帅哥呢。可是鸢鸢,你怎么会突然产生这种可怕的想法?当男人的话,还怎么泡小狼狗小奶狗?鸢鸢又要清心寡欲了咩?”

南鸢唔了一声:“吃肉吃多了,腻,下个世界戒肉,吃素。为了防止有狗皮膏药主动黏上来,就直接变个性。”

小糖惊呆了,只是因为不想开荤,鸢鸢就选择当一个男人?鸢鸢对自己也太狠了!

想想,一个女人心男人身的假男人,男人不可能扑上来,女人扑上来鸢鸢也不可能接受,鸢鸢此招够损!

“鸢鸢,你要不要再想一想,我怕你突然当男人不习惯。”

南鸢呵呵一声:“又不是没当过。”

小糖咦了一声。鸢鸢当过男人吗?

哦,好像是当过的,但那是化形水变成的男人,还能用化形水变回去,毕竟化形水再厉害也是有时效的,这跟穿进男人身体不太一样叭?

不过,小糖对南鸢一向是有求必应,得知对方要求之后,让南鸢等几分钟,然后翻起了手札。

“鸢鸢,除了当男人,还有没有额外的要求呀?比如你想去古代世界还是未来世界呀,高级世界还是低级世界呀?”

南鸢想了想,还真提了一个额外要求:“孑然一身最好,我并不擅长应付家人。”

她擅长的是打人杀人,跟人寒暄这种事会让她浑身不自在。

就如这个星际世界,程父程母加子桑家族的那一大家子,因为有子桑沫儿这个热情的气运子牵线,时不时拉着两大家子联络感情,她的“亲人”多得有些过分。

虽然大多数时候她的态度都是疏离的,但对方情真意切的关怀,让她觉得自己该回报一些什么,至少也要同样关怀对方几句。总之,这让她觉得麻烦。

小糖get了南鸢的要求之后,小爪子麻溜地翻起了手札,速度唰唰唰的。

二十分钟之后,小糖小豆眼一亮,“有了,这个!这个绝对符合鸢鸢的要求,哎嘿嘿。”

南鸢听小糖笑得这么憨,总觉得小糖说的符合不是真的符合。

“鸢鸢,你是要在空间里休息一会儿还是马上就去下个世界呀?”

“这个世界休息得还不够吗?”南鸢反问。

星际世界因为有精神力的存在,也勉强算个高级世界,人类平均寿命本就不低,更何况精神力越高的人寿命越长。虫族被击溃之后再也没有入侵人类领地,人类已经没了大敌,生活越来越安逸。雇佣兵学校和雇佣兵组织被班森和那批元老搞得风风火火,也用不着南鸢费太多心力。

于是,闲得无聊的南鸢随便做了做生意,生意一不小心就赶超了便宜三哥子桑磊;跟曼尔博士研究了几个月营养剂,一转头自己新研制的营养剂卖的比四哥子桑落研制的高级营养剂还好。

再后来南鸢去娱乐圈晃了一圈,随便拍几个科幻大片就盖过了转型拍影片的便宜五哥子桑轩的风头。

二哥子桑瀚就更别说了,在军部里的地位早已无法跟南鸢相比。

大哥子桑浩面皮一紧:这要不是因为王室血缘关系大过天,他这王储的位置估计也要让给小妹。

最后,子桑沫儿抱着南鸢的胳膊,甜甜一笑,“要是菲儿随便唱一首歌,我这歌后也要让路。”

南鸢面无表情地道:“我不会唱歌。”

子桑沫儿不信,南鸢已经成了她心里无所不能的大佬,连威利·琼斯和五个王子哥哥都要靠边站。

于是,南鸢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成了团宠小公举后援大佬团的一员,还是大佬团里的大佬头头。

不过人人都喜欢的团宠小公举,蓝斯却不喜欢。

确切地说,子桑家族的人蓝斯都不喜欢,直到某一天,六十多岁的子桑瀚也终于成了家,至此子桑家再无黄金单身狗,蓝斯从那个时候起才终于没有再板着脸。

南鸢怀疑蓝斯的思想不健康。

她并不好兄妹恋这一口。

想到自己临死前,蓝斯那双在岁月沉淀后愈发浩瀚深邃的蓝眸,南鸢直觉这货还会继续黏,所以这次,她干脆变个性。

要黏她可以,但其他的就别想了。

“鸢鸢,那我们走喽?”小糖道。

南鸢蓦然回神,将那双漂亮的眸子从脑海中丢了出去,嗯了一声,“走吧。”

当南鸢重新有意识的时候,她的眼皮沉重到睁不开,浑身乏力,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

这副身体应该是发烧了,烧得还很严重。

小糖在空间里瑟瑟发抖,结结巴巴地道:“鸢鸢,那个……”

南鸢很淡定,不出点意外那就不叫虚小糖了,“说吧,这次又出什么岔子了。”

“那啥,鸢鸢不是说要个无牵无挂孑然一身的身份嘛,我可是坚定地按照鸢鸢要求来物色肉身的。可是鸢鸢,咳,这人跟精怪不一样,又不是从石头缝里凭空蹦出来的,在孑然一身之前,他们肯定也有家人哒,然后我这次时间又没掐准,你原本要死光光的这一大家子,现在还没有……死光光。”

小糖声音越说越小,最后都快听不见了。

再次失误的小糖不像之前那样哭唧唧了,它已经坦然接受了自己掐点不准的毛病。它现在就是有一丢丢的心虚。

南鸢没说话。

饶是她做好了心理准备,也没料到这次出现意外的点儿是这个。

在她问小糖的时候,这副身体的记忆其实已经断断续续地传送给她。

“糖啊,罪臣之后?流放三千里?呵呵。”

小糖一哆嗦,立马解释道:“原主的家人不获罪,不出意外,原主还怎么孑然一身?人家本来是想穿到一个月之后的嘛,等以后天下大乱,你就不是罪臣之后而是名门之后啦!”

南鸢的声音听不出喜怒,“你考虑得还真周到。”

“嘿嘿,谢鸢鸢夸奖!只要鸢鸢你不去干涉剧情,没多久,你的这些家人就会全部死光光,你要的孑然一身就有了!”

南鸢眼还没睁开,手已经捏成了拳。

小糖的皮,可能痒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