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772章 病秧子,魏敛

第772章 病秧子,魏敛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640  |  更新时间:

第772章 病秧子,魏敛

小糖没有察觉到杀气,所以继续有恃无恐地逼逼叨叨:“不过鸢鸢,我跟你说啊,你的家人真的好惨哦,你爷爷是两朝元老一品大将军,你爹也是个四品建威将军,结果都因为莫须有的谋逆之罪被皇帝老儿砍了脑袋!魏府其他人虽然被免了死罪,却被流放三千里,朝堂里有人不想魏家儿郎活着,所以早就买通了官差,皇上那个糟老头子也知道,但睁只眼闭着眼,啊呸,你爷爷和你爹对皇帝老儿忠心耿耿,结果糟老头说杀就杀,活该他当亡国之君……”

南鸢捏着的拳头缓缓松开。

行吧,小糖没有歪掉,只是这一身毛的确该剪剪了。

“敛儿,敛儿,娘的敛儿啊,你可千万要熬过去。”有妇人在低声抽泣。

“娘,小弟还没退烧吗?这可怎么办……”

“娘别担心,小弟以前那么多次都过来了,这次肯定也没问题!”

“娘,这是我和相公昨天偷偷藏的半个馒头,给小弟吃,吃饱了或许病就好了。”

“大婶母,我这里有水,快给弟弟喝……”

“大嫂,敛儿他吉人自有天相,肯定会没事的。”

“……”

声音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什么亲娘亲姐亲哥,什么嫂子堂兄堂姐堂嫂叔父婶母的。

南鸢还没睁眼,光听到这些杂乱的声音,脑子就变得更昏沉了。

看来,这次的家人不是一般的多,而是非常多。

脑壳疼。

心虚的小糖突然哇哈哈,“鸢鸢!这么一看,你还能在流放路上当一当团宠小公举,哦不对,是团宠小王子,魏府的这一大家子都可疼可疼你了~没想到我的目的居然间接实现了。”

南鸢直接送小糖一句呵呵。

小糖顿时屁都不敢放一个了。

就在这时,南鸢的嘴被人掰开,塞了一口馒头进来。

这馒头应该是用水泡过,所以是软的,但让南鸢无法忍受的是,这馒头居然带着一股淡淡的馊味儿。

南鸢觉得,如果她再不睁眼的话,嘴里很可能被塞更多奇奇怪怪的东西。

于是,她撑开了眼皮子。

入眼,一个妇人正担忧地看着他,眼眶泛红。

妇人虽然蓬头垢面,但仔细看还能看出她原本姣好的容颜,以前定是个保养极佳的美妇人。

古代女子十五六岁便开始孕育后代,他这身子今年不过十五,头上一个十七岁的姐姐和一个二十岁的哥哥,这妇人也就三十来岁。

妇人旁边还围着几个人,全都穿着脏兮兮的囚服,男的头戴枷锁,女的则被麻绳绑着手腕,全用一根粗硬的麻绳给串了起来。

这次被流放的囚犯,除了魏府的这一大家子,还有一些零碎的犯人,因为犯人们都被麻绳串在了一起,围过来的魏家人遭到了其他犯人的嫌弃。

“我说,别再扯了,你们不想歇息,我们还要歇息呢!”

围来的魏家人没有搭理那些囚犯,全都一脸关切地看着这个魏府病秧子。

脸盲症犯了的南鸢目光扫视一圈,最终定格在离自己最近的妇人身上,“娘,我……没事。”

这一张口,南鸢才发现自己现在的嗓子有多干哑。

妇人连忙又喂他喝了几口水,然后回头对其他人道:“敛儿这边我看着,你们都赶紧休息!”

对于徒步行走的流放犯人们来说,休息的时间太珍贵了,见魏家最文弱的小少爷醒了,大家松了口气,纷纷原地歇息,补充体力。

南鸢让小糖掏了两颗复原丹,自己吃了一颗之后,另一个捏碎了偷偷放入了水囊里,递给妇人,“娘,我刚才做了个梦,这水是菩萨赐给咱们的水,可以强身健体,保我们安全抵达边疆,你赶紧让大家喝,每人喝一口,务必让每个人都喝到!”

魏母没有信这话,但看小儿子这么坚定,便没有多问,按他说的去做了。

小糖小声问:“鸢鸢,你这是打算护住你这一大家子便宜家人呀?”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鸢鸢用起这些丹药来一点儿不犹豫。不过也对,自己有外挂,不用白不用嘛。

南鸢:“你刚才说了一大堆魏家有多可怜,不也希望我能这么做?”

小糖立马变得支支吾吾起来:“人家才没有呢,我只是觉得吧,鸢鸢如果能护住他们,就能像上个世界的子桑沫儿那样,当团宠了。你这副身体自幼体弱多病,整个魏府里的人,从大房到三房,从嫡子嫡女到庶子庶女,从上到下从老到小,全都很疼这个魏敛呢。

原世界里的魏敛在一家人全都死光光后,心中全是仇恨,变成了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谋士。后来,魏敛因为跟错了主子,与这个世界的气运子男主对上,还用奸诈手段搞死了男主的很多兄弟,被男主记恨在心,到最后死得怪凄惨的。

不过男主看在魏敛乃名门之后的份上,留了他一具全尸。”

南鸢听完这话,若有所思。

当今皇帝听信奸人,昏庸无能,看来,天下大乱已是必然趋势。乱了也好。

“鸢鸢,我怀疑你在想什么可怕的事情。”小糖突然道。

“你说是,那就是吧。”

小糖:……绝对是!

南鸢没有再搭理小糖。

跟前没有镜子,南鸢看不到自己现在的模样,但她伸开手,可以明显看出来,这是一双养尊处优的手,平时肯定没干过什么活。

虽然只有十五岁,但少年的骨架已经长开了不少,至少这双手能看出是一双男人的手。

南鸢这次的确是穿成了一个货真价实的男子——魏大将军府的嫡出小少爷。

魏家乃将门世家,不管男女,人人习武,就连魏府里的丫头小厮也会耍刀弄枪,但魏府养出来的公子小姐绝不是一群莽夫悍妇。

与之相反,魏府的男儿文武双全,姑娘们也才貌双全。只是魏府的男儿在武学上的造诣胜于文学,所以大多选择了从武这条路。

不过魏敛是个例外。

因为从小身体不好,大房的小少爷魏敛成了魏府这一大家子里唯一一个从不沾刀枪棍棒的。

魏家本想魏敛一生无忧,过得开心就好,谁料魏敛竟很有读书的天赋。如果魏家没有出事,来年的科举考试上,定会有魏敛的一席之地。

而彼时,魏敛也才十六岁。

南鸢想起了小糖的话。

会跟气运子男主对上?还会死得很惨?

哦,那便对上吧。

反正,谁死都不会是魏敛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