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776章 小糖,气运子是谁

第776章 小糖,气运子是谁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671  |  更新时间:

第776章 小糖,气运子是谁

南鸢抿了抿裂开的嘴唇,觉得口比之前更干了。所以说,还是高冷面瘫好,不用说这么多废话。

旁边,有人及时递来了水囊,“小八,先喝点儿水。”

小糖:狗腿子一号粗线!

南鸢看了这人一眼,确定自己叫不上名字,大概是哪个堂兄弟,于是便朝对方递去一个肯定的眼神,然后对众人道:“大家趁现在赶紧休整休整,明日一早我们便出发。”

说完,南鸢看向魏二爷,“二叔,剩下的这些差役,劳烦二叔找人看好,免得他们跑了。在场所有人,一个都不准离开。”

魏二爷虽不如魏大爷那么出息,但魏家出事前,也是个城门校尉,每天干的就是盯梢的活儿。

正是因为官职不大,他这才躲过了一劫。盯梢这种事交给他最合适不过。

“好,敛儿只管放心交给二叔!”

南鸢又对魏三爷道:“三叔,劳烦您将差役的干粮分一些给大家伙儿,让大家吃一顿饱的,剩下的干粮三叔保管好,我们所有人这一路的吃喝住行等事宜就劳三叔掌管了。”

魏三爷武功不算拔尖,文采也不突出,但他的大局观并不弱于朝堂之上的那些奸臣,出事之前魏二爷虽闲赋在家,却颇有生意头脑,多年来经营的几家铺子都盈利颇多,这个差事正适合他。

魏三爷闻言,立马应道:“没问题!这几日,大家旅途劳顿,一日还只给吃一顿,怕是早就饿坏了,我这就去办!”

小糖吐槽道:何止啊,一日一顿,能吃上白面馒头也好,但囚犯吃的那都是最难下咽的窝窝头。

这个年代的窝窝头是用村子里的大石碾磨的,特别粗,远不像几千年之后的玉米面那般精细。

这都不能称之为玉米面,而是玉米粒了!

遇上闹饥荒的话,这窝窝头里还会放什么野菜和树叶,咀嚼艰难,下咽费劲儿,粗糙的质感狠狠刮擦着食道,那滋味儿……啧,特别酸爽。

囚犯里有一个就是吃窝窝头时被噎死的。但是没办法,不吃,就得挨饿。

对于小侄子的吩咐,魏二爷和魏三爷没有任何意见,也没有因为小辈指使而觉得被冒犯。

二位长辈本就疼爱这个身体比女娃还娇弱的孩子,何况敛儿现在还得神仙托梦。

指不定以后神仙又在梦中点化敛儿,给他们魏家指引道路,敛儿现在就是他们全家的大宝贝!

这时,魏母突然想起什么,立马问:“敛儿,白日你让我给大家喝的水,当真是菩萨赐给咱们的?”

负手而立的少年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虽然我也觉得匪夷所思,但喝了那水之后我便病愈,且浑身都是使不完的劲儿。难道娘在喝完这水之后,没有觉得体力恢复?”

还不及魏母回答,二房的一位堂姐激动之下抢了话,“难怪我今日觉得自己能再走几里路,原来大婶母白日让我喝的水竟是神仙水!”

众人纷纷附和起来,都觉得今日精神十足,体力仿佛回到了流放之前。

小糖嘀咕:“鸢鸢,这魏家人虽然武将居多,但也是读过书的,有几个文采还不错,这种鬼话他们如此轻易就信了?”

南鸢淡淡问:“你说我说的是什么话?”

小糖瞬间改口,“鸢鸢说的都是真理!”

南鸢:“不,我说的的确是鬼话。”

小糖:……

“人被逼到绝境时,只要给一个信念,就能让他们拧成一股绳,我的话是不是真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愿不愿意选择相信。”

小糖又被南鸢的话绕迷糊了。

哼,鸢鸢总是欺负兽兽。

“对了鸢鸢,你说的明主是谁呀?不会是气运子男主吧?鸢鸢难道想去辅佐气运子男主?”

小糖刚问完这话,自己都觉得惊悚。

气运子女主还好,鸢鸢对待软妹纸好像要宽容许多,但如果是硬邦邦的汉子,鸢鸢不去敲打对方就算了,怎么可能主动帮助对方?

这完全不是鸢鸢的风格!

“辅佐气运子?你怎么会有这种窝囊的想法?”

小糖:好嘛,人家也觉得不可能。

南鸢分配过后,众人纷纷行动起来。

死在这场厮杀中的差役被魏二爷找人挖坑埋了起来,剩下的差役则分配给小辈们,按组分配盯梢。

魏三爷则开始分配干粮。差役们手中还有足够多的白面馒头,魏三爷也不吝啬,除了魏家自己人,其他囚犯每人都发了一个。

按差役的路线,明天顶多再走二十里路,他们就能经过下一个村镇。

到时候,再用差役身上的银钱去换一些备用干粮。

分到馒头的囚犯们无不感激涕零,一边啃着馒头一边流泪。

呜呜呜,太好吃了!

他们不是没想过自己逃,可就算自己逃了,他们也不一定能吃上一顿饱饭。

如今,外面闹饥荒的地方多得很,指不定啥时候他们就饿死在外面了。

不像现在,他们这才刚表明立场,就吃上了白面馒头!

只要给一口饭吃,以后他们就跟着魏小公子混了!

南鸢也啃了个馒头,全程面无表情。

虽然她口腹之欲不重,但这样的冷馒头过于难吃。

没多久,第一批啃完馒头的囚犯吃完就睡,破旧的寺庙里,汗臭熏鼻,鼾声震天。

南鸢找了个角落打坐,闭目养神。

“小糖,这个世界的气运子男主是谁?”

早就等着南鸢问这话的小糖一爪子拍在手札某一页上,“气运子男主就是那位风流倜傥玉树临风郎艳独绝举世无双的西凉王义子!在成为西凉王义子之前,他就是那位桃李满天下的学富五车才高八斗的最帅帝师的独孙孙,小时候长得那叫一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小小年纪就已经——”

“停,我知道了。”南鸢打断了小糖的废话。

对方的先天配置过高,南鸢觉得,走捷径很有必要。

“小糖,帮我物色一个有兵马又有粮草的草包。”

“哈?那不就是原世界里魏敛投靠的那个宣平侯吗?宣平侯不光是草包还小肚鸡肠阴险恶毒,不然也不会重用魏敛这种喜欢使阴招的谋士。”

南鸢:“这么阴险恶毒?”

“那可不是么,所以鸢鸢慎重。”

南鸢:“那真是不错,不阴险恶毒的话,我怎么心安理得地搞死他,拿走他的兵马粮草。”

小糖:!

鸢鸢果然还是那个牛逼哄哄不走寻常路的鸢大佬!

嘿嘿嘿。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