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774章 此夜,宜灭口

第774章 此夜,宜灭口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712  |  更新时间:

第774章 此夜,宜灭口

一枚大力丸下肚,病秧子都能变成大力士,咩哈哈。

等等!

小糖突然想起一件事。

“鸢鸢,这差役的身上好像有开镣铐的钥匙啊,你为啥要自己扯断?”

南鸢:“试试力道而已。”

小糖为自己刚才的想法感到愧疚,它刚才居然有那么一秒钟觉得鸢鸢在装逼。

所以说,无形装逼最为致命,因为真的太酷了好么!

南鸢干脆利落地搞死看管自己的差役后,悄无声息地往东边林子摸去。

她赶去得很迅速,怕自己耽误了时辰,导致魏欣妍遭受凌辱。

但南鸢没想到,她赶到的时候,魏敛这个看上去跟其她娇滴滴大家闺秀没啥区别的姐姐居然已经将那胖差役摁在了地上,她手脚上的镣铐已经被打开,十之八九是色诱对方令对方主动打开的,此时那东西反缠在了胖差役的脖子上。

女子一手死死捂住胖差役的嘴巴,一手狠狠勒紧了镣铐,胖差役此时已是双眼翻白。

南鸢将魏欣妍拉开,上下打量她,见她衣衫整洁,方道:“委屈姐姐了。”

魏欣妍喘息着道:“姐没受委屈,这死胖子看着壮,实则气短肾虚,我一脚踹过去,他就起不来了。”

“咳……”胖差役猛地喘了一口气,又活了过来。

魏欣妍神色一变,正要再去勒人,她身旁向来斯斯文文的小弟却先她一步动作。

少年一掌下去,这胖差役浑身抽搐两下便断了气。

魏欣妍惊得下巴都快掉了。

她方才杀人尚且做了许久的心理准备,可小弟这、这是做了什么?怎么轻轻一掌下去,人就死了?

“杀人这种事,不一定要见血。这种事情我来更合适,不要脏了姐姐的手。”瘦削的少年看着她,一双眼漆黑幽静,看得魏欣妍一怔。

“方才我从那差役口中得知,他们会在路上寻各种由头杀死魏家人,且一个不留。姐姐以为,我们接下来该如何做?”

“什么?竟有这事!”魏欣妍皱眉道:“我就知朝堂那些奸臣不会轻易放过我魏家。小弟可有什么办法让魏家度过此劫?”

“我魏家人人习武,即便戴着镣铐,若魏家想反,轻而易举。这些差役早已被奸人收买,他们不死,死的就是魏家人。若魏家人全死了,要那忠良之名又有何用?”

魏欣妍沉默片刻,道:“我方才动手杀人之前便想过最糟糕的结果了,小弟可是想我做什么?”

南鸢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改变了主意,“算了,这种有损清誉的事情还是我来。”

话毕,南鸢一把扯开了自己的囚服衣领,露出了少年白皙的脖颈和漂亮的锁骨。

小糖在空间里一个颤抖,“鸢鸢,你这是干干干什么?”

“没什么,搞点儿事情。魏家人愚忠的臭毛病,不下点儿狠药,治不了。”

南鸢转头的一瞬间,脸上虽无表情,眼里却全是戏。

屈辱欲死、悲愤交加……等等

不愧是曾以眼神戏夺冠的影后。

小糖:啊啊啊,那个杀千刀的戏精人鱼,绝逼是他带坏了鸢鸢!

鸢鸢肿么可以拿自己的清白开玩笑,这年头漂亮的男孩纸也是要清白的好嘛~

此时的魏欣妍立在原地,目瞪口呆。

“等等!小弟,你莫非是要……”

一刻钟之后。

“……那差役是个好男色的,儿急怒之下将差役杀死。娘,敛儿受此大辱,不欲苟活!”

魏母气得浑身发抖,“杀千刀的畜生!”

南鸢继续:“但我从那差役口中套出了一件大事,一定要回来告诉娘和叔婶们。这些差役早已被奸臣收买,会于流放路上将魏家之人寻由头杀死,前面打死一批,剩下的则由他们自己人假扮成山贼杀死。魏家满门会死于流放之路,死于山匪之手,没人会追究此事。”

小糖小爪子拍得哐哐作响,“鸢鸢,这绝壁是你演技最炸裂的一次!瞧瞧这备受屈辱的小眼神,这羞愤欲死的语气,哇哦~”

南鸢:“你闭嘴。”

魏家众人还没缓过劲儿来,魏欣妍紧跟着也一脸羞愤地道:“娘,方才若非小弟救我,恐怕我已失清白。小弟所言不假,若我们再像以前一样愚忠,魏家的人便要死绝了!”

魏母和魏家众人闻言,惊怒交加。

“娘,这畜生竟敢对欣妍和敛弟……我要杀了他们!”大哥魏浩怒道。

“敛儿已经杀了两个差役,势必会被这群差役打死,除非我们……”魏二爷话未说话,但未尽的意思魏家人人皆知。

魏三爷一声长叹:“父亲和大哥对皇帝老儿忠心耿耿,最后却被皇帝老儿以莫须有罪名斩首示众,我魏家满门也被流放三千里。原本我还盼着老皇帝死后,新帝登基帮魏家平反,但放眼望去,几个皇子都不成气候,老皇帝也迟迟不咽气,我们不能再等下去了!”

最后,魏母也重重点头,“皇帝不仁,我们不义!如果老太爷和夫君怪罪,那我日后去九泉之下再向他们赔罪,我魏家子孙绝对不能断送在这里!”

迂腐死板的长辈们都开了窍,晚辈们自然更没有意见。

魏家这边的骚动很快引起了其他差役的注意。

“一群贱骨头听不懂人话是不是,所有人之间严禁交流!全他娘的给老子闭嘴!”

“等等,不对,我记得你跟王虎出去方便了,还有你,你不是被张胖子给带走了?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王虎和张胖子呢?”

差役头头神色骤然一变,立马道:“来人,立马去给我找人!”

“不用找了,这两人方才突然暴毙身亡了。”魏·南鸢·敛走上前。

“暴毙身亡?我看就是你们杀的!你们这是想造反?”

南鸢嘴角微微一掀,“是啊,月黑风高夜,宜杀人灭口。你们,都得死。”

差役头头往地上啐了一口,一把抽出身上大刀,目光凶狠,“既然如此,也省得老子找理由动手了!兄弟们,给我上,杀光魏家人重重有赏!”

放话完毕的南鸢直接往后一退,将战场交给了魏家人。

魏家人就算戴着镣铐,也能轻易对付这群杂碎。

不过南鸢还是在混乱中,帮几个什么叔什么哥的扯断了镣铐,让他们能够行动自如,提高战斗力。

“鸢鸢,你不一起杀人吗?”小糖问。

南鸢理了理自己的衣衫,淡定地道:“我虽为男子,但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刚才还受了那般折辱,就不要给家里人添乱了。”

小糖:……

看来鸢鸢很喜欢当这般柔弱不能自理的美男子呢,戏可真足。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