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775章 来吧,一起造反

第775章 来吧,一起造反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563  |  更新时间:

第775章 来吧,一起造反

一场混乱结束,二十多个差役死了大半,剩下的因为跪地求饶,魏家并未取其性命。

南鸢摇摇头,对小糖道:“妇人之仁,若非我激他们反抗,来日这群人可会放过魏家众人?”

小糖立马回道:“不会,原世界里就没有放。”

“不过鸢鸢,人家也是领命行事,这里面其实还是有那么一两个不好不坏的。真要坏到黑心肝了,原世界里魏敛也不可能活着吧?”

“魏敛能活着,是因为他最弱,人全死光了的话,他们不好交差。”

小糖:“那鸢鸢的意思是,不能放他们走?”

南鸢没有回答小糖的问题,而是直接对魏二爷和魏三爷道:“二叔三叔,若放他们离开,便是放他们回去告密,今夜我们所作所为会被那些奸人添油加醋,然后昭告天下。到时候,魏家百年名声将毁于一旦。”

跪地求饶的几个差役闻言顿时以头抢地。

一人大哭,“几位爷饶命啊!小的只是奉命行事,路上小的并不曾苛待诸位,小的上有老母下有小儿,若我死了,家中老小只怕会活活饿死啊!”

魏浩神情有些不忍,“此人我记得,他的确不曾苛待过我们。”

南鸢神情冷漠:“此前的确不曾苛待,以后未必不会。”

魏二爷叹气,“我魏家今夜杀差役反抗,实属无奈之举,不可再枉造杀孽了。”

魏三爷也道:“算了,放他们离去吧。”

“二叔三叔此言差矣,名声是自己博的,今夜之事,你不说我不说,大家都不说,外人又如何得知?”

魏母环视一周,目光掠过那群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无辜囚犯,低声道:“我知敛儿的意思,只是此事难堵众口啊。”

南鸢幽幽道了一句:“那就把他们都杀了。”

在魏家众人神色齐齐一变的时候,南鸢话音一转,“我开玩笑的,如今正缺人手,把他们都带上吧。”

四房四叔早年病逝,堂兄魏锋为一房之主,此时他有些茫然地问:“小八,缺人手为何意?我们杀了这些狗差役之后难道不逃走?逃亡途中自然是人越少越好。”

小糖听到这一声小八,吓得在空间里一蹦老高,“这人怎么突然叫鸢鸢小八?这可是我爹爹的小名!”

在小糖的手札里,魏敛只是配角之一,背景介绍当然不可能事无巨细。但南鸢接收了魏敛的记忆,小糖不知道的她知道。

魏家没什么宗祠,当年草根出生的魏老太爷孤身一人拼下战功,得封大将军,这才有了如今四房共二十多口人的魏家。魏敛在同辈中排行第八,堂兄姐们喜叫他小八。

见众人都看向自己,南鸢颇为无语,这人都杀了,魏家这一大家子不会以为他们只是在自保吧?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逃能逃到哪里去?自然是另投明主。”

魏母:“敛儿,你的意思是……造反?这、这不可啊!”

二婶:“若我们造反,岂不真成了乱臣贼子?”

南鸢:“杀差役便已是皇帝眼里的乱臣贼子,你们是想顶着罪名逃亡一辈子,还是坐实这罪名,反了这昏君?”

堂兄甲:“我赞同小八!狗皇帝不让我们魏家活,那就反了狗皇帝!”

堂兄乙:“我也赞同小八!祖父和大伯已经被那昏君斩首,魏家不如彻底坐实这乱臣贼子的罪名,好叫这狗皇帝看看,魏家如果真的反他,他屁股底下的龙椅还能不能坐稳!”

“敢问大家,何为乱臣贼子?”十五岁的少年已经身姿颀长,虽然身形消瘦,蓬头垢面,但他一手松松握拳至于身前,一手负背,长身而立,一双眸子幽暗沉静,气质内敛,让人极易生出信任之感。

“这几年天灾人祸不断,百姓早已食不果腹,只有推翻这腐烂的国家重建一个太平盛世,才能造福于天下百姓。

爷爷当年随太上皇征南闯北,方平定天下,为的不就是让百姓过上好日子,既然这昏君不能令百姓安居乐业,那就废了昏君,另选明主。届时,为天下谋福祉的魏家,是乱臣贼子还是名门将后,便交由后人去评说,我魏家但求问心无愧!”

小糖:就是就是,自觉造反不好嘛?瞅瞅,都把我家鸢鸢逼成啥样了,浪费了这么多口水。

魏家小八一番话下来,魏家小辈们双目发光,战意沸腾。

“小八说得对,如此昏庸无道的狗皇帝,不值得我们效忠!”

“狗皇帝想要我们的命,我们还奢望什么!”

“魏家再忠诚,再听话,狗皇帝也还是要取魏家满门性命!他想我们魏家死,魏家岂能如他所愿?”

“干他丫的!打倒昏君!”小糖乱入。

“推翻狗皇帝!”一道乡音浓浓的土话也突兀地插了进来。

众人扭头一看,却见那缩在角落里的一群囚犯竟也双眼放光,眼里燃起了熊熊火焰。

“我已经无家可归,此后愿意追随魏小公子!”囚犯里有人道。

“我也愿意追随魏小公子!”

众人纷纷表态。

南鸢嘴角微勾了一下,“那还等什么,造反吧。”

将造反二字说得如此风轻云淡,估计也就南鸢了。

小辈和其他囚犯们因南鸢一席话战魂大燃,几位长辈却还有些纠结,“可是……”

南鸢目光微动,再下狠药,“昨夜我高烧不退,于梦中得神仙点化,造反其实是受神仙指引,神仙还赐了我一身神力。”

话毕,南鸢直接拽过一位堂兄,将其手上镣铐一拉,这铁做的镣铐竟就这样从中间生生断开了。

魏家众人:!

快动作过后,便是慢动作。

南鸢双手捏着一条铁索,缓慢地将铁索往两边一拉。

然后魏家众人便眼睁睁看着这铁链被柔弱小公子拉得变形,在达到某个临界点的时候,咯嘣一声,就这么断、掉、了。

众人齐刷刷瞪大了眼,变成了一座座的沙雕。

魏母脖子缓缓扭了过来,“敛儿,梦里的神仙还给了什么指示?”

“神仙说,不出半年,天下必定大乱,我们宜及早屯兵屯粮,待到时机成熟,明主自会出现。”

魏二爷和魏三爷对视一眼,两人心一横,低喝道:“好,我们反了!”

“反了!反了这昏君!”众人纷纷道。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