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779章 哇哦,温油小仙男

第779章 哇哦,温油小仙男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859  |  更新时间:

第779章 哇哦,温油小仙男

难怪小糖觉得哪里不对劲儿,以前那些个世界,哪个不是鸢鸢刚穿过去就遇上各种漂亮好看的小狼狗小奶狗。

早的话,鸢鸢一过去就在小奶狗床上,比如某某世界的狗王爷,晚一点儿的话也等不了多久,比如某某世界鸢鸢变成食人花闭关修炼的时候,直接就被某个假仙连土挖走,整个过程也就等了一两个月?

反正不像这次,都整整一年了,才终于碰上个颜值超标的美男子。

其实魏家这些哥哥弟弟什么的颜值也不错,奈何是亲的。就算不是亲的,颜值等级上好像也差上那么一截?

哪像眼前这个——

哎嘿嘿,这颜值就算放在修仙世界里,那也是极品!就比鸢鸢很喜欢的那个云假仙少了一身仙气。

至于如何判断这个喜欢值,那个时候的鸢鸢没记忆,看上去不太聪明的亚子,但鸢鸢却愿意为了救云假仙自己去送死,如果这都不是爱,它有什么好悲哀……

小糖直接唱了起来。

然而,小糖正盯着这一身白衣纤尘不染的美男子嘿嘿嘿的时候,它脑子里闪过一道什么,陡然间一个激灵。

不对啊!

就算出现个小狼狗小奶狗人选,那也没用啊。

没用啊啊啊,鸢鸢这个世界可是男人!

鸢鸢是个男、人!

小糖高涨的情绪瞬间萎缩了下来,彻底瘫了。

不开心,嘤。

这样的美男子居然不能让鸢鸢拥有。

人是张大柱和赵强亲自押过来的。

张大柱摸了摸脑袋,笑嘿嘿地解释道:“老大,今儿遇到一只大肥羊,兄弟们没忍住,就把人给劫了。”

南鸢的的目光扫过前面这人,眼里不禁划过一抹异色。

此人虽着一身朴素白衣,头上也只插着一根简单的玉簪,但自个儿都掉进土匪窝了还这般从容不迫的,不是故作淡定,就是……真的不怕。

再观此人步履,乍看与普通人无异,但细看却瞒不过南鸢这样经验丰富的老油条。

南鸢一眼断定:此人身怀武功,并且武功还不低。

有了这样的判定之后,南鸢凉飕飕地瞥了眼张大柱和赵强。

这种人竟也敢往寨子里领。

五识敏锐之人,即便蒙着眼睛,也能通过周围人的说话声和脚步声判断出周围的防卫布局,而他走过的地方也能清晰地在脑海中自动绘制出相应地形图。

南鸢方才捕捉到这人的耳朵悄咪咪地动了一下。

此人,来者不善。

张大柱和赵强掳他上山,说不定正好如了他的意。

“劫财就罢了,怎的把人也劫回来了?寨子里的规矩是摆设?”南鸢质问道。

张大柱觉得老大可能有些不悦,连忙解释道:“老大,其实是因为二丫瞧上这小子了,缠着我非要把人一并绑回来。您要是觉得不妥,我这就把人给放了?”

二丫是张大柱的妹妹,张大柱父母早亡,家里就一个幼妹,当初犯事儿之后,他是直接带着幼妹一起逃的,如今几年过去,张二丫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

有张大柱这么个高高壮壮的亲哥哥,二丫也纤细不到哪里去,是寨子里最壮最黑的姑娘。

不过,虽然二丫长得不好看,南鸢却很喜欢。二丫干活很利索,人也爽快,是个好姑娘。

大概是因为自己比较壮实,二丫格外喜欢斯文漂亮的文弱公子,所以一开始,张二丫对南鸢这副魏小公子的皮囊十分迷恋。

后来南鸢直接表演了一个徒手碎大石,把这小丫头的迷恋变成了崇拜,顺势认了妹妹,二丫这才没再钻牛角尖。

对于二丫这么快就找到了新目标,南鸢其实挺高兴,只是——

“此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不值得托付终身。”南鸢对张大柱道。

张大柱挠挠头,“不是,老大,这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我就觉着这人跟仙儿一样俊俏,其他倒是没瞧出来。”

南鸢:“就是因为长得太好看了,才不是什么好东西。”

张大柱和赵强的目光在老大那张漂亮的面皮上顿了好一会儿,几乎是同时露出了一种微妙的神情。

赵强:“老大,您长得也特别俊呢。咱寨子里的那些婆娘,就算是有了汉子的,为了多看您一眼,每天也要绕个大半圈。”

南鸢颔首,“所以,现在这里的老大成了我。”

两个小弟居然瞬间参透这句话的言外之意。

老大的意思是:他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所以他才鸠占鹊巢,成了寨子里的新主人。

可张大柱觉得这话不对,老大真是太谦逊了。自从老大接管寨子之后,他们寨子越来越大,人口越来越多,而且人人还都能吃饱饭,每个人都过得滋润极了。

他这一年都胖了足足十斤,要不是每天高强度操练,他保准能胖个三十斤!

南鸢说这话时同时也在观察白衣男子的反应,结果这人除了嘴角微微抿了一下,竟没有露出丝毫破绽。

……还是个特别能忍的。

都骂他不是好东西了,也没啥反应。

小糖:鸢鸢,你不把自己也骂了?你更淡定呢。

“既然这位兄弟没啥意见,看来是乐意做我们寨子的上门女婿了。”

张大柱面色一喜,连忙问:“老大,您这是同意了?”

“强扭的瓜不甜,但若这位兄弟同意的话,我自然没意见。还不快给你未来小舅子松绑。”

南鸢这话一落,被绑的小仙男还没出声,倒是他那随从急了,“我家公子上有高堂,婚事需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怎可儿戏?还请诸位好汉兄台高抬贵手!”

小仙男这次也终于有了点儿反应,他偏头躲开了张大柱欲给他解开眼上布条的动作,开口道:“寨主大人,还有这位大哥,我和家仆因急着赶路,这才抄了小道,我二人无意间路过此地,若有冒犯,我那马车连同马车上的东西你们尽数拿去,我也绝不报官追回,但求放我们自行离去。”

小仙男的声音十分好听,虽然没有想象中那么仙,听上去却温柔如水,极易让人生出好感。

小糖立马加上前缀:温温油油小仙男!

唉,尊是太可惜了~

张大柱听到小仙男这一声大哥,觉得怪不好意思的。

以前打劫的那些有钱人家的少爷,身上都有一股俗气,遇到劫匪也都是战战兢兢,怂得赶紧把银子上缴了。但今儿打劫的这位公子不光长得跟天仙儿一样俊,说话也客客气气的。

他虽然疼爱二丫,但此时也突然觉得,二丫嫁给这人怕是委屈他了。

“老大,既然这位公子不乐意,那便算了,我这就把人给送下山。”张大柱道。

南鸢却没有理会张大柱,“他”突然起身,几步踱步至白衣男子面前,唰一下就扯了他眼睛上的布巾,“知道了我寨中地形和防御布局还想走,你在做什么青天白日梦?”

小糖:就是就是,想屁吃呢,必须留下来给我们鸢鸢当压寨小狼狗,啊不对,是压寨小弟!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